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68章 天機珠

    就在此時,張晏和圣女都感覺到一陣的寒意,那是一種帶著陰森和寒冷的力量,一道黑色的箭矢從上方射出。

    箭矢射向的是圣女,速度驚人,破壞力極強。

    張晏大驚,即使不是攻擊他,他也感到極度危險。而且這圣子殿他一直都待著,感覺很安全,竟然有人進來了,而且潛伏著也不知道。

    強大的黑色箭矢射向圣女,圣女面色大變,想躲避,又避不開。

    黑色箭矢已經到了跟前,帶著可怕的力量,直射心臟。

    “轟”

    一面銅鏡在最后關頭出現,將黑色箭矢擋下,銅鏡劇烈震動,卻絲毫無損。

    “星宿銅鏡!”一陣陰冷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這聲音讓人感到不安。

    圣女臉色慘白,好像被剛才的襲擊嚇到,又好像剛才擋下攻擊消耗極大一般,看起來隨時會被打敗一般。

    張晏此時看清楚圣女的修為,元嬰后期的修為,比自己還要高。之前看起來是金丹期,應該是身上有掩蓋修為的法寶。

    “你是誰?膽敢在圣門行兇,就不怕門主出手滅了你。”張晏大喊,他感覺奇怪,圣門禁止打斗,行兇更加不行,門主實力如此強,誰敢觸犯這禁令?

    “哈哈哈。”那聲音狂笑,聽起來仿佛來自地獄一般。“圣門門主當然厲害,可是他又閉關了,不會知道這里發生的事。”

    “出來吧,我知道你是九幽教的,既然出手了,沒必要藏頭露尾。”圣女大喝,心里非常焦急,她能感應到這里已經和外界隔絕。要么陣法,要么法寶,已經將這里隔絕開來,沒人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她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辦法發出信息,以及希望拖延時間,讓外面的人察覺這里出問題。

    陰森的氣息彌漫整個空間,光線也因此而邊的昏暗。

    “本座今日來是來借一件物品的,借了就走。”那聲音說。

    “可以啊,只要你出來,就借給你。”圣女爽快的說。

    張晏略微愕然,同時猜測不會這么簡單。雙方都沒有說實話,都在試探。同時也知道,原來不是找自己的,分明是針對圣女的。

    “呵呵,本座要是出來,怕是要遭受打擊了。本座也不廢話,本座要的是天機珠。只要圣女你交出來,本座二話不說,立即離開。否則,本座就要發動九幽旗,讓你們在九幽中永遠痛苦。”

    天機珠?張晏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圣女聽聞,臉色又一次的變化。

    天機珠,天樞老人給與的寶物。天樞老人千年來,從來沒有預測失敗過。不少人聽到天樞老人的預測之后,都心如死灰,許多想逆天改命,可是天意難違,全都失敗。

    而天機珠則是天樞老人用來改變命運的神物,據說,手拿天機珠的人,可以改變已經預測的命運。

    千年來,天機珠一共發出三顆,其中一顆已經使用,確實命運得到了改變。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圣女否認,可是從她的語氣中,不想交出。

    “不用否認,本座查清楚了,甚至花了代價,圣女閣下你身上有屏蔽天機的寶物,不是天機珠又是什么。趕快交出來,不然本座一旦動手,就不知輕重了。九幽旗自成空間,仿照九幽地獄制造,這里充滿九幽魔氣,死后受盡折磨。”

    張晏在一旁,似乎沒有他的事。那神秘人根本沒有在意他。這可能是對方瞧不起張晏,也說明對方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人沒見到,但不妨礙猜測修為高過自己,并且被對方困在法寶里,情況不樂觀。

    圣女咬咬牙關,她絕對不會交出天機珠,那是關乎改變自己命運的神物,錯過了就沒有機會了。

    雙手快速連打,身前的星宿銅鏡射出一道光芒。

    “哼!”黑暗之中,一個身穿黑色紅邊道袍的男子出現,他樣貌端正,只是臉色灰白,神情陰狠,絕對不是善男信女。

    “九幽宗的冥河!”圣女雙手握緊,這冥河的實力在自己之上,沒有勝算。

    “即使你有星宿鏡,也無法破開九幽旗,最后問一次,天機珠,你交還是不交!”

    冥河,九幽宗的大管事,修為元嬰巔峰,距離化神期只差一步。傳聞他隨時可以渡劫化神,只是一直壓制修為。他的實力在元嬰期之中沒有敵手,常用的法寶九幽旗也是了得。一旦被九幽旗收入其中,沒有冥河的允許,無法出來,并且里面的空間按照九幽來設置。里面的人會嘗盡地獄的痛苦,然后慢慢死去,魂魄又成為九幽旗的一部分。

    圣女微笑:“原來是冥河前輩,據聞冥河前輩早就能進階化神,只是因為渡劫沒有把握,這才遲遲沒有晉升。讓晚輩猜測一下,前輩你肯定是見過天樞老人,他肯定給你預測過,你渡不過天劫。因此就想打天機珠的主意。”

    “胡說!本座實力強蠻,又如何會渡不過天劫?既然你不交出來,那就唯有動手了!”冥河并不想動手,因為他一直壓制修為,怕動手會影響壓制,但是天機珠就在眼前,他絕對不會放棄。

    “旁邊那個小子!乖乖的站著,要是敢動手,就別怪本座不客氣!本座的一百零八地獄騎士,隨便一個都能殺死你。”冥河警告張晏說。

    張晏心里郁悶,這家伙由此至終都沒有將自己放在眼內,自己要不要使出全力,讓這家伙后悔?不過想一下,對方修為比自己高,加上又在人家法寶里,而且圣女也不過是第一次接觸,好像沒有出手的理由。

    “我是打醬油的,你們隨意。”張晏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想法,退到一旁。神識卻不斷查探,看看有沒有辦法出去。同時也好奇圣女的實力到底達到哪種程度。

    圣女看見張晏不想參與,頓時急了。“圣子閣下,這魔頭實力強大,我不是對手,你我聯手,這才有一線生機。如果讓他逐一擊破,我們都得死。”

    “不會,本座保證,只要得到天機珠,必定離開,本座說一不二。”冥河連忙說。

    “魔頭的話豈可信!”

    “本座從來說一不二!”

    兩人針鋒相對,氣勢正在飆升,似乎隨時要出手。

    “我明白了!”張晏恍然大悟。

    兩人疑惑的看過去。

    “你們兩個嘰嘰歪歪的,就是不打,雙方都有顧忌。圣女那是因為打不過,不想打。而冥河前輩呢?明明實力可以碾壓的,卻不動手,顧忌的是什么呢?剛才提到冥河前輩你怕渡劫,那么很可能就是戰斗會讓你的天劫提前到來,所以就一直光說,光威脅,卻不出手。”

    兩人同時驚訝。

    尤其是冥河被戳穿了秘密,怒羞成怒。“小子,禍從口出!今天本座就先教訓你!”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