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48章 天魔自爆

第448章 天魔自爆

    天魔感到驚愕,竟然敢和自己肉搏?也以拳頭還擊。天魔本來身體強悍,又豈會懼怕肉搏?“砰”天魔后退,江雄材進擊。

    “砰”天魔被打倒,江雄材連連揮拳。

    “砰砰砰。”天魔一味挨打。

    告死烏鴉看得傻眼了,一直以為主人的術法很厲害,很恐怖,還可以控制許多的魔物。而它也是被術法控制,無法背叛。但是沒有想到,主人的身體竟然也如此強大,連天魔都不是對手。

    “砰砰砰”情況一面倒,天魔不斷咆哮,不甘的情緒讓他不斷的增強,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的站起來,一次次的變強。可是沒有用,依然無法改變被揍的局面。

    “不行,打不過!即使化龍都沒有勝算!”天魔即使憤怒,還能思考,面前的敵人太強大了,無法戰勝。天魔里的張晏也得出同樣的結論。

    江雄材的修為是實打實的化神期,而他又具有尸魔的軀體,刀槍不入,寶器難傷,不怕痛,除非砍掉頭顱才能殺死,身體強度比天魔還強,達到了寶器級別。可以說沒有弱點可言。

    “吼!跟你拼了。”天魔又一次怒吼,這都不知道多少次了,無論多少次,他都依然能站起來。

    江雄材來了興趣,看著又強了一點點的天魔,心里想著自己的實驗。“其實我是個研究員,最喜歡研究稀奇古怪的東西,尤其是鬼魂僵尸什么的。越是強大,越是詭異的東西,我就越喜歡。天魔不應該出現在人類世界,據說九天之上才有,我還是第一次見。這很不錯,只要有負面的情緒,它就不斷的變強,很好啊,很好的素材。”

    說著,江雄材稍稍放慢了攻擊速度,刻意看看天魔有什么動作。

    “天魔火!”天魔火焚盡一切。

    天魔口吐火焰,射向江雄材。

    “哦?天魔火?很好啊。”江雄材對于這天魔火也忌憚,不想碰這火,一個閃身,來到天魔旁邊,又是一拳,打在臉頰上。

    “砰”天魔被打得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吼!”再次咆哮,再次變強。“我殺不了你,但是可以殺其他人。”

    天魔看了一眼告死烏鴉。

    告死烏鴉突然感覺不妙,難道對方想在主人面前殺自己?開玩笑,不可能的,它要逃。

    江雄材微微一笑,看著天魔,好像在說,你可以試試。

    天魔兇狠的看著江雄材,一字一句的說:“我現在就要詛咒,讓這片地方變為恐怖的蔓延地,讓所有的恐懼都成為我的糧食,讓我變為無上天魔。你,將無法阻止我!”

    “盡說瞎話,你在我面前,毫無反抗能力。至于詛咒我并不怕,有什么比變成尸魔更讓人恐懼?不過,我對你非常感興趣,來吧,乖乖的成為我的試驗品。說不定可以改善一下體質,變得更加強大,日后渡劫又多了一分把握。”江雄材是個狠人,也是個瘋子,他不僅做了大量的研究,還將自己變為了尸魔。變成尸魔之后,他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不過對于渡劫,就一點都沒有把握。魔物的天劫比人類可怕得多。圣門可是有著不少散仙,都是渡不過天劫。想想,圣門不缺法寶,不缺丹藥,都渡不過。這也是江雄材最擔心的。

    “桀桀桀,我要出招了,這可是大殺招。”天魔露出殘忍和瘋狂的笑意。“這一招使出,我都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無論有什么后果,你都得全部接受。”

    “來吧,讓我看看天魔的真正力量。”江雄材很期待,毫無防備一般。

    “吼!”天魔全身膨脹,不斷的膨脹,越來越高,已經得到了十米高了。

    一看氣勢,真是強到無邊。

    那些剛剛趕過來的弟子,在遠處觀望,看見是江雄材都不敢靠近。此刻看見膨脹的天魔,嚇得癱倒在地,不敢動彈。

    “這是什么怪物啊。”

    告死烏鴉也不好過,它離得近,天魔就在眼前,視覺的震撼,還有不斷爆發的負面情緒,讓天魔猶如魔王降臨一般。

    “氣勢不錯。”江雄材淡淡的說,如此氣勢還難不倒他,同時很期待接下來的攻擊。

    “喝”天魔雙手舉起,做了一個挺舉的動作,身體再次膨脹,像氣球一般。

    “這是?”本來淡定的江雄材,不能再淡定了。

    “轟!”天魔爆炸。

    一聲巨響,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強大的沖擊波覆蓋方圓十里。

    那些在附近的弟子躲避不及,被沖擊波震得內傷,無法維持御劍飛行,掉落下去,差點沒命。

    告死烏鴉在爆炸的時候已經快速逃離,依然受到波及,非常狼狽。

    江雄材在爆炸中承受了中心的威力,身上多處受損,皮膚破損,黑紅色的血液滴答滴答的流著。他面目猙獰,咬牙切齒。“可恨啊,如此試驗品沒了。”

    強蠻的神識搜索方圓十里,確定沒有任何的異常,確定天魔真的死了。江雄材很不高興,他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死了,因為沒有找到物品,難道儲物道具被毀壞,連同里面的物品一起也毀壞?別的不說,神圣之矛可不會那么容易毀壞。

    但是如果說對方逃走了,江雄材對自己很有信心。別說對方是元嬰期,即使是化神期,即使可以從他手上逃離,也不可能一點痕跡都發現不了。

    因此,他認為對方死了,而神圣之矛應該藏在別的地方。

    江雄材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天魔死了,他就沒有了活素材。他之所以來,可不僅僅是為了救奴才的,而是為了少見的天魔而來。

    手一抖,四周刮起大風,將一些黑色的物質凝聚起來,這是天魔殘留的物質,聊勝于無,拿來研究一下,氣沖沖的回去了。

    告死烏鴉面如土灰,穩住傷勢回去了。

    那些受傷的弟子也回去了,他們要回去療傷和匯報事情。這事牽扯到江雄材,心里也是忐忑,他們并沒有發現,或者即使發現,也不會在意。一些灰塵落在他們身上,甚至落在他們傷口上,并且進入了身體,進入了血液。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