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63章 就這么算了?

第463章 就這么算了?

    情報殿。

    大管事拓拔飛面前擺著許多的玉簡,作為大管事,并不是什么事都要親力親為,一些瑣碎的事都給弟子做。但是一些重要的消息,需要他過目和確認,不能出現虛假的消息,不然出現錯漏,追究起來可是大罪。

    此時,他正拿起一個玉簡查探。

    這是關于張晏的資料。

    姓名:張晏。

    性別:擬男性。

    年齡:不詳。

    種族:人形邪魔細菌

    來源尚不清楚。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殺了上任圣子,奪得神圣長矛,并將三只白狐救走。有消息指他與白狐有關聯,很在意白狐的消息。

    之后銷聲匿跡,直到黃蜂宗滅門事件。有消息指那范圍極廣的劇毒,是邪魔釋放。

    之后被閆云天和丁一山設伏,卻反殺他們。閆云天是曾經的圣子,奪舍之后,即使神魂受創,依然有元嬰期巔峰強度的神魂。

    然后被荀敬月設計,卻重傷告死烏鴉,告死烏鴉重傷傳送,卻將他也送到圣門

    “他的運氣真讓人羨慕。”拓拔飛滿臉的羨慕,他也是元嬰期的修為,自認為不會輸給誰,但是他不可能成為圣子。因為門主看不上,歷代圣子都是資質出眾之輩,不止如此,還有氣運一說。氣運不強,是不能成為圣子的,強行獲得也沒用,會夭折。

    最近這幾代圣子,都是夭折了,都歸咎于氣運不夠強。

    “大管事!大事不妙啊。”一名弟子慌忙跑了進來。

    “慌什么!想死了嗎?我不是說過在我檢查的時候,不能打擾的嗎?”拓拔飛很生氣,但是壓制這怒火,他知道那弟子不可能無視他的規定,必定有事情。

    “說,什么事情。如果事情不重要,我定然要責罰你!”

    弟子癱倒在地,就剛才,拓拔飛說話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鎖定了他,讓他說不了話,動彈不得。他立即清醒過來,這就是修為達到元嬰期,情報殿的大管事的實力。

    “大管事,圣子興沖沖的過來了,而且毫不掩飾修為,附近的弟子都能感應到,他一定是來情報殿鬧事了。”弟子連忙說,他剛剛收到的消息,圣子一路走來,帶著強烈的殺氣,怕是要大鬧情報殿了。

    “哼!大鬧情報殿了?不知死活!”拓拔飛憤怒的站起來,隨即冷笑,“即使他是圣子,要是敢大鬧情報殿,也逃脫不了宗門的責罰。”

    拓拔飛并不怕,他可是大管事,地位比圣子差一點點而已,而最重要的是,他的背后有陰陽長老和東方長老的許可,刁難這事情,可是他們吩咐下去的,他只是執行。

    就在這時,一股元嬰期的神識籠罩整個情報殿。

    拓拔飛臉色陰沉,而那弟子則是露出驚慌的神色。

    拓拔飛走出去,看見一個青年和一個年輕女子,他們一前一后走進情報殿內廳。

    情報殿的那些弟子想攔阻可是都被那元嬰期的氣息震住了,難以靠近,瑟瑟發抖的在一旁看著。

    “圣子,你這是要鬧事?”拓拔飛冷冷的說,同時釋放出自己的威壓,抵消了張晏的元嬰氣息。

    拓拔飛表明上好像要打起來,心里也是衡量著,如果真的打起來,必然會被門主責罰,后果不堪設想。如果是別人,他肯定不會打起來,但是這個新的圣子,剛來,肯定不會有那么多顧忌,萬一他出手的話,自己到底要不要還手?還是說要忍著,只防御?

    張晏翹起雙手,提起真氣,對著拓拔飛說:“我的侍女幾次來打聽消息,都無功而返,這次親自來打聽,你到底是給?還是不給?”

    張晏的聲音響亮,加上真氣的加持,故意的讓所有人,包括那些在外面看熱鬧的弟子聽到。

    “呵呵。”拓拔飛笑著說,“圣子要打聽消息,當然可以啦。不過圣子的責任是早日突破化神,接受門主的傳承,統領整個圣門,沒必要為了一些無謂的消息而耽誤修煉了。”

    “你的意思是不給了?是誰給你膽子,不給我這個新來的圣子面子就算了,連圣女的面子都不給的?”張晏這話連圣女都搭上了,他的侍女是圣女的人,她來打聽情報也可以說代表著圣女。

    侍女在一旁沒有出聲。

    拓拔飛臉色微變,對于圣女,還是有顧忌的。畢竟圣女是未來的門主夫人,而且在圣門許久,即使很少參與爭斗,勢力并不弱。不過他也不是這么容易打發,他背后有兩大勢力支持。

    “圣子要打聽消息當然沒有問題,我立即讓人打聽,不過,有的消息可能需要時間打聽,所以,圣子你可以回去等候消息的。”作為大派的情報殿,消息向來靈通,他這么說自然是托辭,故意的拖延,這是故意讓張晏不自在。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你們了,玉簡留下了,有消息通知我。玫瑰。”張晏看似很好說話,吩咐侍女說:“情報殿一有消息,無論事情大小,都給我匯報。”

