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46章 天魔現

    張晏不說話可不是沉默,而是一邊對抗那音波,一邊搜查楓葉城,結果并沒有發現白狐,心里安心了。城里那些普通人都死了,整個城都沒了,剩下不死的,都有些本事,都遠離他們。

    告死烏鴉叫累了,停止了叫聲,中間那只眼睜開。“桀桀桀,知道我告死烏鴉的名字怎么來的嗎?聽到我的叫聲的人和看見我的人,都死了。這可不僅僅我的叫聲可以讓人死亡,更是因為我的死亡凝視!”

    第三只眼緩緩睜開,是一只灰色的,沒有瞳孔的眼睛。

    無形的力量傳遞開來。

    荀敬月急忙大喊:“告死前輩手下留情,留著他性命。”荀敬月有著她的打算,她最主要的目的是身份牌,可是如今身份牌還沒有到手。如果等告死烏鴉殺死了張晏,這告死烏鴉還會不會認賬還難說。

    本來告死烏鴉是要去甲蟲宗,找雷可聲的。恰巧被荀敬月發現。

    荀敬月許諾了大量的寶物,這才打動了告死烏鴉出手。可是荀敬月對這告死烏鴉太了解了,貪財!

    正因為如此,萬一對方殺死了魔頭張晏,將他的所有物品包括身份牌據為己有,那么自己就被動了。

    所以,她的計劃,是讓張晏加入圣門,成為自己那邊的人。自然的,身份牌不好收起來了。而她到時候也會給予一定的補償,雙方都有好處。

    告死烏鴉雙眼通紅,紅得像紅寶石一般。這雙紅色的眼睛微微瞇起,里面映照著懸浮半空一動不動的張晏。“能夠抵擋我的死亡聲音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太輕松了,想必他身上有著秘寶,抵擋我的死亡聲音。我的死亡聲音可是靈魂攻擊,那么他的秘寶必然非常珍貴。如果我能得到,說不定可以提升死亡聲音和死亡凝視的威力。”

    看著張晏,他就像看到了發光的金子一般。烏鴉喜歡發光的物件,而這告死烏鴉雖然是妖,可是他也喜歡寶物,而且是非常貪婪。

    “死亡凝視!”

    一道黑色的射線射出,射向張晏,張晏依然靜靜的懸浮半空,被這光線射中,渾身一顫。

    荀敬月嘆了口氣,心中暗想,“希望告死烏鴉不要過于貪婪,其他物品我都不要,就要身份牌,也不知道作為江雄材徒弟這個身份能否有用。”

    告死烏鴉是被江雄材收服的異族,并且以秘法控制,并不會背叛。可是它心性驕傲,看不起其他人,加上貪財,更是鮮有交往。

    死亡凝視射中了張晏,張晏立即感到神魂動蕩,神魂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死吧,你已經死了。”神魂里,不斷的有一種無可擺脫的聲音在不斷回放。

    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沒有生命氣息,一切都歸于平靜,一切都與自己無關。就讓我靜靜的待著,現在如此,一直如此。

    張晏處在一個怪異的狀態,與頓悟有些類似,神魂處在一種特殊的意境當中,不同的是,如果不能擺脫這意境,神魂就會認為自己死了,就不會再醒來。

    “這就是死亡嗎?如果這是真的死亡,那就太沒有意義了。”張晏在這意境中保持著一分意識。要如何才能出去。

    “哈哈,這死亡的絕望太好了,天魔不怕死!”小天的聲音響起,本來平靜,毫無生機的意境突然出現一個窟窿,天魔從這個窟窿里爬出,而且邊爬,邊吃著意境。

    小天:“大哥,玩夠了,干掉它吧。那烏鴉修為雖然比我們高,但只是只弱雞。”

    張晏聽聞,微微一笑,“那當然了,我們是幾兄弟,它不過是一只自大的烏鴉而已。”

    告死烏鴉看著搖搖欲墜的張晏,心里高興,他死了,身上的寶物就是我的了,既然殺了圣子,身上的寶物自然不少。如果將神圣之矛拿回圣門,必然會得到獎勵。

    荀敬月也急了,不想張晏死,她認為那是因為自己還沒有獲得身份牌,怕出意外的緣故。她并沒有發現,身體漸漸改變,天魔病毒和僵尸真菌開始掌控她的身體,影響她的思想。

    本來搖搖欲墜的張晏穩住了身體,身上的魔氣不斷涌出,四周的死氣和負面的情緒被他吸引,不斷匯聚。此刻他就如同魔神降臨一般,氣勢不斷攀升。

    “怎么可能?中了死亡凝視還沒事?”告死烏鴉不敢相信,自己的絕技竟然沒效。“不,一定不是這樣的,一定是神魂已經受創,現在只是死撐。”

