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62章 合作愉快

第462章 合作愉快

    荀敬月聽聞,吃了一驚,自己想要的?

    “咚咚咚”張晏拿出五個身份牌。

    荀敬月一看,倒吸了一口氣。

    排名第四血煞閆云天的身份牌,七十積分。

    排名第六毒藥大師孫不平的身份牌,五十積分。

    排名第七的符咒大師丁一山的身份牌,四十積分。

    排名第十江龍的身份牌,十積分。

    還有一個普通身份牌。

    加起來一百七十一積分,如果加上自己收集的積分,那么就超過兩百積分了。說不定會超過楚云天的積分,成為這次精英排名的第一名,獲得圣門巨大的資源。

    荀敬月露出貪婪的眼神,同時警惕的看著張晏,她想知道對方的打算。

    “你這是什么意思?”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你這么聰明,一定知道我想和你合作。”張晏微笑著說,合作是需要基礎的,實力又或者勢力,除此之外,即使一定的信任度。拋開其他不說,信任度沒有問題,對方根本不會知道一些秘密,根本不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成為自己人了,除非她不要身體了。只要張晏愿意,一個念頭就可以崩壞她的肉身。并且那些細菌會在不知不覺間影響她的意識。現在細菌比她高級,完全可以改變她的思想。除非某一天她的修為比細菌高級,并且發現細菌并且祛除。不過只要張晏的等級提升,又或者在她修為超越之前做好預防,也能避免。

    “合作?”荀敬月露出笑意,腦里不斷的想著各種可能,其中一種讓她堅信不疑的想法出現,對方想利用自己。“你是想通過我,從而在圣門站穩腳吧?不過令你失望了,我還沒有如此本事。尤其是你殺了前圣子,我師傅那里就不好交代了。”

    張晏:“確實需要你幫我,你肯定可以做到的。圣門之人,多是性情刻薄之人。我相信如果有足夠的利益,你師傅也會和我站一條線的。這就得有人從中牽線,而你就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荀敬月臉色微變,確實如此,不過她也不敢觸怒師傅,她那師傅喜怒無常,喜歡研究古怪的東西。

    而這個時候,心里又出現一種想法。可以利用,如果真的能讓圣子拉入自己這邊,那么師傅的勢力就重新站穩腳。至于報仇的問題,師傅也不是一定要報仇,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只要自己從中周旋一下,成功的可能性是有的。

    “風險可是非常大,我師傅喜怒無常,萬一他不愿意,我可是要受罪了。”荀敬月看向張晏,那表情好像在說,除非有什么好處。

    張晏豈會不知道她想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唯有找別人了。相信如此多的積分,無論是哪個弟子,都可以獲得前三名。如此大禮,相信可以讓某個勢力幫助我。”

    “是么?”荀敬月心里是想合作的,積分對她有很大誘惑力,但是她想獲得更多的好處。“圣門勢力眾多,活動最活躍的是三個勢力。但是你都得罪了,除了我師傅這一邊還可以溝通,陰陽長老和東方長老都去萬魔洞穴了,他們臨走前都吩咐了特別關照你。即使再多的好處,他們都不敢違背長老的命令。而那些不活躍的勢力,都是不管事的,即使你拉攏,最多也就保命,不會有實際作用。所以你這些積分,除了我之外,還真沒有別的人會要。”

    她的意思是,你這積分不值錢了,要掉價,除了她沒人敢要。

    張晏笑了,好像沒聽明白對方的話,聽不懂對方要加價的說法。“所以就只有和你合作了。”

    張晏站起來,伸出右手。

    “合作愉快。”

    荀敬月不自覺的站起來,也伸出右手,握了起來。這一握她就后悔了,這么一來不是已經確定了合作關系了嗎?而且她早年的經歷,讓她對于男人非常的排斥,她不會碰男人的,一碰就想起往事,就感到惡心,不能自已。

    可是當她握著張晏的手的時候,竟然沒有那種惡心的感覺,不但沒有,反而有一種溫暖、熟悉、親近的感覺。好像他們之間有某種關系,非常密切的那種。

    怎么會?我難道對這臭男人動了心?不!絕對不可能!對!他不是人,他是邪魔,所以我沒有將他當成男人。對!一定是這樣!

