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67章 圣女來訪

第467章 圣女來訪

    夜里,正在打坐,控制細菌的張晏突然感應到有人碰觸洞府的禁制。原來是侍女,這侍女不簡單,她是圣女那邊的人,修為達到金丹期巔峰,一個金丹期竟然做侍女。這侍女做事嚴謹,又經常外出,她以為張晏沒有察覺,卻不知道細菌無處不在,粘在衣服上也不被人發覺,而張晏可以通過細菌,判斷出她到過什么地方。張晏在考慮,要不要讓細菌入侵她同化她,不過圣女實力不明,還是先不要做為妙,萬一被發現了就不好。

    “圣子閣下,圣女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侍女低頭說,看起來很尊敬,如果張晏不是用細菌的角度看,也看不到她的眼神中并無任何的尊敬。

    張晏心里冷笑,等候多時?他知道圣女不過是剛到,還是侍女帶過來的,不過也不拆穿,看看對方在打什么主意。

    “趕快請進來。”張晏連忙示意,看起來很高興和驚訝的樣子。

    侍女看似不經意的抬頭,看見這一幕,嘴角微微翹起。

    圣女進來,五官輪廓精致,看起來小巧玲瓏,一身淡淡的黃色連衣薄紗裙,手拿折扇,走路起來,每一步都平穩而又輕盈,每一步都像藝術一般,給人一種美感。

    張晏倒吸一口氣,如此姿態,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需要經過多久的禮儀訓練才能做到?而修士怎么會花費時間在這上面?

    這一吸氣,就感到芳香撲鼻,芳香將人帶入仙境,眼前出現漫山遍野的鮮花,還有仙子偏偏起舞。

    “不妙!”張晏心里大震,意識恢復過來。

    好可怕的迷香!差點就著了道。心里對于這圣女警惕起來。

    金丹期?不可能!

    張晏感覺到危機,感覺這圣女擁有威脅自己的能力,但是對方的修為看起來就是金丹期。或許是用了秘法隱藏修為,或許是身上有強大的法寶。

    “坐!”張晏淡淡的說,禮貌的示意。

    圣女沒有立即坐下,而是打量一下四周,這才緩緩坐下。

    “這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擺設太差了,一點都不講究。”圣女眼中流過一絲驚訝,驚訝對方可以這么快清醒過來,難道新的迷香效力不夠?

    “修士主要是修煉,擺設什么的隨意。圣女殿下到訪,想必有什么事情。”

    “你身為新一任的圣子,或許以后會成為門主。而我作為圣女,以后就是門主夫人,到來看看,或許是未來道侶的圣子,也是應該的。”圣女盯著張晏,一舉一動都很自信,她很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據說你的本體是邪魔細菌,很特別,或者這就是門主看重你的原因。”

    對于成為圣子這事,張晏也不明白,圣門的秘密太多了。

    “難得門主器重,我也十分震驚,不知道我何德何能,能夠當上圣子。圣女殿下,能不能給我解惑?”

    圣女笑了,她的容貌,像是二十歲的小姑娘,十分迷人。

    “這你就得去問門主了,門主的心思,誰知道?這次來是提醒你,你的處境不妙,得罪的人不少,一旦離開圣門,恐怕有生命之憂。”

    “那就不離開唄,在這里修煉也不錯。等到修煉有成再出去。”張晏無所謂的說。

    “是嗎?你在圣門就沒事了嗎?”圣女詭異一笑。

    張晏好像感覺到什么,心里也跟著緊張起來。要說圣門有什么可怕的,張晏最怕的就是門主,他能切底消滅張晏,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故作鎮定,張晏說:“圣門里不能打斗,而且門主實力強悍,即使有人要加害于我,也很難成功的。”

    “說得對,這些年來,在門主的庇佑下,圣門一直都很安定,即使暗潮涌動也影響不了大局。”

    圣女怪異的看向張晏,看得張晏心里發麻。

    “但是如果危險本身來自門主呢?”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她是在說門主要對自己出手?可是如果真的這樣,他怎么不早出手呢?而且他要對自己不利,自己完全沒有辦法。

    “你知道圣門的來歷嗎?”

    圣門是第一代門主建立,憑借一人之力建立。當時的門主打遍天下無敵手,最后隱退在群山之中,這群山就是日后的圣門。

    后來許多修士慕名而來,說要追隨門主,最后就形成了圣門。

    千萬年來,圣門都在奇怪的規矩下運作。

    那些規矩大多是追隨者們建立,那些規矩都很正常。唯獨一些規矩很奇怪,比如圣子和門主的選撥制度,是第一任門主建立。包括圣門弟子被殺,身份牌被奪取,如果那兇手能拿著身份牌安全到圣門,就可以成為弟子。

