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44章 荀敬月的過去

第444章 荀敬月的過去

    很快,張晏就到了楓葉城的外面,從天上看去,楓葉城一片和平,里面的人們正常的出入,臉上也沒有擔憂之色。

    張晏感覺很奇怪,明明情報上說楓葉城被圣門精英控制,怎么會如此和平?于是和劉云羲取得聯系。

    劉云羲:“楓葉城沒有被破壞?還很好?那真是少見了,一般來說那些圣門精英都非常囂張,必然會鬧出事情。不過可能是害怕扣積分,所以才收斂吧。有的人不在乎積分,隨意妄為,有的人在乎,希望自己能取得好名次,從而獲得圣門的更多資源。”

    張晏降落地面,在城里飛向太顯眼了,即使他不怕城里的修士。

    紅葉茶樓在楓葉城很有名氣,是一些文雅人士喜歡去的地方,那里的茶水非常好。當然真正好的茶,不是人人能品嘗的。

    張晏來到茶樓,神識查探一下,便往三樓走去。這里來喝茶的人,就只有三樓那位是金丹修為,其余的都是凡人,而且他正從三樓的窗戶看過來,似笑非笑的。

    “是你留下的字?”張晏打量這個看起來清秀英俊的男子,他這樣貌,絕對可以迷死許多的花癡女子,為他要生要死也有可能。不過他可是圣門的精英,不能被他的外表迷惑,或許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張前輩,請坐。”荀敬月表現淡定,禮貌的示意之后,端起茶水,給張晏倒了一杯,然后又給自己添了一些。悠閑端起茶,喝了一口。

    “圣門天才榜第八名,毒軍師荀敬月?傳聞足智多謀,擅長用各種手段。這茶不會有毒吧?”張晏沒有喝茶,瞪著對方,一字一句的說。

    荀敬月淡然一笑,“惡名罷了,那些人只會動手,從來沒有想過,其實只要動動腦筋,就可以獲得更多。”

    “我來不是聊天的,白狐在你手上?”張晏釋放威壓,他想看看,這個金丹修士如何對抗自己的威壓。按說如果不使用一些手段,必然會被威壓壓得死死的,他沒理由不知道,那么他的依仗是什么?

    荀敬月臉色煞白,身上靈光閃現,為他阻擋了大部分的威壓,但是整個身體,依然如同被千斤壓著。

    “前輩,請收起威壓,晚輩,可是有要事和你商量。”荀敬月很不暢順的說。

    “沒什么好說的,要么死,要么交出白狐。”張晏沒心情和這人說話,傳言他是毒軍師,肯定不是風月來風,必定有緣故。

    荀敬月運轉真氣,大汗淋漓,可是依然說:“只要前輩你給我兩樣物品,兩樣對于你來說并沒有什么用的物品,我就放了那些白狐。不然的話,前輩你怕是再也見不到她們了。”

    張晏暴怒,兩指并攏,射出一道真元力,真元力里又夾雜著孢子和天魔病毒。

    “砰”

    “噗”

    荀敬月的防御靈器抵擋不了這一擊,肩膀處血流如注。

    “前輩是不想再見那些白狐了嗎?”受傷的荀敬月臉色蒼白,眼睜睜的看著張晏,想從張晏的臉上看清楚,到底這人在不在乎那些白狐。可是他失望了,張晏似是緊張,又不太在意,當中必然存在一些不知道的事情。一向算無策的他感覺算漏了什么。

    張晏收起氣勢,若無其事的坐下,將臺面的茶喝了下去。

    現在的他無論是什么食物,都可以吃,對于美食并沒有什么追求。盡管如此,他還是感受到,這茶有一種清香,可以讓人感到安寧。

    至于有沒毒,他并不在意。“茶是好茶,可是人就不一樣了,假小子。”

    荀敬月臉色大變,本來她一直都忍著,即使受傷,她也沒有反抗,她有信心對方會聽自己的話。看見他坐下喝茶,以為可以談一談,她有信心可以說服對方,而且她還有后手。但是被識破性別的事情,她憤怒了,失去了一直以來的冷靜,往事歷歷在目,情緒無法壓制。

    荀敬月出身在一個地主家族,按照輩分她是嫡女,可是這地主家族非常的注重血脈,重男輕女。

    這就注定了荀敬月的日子并不好過,甚至不如一個下人。

    她的母親也是一個小家族的千金,從小受到寵溺。當初選擇嫁到荀的時候,就有人說了,門不當戶不對,可是她的母親一意孤行。

    這是一場悲劇。

    生了個女兒之后,就一直都到家里的閑言閑語。幾年之后,她的母親后悔了,她發現了丈夫有外遇。

    “我唯一做錯的事就是沒為你們荀家生下一個男孩,所以你就要到外面找女人。”

    荀敬月還記得那天,母親的咆哮,還有那男人的冷淡。“你要這么想,我也沒有辦法。”

    后來她的母親留下血書,上吊自盡。娘家的人知道之后,就來鬧事,這事情鬧得滿城都知道。

    后來荀敬月也離家出走了。她永遠記得那些嘴臉。

    “浪費米飯。”

    “怕不是她和別人生的吧。”

    “不給荀家添個丁,臨死還抹黑荀家,真是不知羞恥。”

    她一直怨恨自己,為什么不是男的,為什么把我生下來,為什么要生在這樣的家庭。

    后來,她被一個修士發現了,她竟然有著修仙的資質,還是特殊的體質。

    那修士說要收她為徒弟,本來是件好事,但是她敏感的發現,這修士別有用心。

    “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么過的嗎?你知道現在的生活是如何得到的嗎?都是我費盡心血,犧牲了許多才得到的。有時候,我淚流著睡著,驚恐中醒來。那人奪走了我的貞操,還想奪去我的性命,想吸取我的陰元來修煉。但是他還是死了,死在睡夢之中,他永遠都不會想到一直千依百順的我,在他的丹藥里做了手腳。那毒藥是偷了他的靈石買的,他不知道。我還口含藥引,給了他最后的甜蜜。那一刻,我差點反胃,惡心死了。”

    “后來,他死了,死前還不瞑目。我得到了他的一切,包括功法。然后修煉有成,回去荀家報仇。荀家全都死了,死得好啊,啊哈哈。”荀敬月近似瘋癲。

    “后來我才知道,那個惡心的家伙,竟然是圣門的人。圣門的人來了,來的是圣門的長老,也是我命不該絕,本來以為死定了,沒想到的是,我得到他的身份牌,竟然可以進入圣門。進入之后,處境并沒有好,圣門非常黑,可是我還是活過來了。那些人都成為我的墊腳石。現在我的機會來了,只要得到更多的積分,就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再也不會被人踩著。”

    荀敬月臉色非常差,不斷的喘著氣,她失去了以往所有的冷靜,很快意識到自己的異常。“我怎么會說這些?是你,是你用了術法,影響我的心智!”

    張晏很同情她的遭遇,可是這不能作為放過她的理由。天魔病毒入侵她的身體,會改變她的身體,不知不覺間影響她的神智,剛才就是天魔病毒放大她的負面情緒。不需要多費力氣,她的負面情緒本來就非常強大,只是她一直壓制著。她一直以來都很堅強,很倔強,是圣門當中的毒軍師。不過誰都有軟肋,當天魔病毒放大了她的弱點,她一點都無法反抗。

    “你的遭遇很值得同情。”

    “我不需要你同情,你們這些男人,又如何能體現我的痛苦。這些年,我以男兒身出現,從來沒人敢看小我,看小我的,都死了。”

U赢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lol外围| 电竞下注|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