    張晏輕輕握著荀敬月的手,一種柔軟舒服的感覺從手上傳來,打量一下對方。如果內心不是扭曲了,也會是傾國傾城的仙子。

    氣氛漸漸尷尬起來,他們兩人一直握著,握了片刻。

    張晏松開手,荀敬月心里百感交雜,做下去,低下頭,不知想什么。

    “嗯,這個有件事想問一下你。”張晏看氣氛尷尬,就轉移話題。

    荀敬月依然低頭,沒有出聲。

    “之前你捉了白狐,用來威脅我,我想問問她們的情況。”

    “你對這些白狐有興趣?”荀敬月驚訝的抬頭,她實在弄不明白,對方既在意,又好像不在乎。

    “之前我殺了圣子,剛好就救了她們,有些淵源。”

    “哦?這樣么?”荀敬月眼睛一轉,好像想到了什么。“你想知道什么?”

    “那些白狐樣貌如何?叫什么名字?”

    “白狐有五只,一個是白狐族公主,其余是普通白狐。”

    “樣貌如何?還有名字?”張晏略微緊張,之前遇到的是三只白狐,現在多了兩只。

    荀敬月古怪的看了張晏一眼。

    “那白狐族公主叫白紫嫣,身邊的有兩名侍女,好像叫彩英和琳琳什么的,不記得了,畢竟她們不過是妖族。”

    “那有沒有叫白衣的?”

    “咦?白衣?好像其中一只白狐的名字有個字,好像也是姓白的。狐族姓白的多數是皇族,也有可能是立了大功的狐族,被皇族賜封。”

    張晏沒有聽完,他只知道有一個叫白衣的。“她的樣貌如何?”

    荀敬月心想,果然天下烏鴉一樣黑啊,不,他不是人類,不過看起來依然是個男人。

    “很漂亮啦。”

    “不是說這個,你凝聚影像給我看看。”

    荀敬月凝聚影像。

    張晏看到那五只白狐都不是他要找的,那白也不是。

    張晏這才松了口氣。

    荀敬月心想,難道這邪魔和白狐有關系,正在尋找某白狐?

    之后荀敬月離開。

    侍女走進,輕聲說:“圣子,你那兩件事情還是沒有辦成。庫房是由韋英勛大掌事管理,他說空間石不是修煉資源,不能提供。而情報殿是由拓拔飛大管事掌管,他說圣子只需要修煉就可以了,無須知道那么多。”

    張晏眼睛微微瞇上,本來他是想利用圣門的能耐,收集虛空石和白衣的情報的。作為藍星的大門派,肯定可以辦到。

    不過,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遇到了阻礙。之前得罪了陰陽長老和東方長老,即使他們已經去了萬魔洞穴,他們的勢力遍布整個圣門,影響力沒有變。

    韋英勛屬于東方長老那邊,而拓拔飛則是陰陽長老那邊。他們進入萬魔洞穴之前,已經吩咐好了,要好好照顧圣子。

    “一派胡言,空間石是用來修煉的,他既然不給,就是違反了規定,見到門主,我一定要告狀。至于情報,我不過是試探一下而已,果然他們都故意刁難。”張晏如是說,心里卻不會去找門主,因為門主太可怕了,他不想面對他。

    侍女嘴角微微翹起,她以為張晏沒有看見。“圣子,現在圣門的三個勢力都不待見你,你必須和某個勢力合作,這才能在圣門生存。”

    侍女想什么,張晏自然知道。這侍女是圣女那邊的人,這可不是花瓶,不能亂碰。她在這里顯然是刻意安排,是在監視張晏。很可能想拉攏他。

    圣女的地位非常的玄妙,沒有實權,但是又是未來的門主夫人。按照慣例,如果誕生新門主,圣女就必須獻身于新門主。

    兩百多年前,閆云天是當時的圣子,修為突破到化神期,獲得傳承資格。

    不料傳承的時候無法承受門主的力量,肉身崩壞,靈魂在門主的幫助下轉世。

    之后兩百多年里,圣子一個接一個出現,可是全都未能突破到化神期,都不能獲得傳承。

    之前的圣子,也是英年早逝。冥冥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詛咒,圣子之位不好坐。

    而張晏的情況也是有些奇怪。

    作為圣子,一般都是從小就開始培養,直到達到化神期。

    即使圣子是從外面吸收過來的,也很少達到元嬰期還會立為圣子。好像是要從張晏那里獲得什么似的,或者張晏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吸引了門主。

    要說最特別的,莫過于自己是細菌的事實,圣門的人都知道了,卻沒有過大的反應。這也是因為圣門里也有不少異族的緣故。

    “圣女還沒有見過呢,根本不知道是如何的人,以后見到了再說。”張晏沒有拒絕,也沒有表示同意。

    侍女沒說什么,低著頭不知道是不是想著如何匯報。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