    這些規矩都是一直沿用千萬年,千萬年來,圣門一直都是藍星中的大派。即使發生了幾次危機,都在門主蓋世的實力下安全渡過。門主的權威,毫無置疑。

    門主每個幾百年就會更換一次。上代門主要渡劫了,要飛升了,就要找合適的人繼承。而圣子就是最合適的人。

    只要接受傳承,實力就會大增,無論本來修為如何,實力如何,都會擁有強蠻的實力。

    不知多少年前,有一名五劫散仙,企圖挑戰新門主。以為新門主剛剛獲得傳承,實力必然不能發揮出來,作為五劫散仙,實力堪比仙人。他以為可以輕易戰勝新門主,從而霸占圣門。

    最后,卻被新門主一招給打敗了,之后服服帖帖的成為圣門的供奉。

    門主的實力毋庸置疑,權威也是無需多講,因此圣子的地位非常高,圣子是有可能成為門主的存在。

    然而,近幾百年里,圣子頻繁出事,死于各種意外。

    圣女:“這是詛咒,是上天的詛咒,圣門存在的時間太長了,因此就降下劫難。天樞老人說過,這詛咒將會在近百年里達到最強。因此近兩百年來,一共有二十三名圣子死于非命,都不能成為門主。包括之前被你殺死那個,你就是第二十四個了。平均不夠十年就死一個,這絕對有問題。而門主的態度也很奇怪,并不在意,只是不斷的更換圣子。這次破例將你坐上圣子之位,可能是因為你是邪魔,有些特殊,或許能活過來吧。”

    聽聞圣門的來歷,張晏更加感到不安。原來自己成為了替死鬼,要想辦法離開,可是一旦離開的話,又會被那些人惦記。

    “圣女殿下想說什么呢?雖然被封為圣子,可是,并非我的意愿,乃是門主的主意,我不敢違背。那神圣之矛,綁定了我,雖然可以使用,卻是感到可怕。我的意愿,是和心愛的人,一起修煉,一起闖蕩修真界,而不是困在某處。”張晏將心里話說出,他的意愿就是趕快找到白衣,趕快找到虛空石,完成妖神任務之后,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看得出你雖然是邪魔細菌,可是卻與狐族有牽連,從你要收集的消息上面就知道了。是哪位姐妹讓圣子閣下如此癡迷?當真讓我好奇。”圣女向張晏眨眼,那霎那風情甚是迷人。

    張晏隨即低頭,可以躲避那眼神。“你是狐族的?”

    “不是,但是有狐族的血脈,我的奶奶是狐族的。像我這種血脈不純之人,在狐族無法立足。不過,圣門不管這些,一切實力說了算。而且狐族血脈也使得我魅功修煉有成,百年前圣女選撥中脫穎而出。”

    張晏點點頭,眼睛不經意看了一眼,她的樣貌像二十少女,原來已經年過一百了。

    “但是圣女并不好過,我已經感覺到死亡的來臨。”圣女言語里透露著悲傷。

    張晏愣住了,怎么扯到了死?

    “有人要對付你?”

    圣女搖頭,“是宿命,圣女的宿命。”

    百年前,她的母親生下她之后就入了圣門,之后音信全無。

    為了查明真相,年輕的她就以候選圣女的身份進入圣門,想打探情況。不過圣門的事情又豈會那么容易打探。

    她得到高人指點,贏得了選撥,成為了圣女,這才打聽到母親失蹤的原因。她竟然成為了圣女,明明已經不是處子的情況下。

    “圣女的作用并非如外面所知道的,是門主夫人,需要純潔。圣女的真正宿命就是為門主擋劫,千萬年來,從來如此。在結下同心咒的一刻起,命就不是自己的了。這千年來,圣女一旦成為了掌門夫人,就不得善終,沒一個活過十年的。”

    “當知道自己的宿命的時候,我不能接受,想逃跑,可是圣門非常龐大,能逃到哪里?后來再次遇到天樞老人,得到了他的指點,這才讓我知道如何做。”圣女的神情透露著堅毅,又好像有著憤怒和仇恨。

    “天樞老人是誰?”

    “你不知道?”圣女錯愕,“果然是邪魔,竟然連如此出名的神人都不知道。”

    天樞老人,是千年前出現的修士。修為深不可測,會預測。他說的話全都無一例外的實驗了,使得修真界一片嘩然。

    傳聞天樞老人游蕩修真界,誰人能見到他,他就會給那人預測,指點迷津。

    “百年前我有幸見過他,他指點了我。當時不知道他是天樞老人,后來知道了,他也走了。”

    “他說過,圣門是門主的圣門,只屬于門主。最大的難關將會在百年之后,過得了,得道化神,過不了,灰飛煙滅。而我的宿命,就是為門主擋一劫,劫在難逃。除非異數出現。”

    圣女說著,看著張晏。

    張晏心想,該不會是說我吧,我可沒有那么強大。“我的能力如何你應該清楚,沒有這本事。”

    “你或者是異數,不過,天樞老人說的肯定不是你,我的異數是來自狐族,只有來自狐族的異數才能救我。”圣女說。

    “說了這么久,好像與我無關。”

    “不,我不會放過任何的可能,任何可以改變宿命的事情,我都會去做。”

    “我只關心自己的事情,至于圣女殿下你,剛認識,我不會為了一個剛認識的人拼命。”

    “這就夠了,救你自己也就是救我,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說完,圣女轉身,就要離去。

    張晏想了解多一些事情,可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留下對方。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lol外围|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竞技|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