    荀敬月也很震驚,她也認為張晏死定,還很擔心呢。

    隨著魔氣的累積,張晏身上全是黑色的煙霧,那煙霧是魔氣所化。

    “以天魔真菌為主體,變化吧!”張晏運行蟲化術,卻用的不是是蟲體,而是天魔真菌。一理通百理通,將自己的力量,小僵的力量,小肉的力量都注入天魔病毒,讓天魔病毒顯現出形態。

    “吼!”天魔出現,一聲大吼,整個空間都震動了。這震動讓所有的人身軀都微微一震。

    整個楓葉城的煞氣,死氣,負面情緒全都被吸收,變為天魔的力量。

    “天魔?”告死烏鴉失聲大叫,這魔頭竟然變成天魔,還是說他本來就是天魔?而且這天魔實力強大,那滾滾的魔氣讓它感到窒息。

    天魔:“音波攻擊我也會,比你的好聽多了,吼!”一股猛烈的聲波讓空間都出現波紋。這音波攻擊,參照了劉云羲金蟬之體時發出的蟬鳴。由天魔發出,更加威猛,而且不僅僅具有物理的攻擊,還具有影響心智,傷及神魂的作用。

    告死烏鴉被聲**及,全身震動,皮膚爆裂,漆黑的羽毛染上了紅色。

    “噗!啊!”告死烏鴉慘叫,剛才可不止身體受創,神魂也被攻擊,受傷了。“怎么可能,我告死烏鴉能吞食靈魂,壯大靈魂,靈魂強度比一般修士強大許多,怎么會被你傷到?”

    天魔:“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話音剛落,天魔手里就多了一個黑色的大錘。手臂一揮,黑色大錘向著告死烏鴉砸落下去。

    告死烏鴉速度很快,可是大錘攻擊范圍也大,它躲不過,立即祭出法寶防御。

    “砰”法寶破裂,告死烏鴉震驚,而且心痛,這可是極品防御靈器。

    恐怖的威能,扯動著四周的空間,下面的人們被那強烈的聲音震得耳膜都痛。

    “砰砰砰”天魔不停的砸,極品防御靈器上面的裂紋不斷加深和變多,不用多久,就要毀壞。

    告死烏鴉害怕了,它想逃。可是天魔緊追著,無法擺脫,而且城里有陣法,它逃不出去。

    真是作繭自搏啊,陣法是要來防止對方逃跑的,現在變成了困住自己。

    “喝!”告死烏鴉大喝一聲,防御靈器飛出,天魔還不猶豫,一錘打過去。

    “不好!”“轟!”

    防御靈器竟然自爆,將天魔炸飛。

    “可惡,不過這樣的爆炸傷不到我!”天魔身體強壯,若無其事,卻看見告死烏鴉身邊出現一個光圈。

    “想走?”天魔化為一陣殘影。

    告死烏鴉啟動了傳送玉,它要逃跑了,這天魔太可怕了,肉身太強大了。自爆靈器都絲毫無損,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手段對天魔毫無作用。

    告死烏鴉一半的身體沒入光圈,心想,安全了,又想到使用了一次傳送玉,心里非常的不爽,以后一定要找回來。

    “捉住了。”天魔捉住告死烏鴉手指沒入翅膀。

    “嘎嘎,放手啊。”告死烏鴉大驚失色,身體一半在里面,一半在外面,傳送光圈一關閉,就會斷開兩截。慌亂之間,將妖力注入了傳送玉,傳送玉的光圈變大,將雙方都籠罩。

    看著傳送光圈籠罩過來,告死烏鴉安心了。

    光圈消失,天魔和告死烏鴉同時不見了。

    荀敬月看著空蕩蕩的天空,整個楓葉城吹著血腥的風。

    “嗚嗚”“為什么,我明明已經不會悲傷了,即使殺再多的人,我都不會再悲傷。為什么我還會哭,我是毒軍師荀敬月,人見人怕的荀敬月!”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