    “是。”侍女應道。

    張晏大步離開。

    “這是”

    眾人一愣,連拓拔飛都愣了,對方就如此離開?不鬧一番?想想也對,對方肯定不敢鬧事。隨即心里冷笑,這圣子不算傻,即使是邪魔細菌進化而來,智慧還是有的,與一般的妖物不一樣。同時心里不屑,即使成為了圣子,也不過是光棍司令,沒有勢力的幫助,終究走不遠。

    張晏轉身一步一步的離開,與此同時,侍女也疑惑的跟著,她很疑惑為什么圣子鬧這么大動靜,既然釋放氣息引起弟子們的注意,又如此輕易就離開了。在她原本的預想,圣子會大鬧一番,然后難以收場,這個時候如果圣女出手干預,或者可以得到圣子的好感。

    “圣子,我們就這么算了?”

    “不然能怎么樣?”

    “這?”侍女不不知道如何說,這么做會讓那些弟子認為圣子很軟弱,無法壓服那些大管事。

    拓拔飛拿起玉簡,查探了一下,里面的內容有一百多條要打聽的消息,許多都是普通的事情,重要的事情并沒有多少。

    “是試探?還是說這里面的消息隱藏玄機?”拓拔飛思索著,企圖從這玉簡里挑出問題。

    想了一陣,拓拔飛覺得自己想多了,即使有陰謀,也不用他去想,他照著上面的意思做就是了。

    “收好,那些玉簡。我去休息一下。”拓拔飛對弟子說。

    “是。”弟子隨即認真收拾那些情報玉簡。

    拓拔飛看著勤快的弟子,心里很放心,雖然這弟子很膽小,但是正因為膽小,所以絕對不會做出出格的事情,做事特別的細心。這些年來,情報殿的玉簡,都是他打理的,并沒有出錯過。

    拓拔飛離開了,那弟子認真的收拾,不經意間,他拿著玉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一瞬間神識進入玉簡,里面的內容全都顯現。然后將那些內容通過某種感應傳了出去。

    張晏依然沒有收斂氣息,一直走到,腦海里不斷呈現著信息。誰說低階弟子沒用的?那些被細菌占據和同化的弟子,關鍵時候還是很好用的。之前的黃金靈芝,就是他沉睡的細菌所化,不少的弟子接觸了和服用了。如今,圣門里有不少的自己人。如果他下命令讓他們造反,他們也會照做。不過造反毫無意義,因為圣門最可怕的是門主,即使東方長老和陰陽長老都遠遠比不上。

    不多久,兩人來到了庫房前。

    庫房是由韋英勛大掌事管著,他是異族,是蝙蝠妖。即使化為人形,腦袋依然有三分像老鼠模樣。耳朵黑而尖,頭圓,嘴里不時露出兩顆尖牙。

    “圣子說的是什么話?我只是公事公辦,只要是修煉資源,只要數量合適,必定會雙手奉上的。”庫房大掌事韋英勛用沙啞的聲音說,眼里露出不屑。

    什么事修煉資源?什么事數量合適?還不是他說了算?只要他一口咬定,這不是修煉資源,又或者說這物品過于貴重,那就是最好的借口了。到了元嬰期,需要的資源非常多,也非常珍貴,相信對方要的資源價值不菲,這就可以做文章了。

    之前張晏侍女過來取空間石,韋英勛一聽就拒絕了。說這不是修煉資源。

    “意思就是不給了?”

    “只要是修煉資源,只要是數量合適,都給。”

    “既然如此,那我走了。”張晏轉身。

    韋英勛眼睛不斷轉著,不屑的笑了。

    “圣子,我們就這么算了?”

    “不然能怎么樣?玫瑰,從明天開始,你每天都來這里一趟,每次都要那空間石,他不給,你就離開,明天再來。”

    “這?”侍女不明白到底為了什么,只感覺這樣太麻煩了,每天來一次,肯定都拿不到,對方不會給的。

    “萬一對方一直不給呢?”

    “你就一直天天來,到時候,如果我修為無法進取,就說是他們搞的鬼,讓門主責罰他們吧。”

    “門主常年閉關,沒大事情不會出現,要等門主出來,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時候。遠水救不了近火,圣子你應該盡快找盟友。之前那個荀敬月或者有辦法。”侍女低聲說著,不時的看一下張晏。

    張晏不以為意的微笑,“我哪有心情想這些,還不如回去閉關修煉呢。”

    侍女不解。

    之后,張晏回到洞府,閉關了。

    侍女在張晏閉關之后,立即離開圣子殿,往圣山旁邊的山峰走去。

U赢电竞 竞博| JBO电竞| 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