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76章 細菌自述

第476章 細菌自述

    我掉落在營養的海洋里,那里有我最需要的營養,溫度也很適宜。后來我知道,那營養的海洋叫瓊脂平板,里面加入了牛肉湯,適合我的生長。進來后,一片漆黑,被關在一個密閉的容器里,我發現無法逃出去,因為外面有一層透明的玻璃阻隔。

    幾個同伴和我一樣掉落在這片營養的海洋,我嘗試和它們溝通。可惜,它們完全沒有意識,只有本能。不斷的吃和不斷的分裂增殖。它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片營養的海洋是有限的,當它們增殖到一定程度,營養就會被消耗完,就沒有東西吃了,最后要么沉睡,要么死亡。

    我感覺很孤獨,沒人可以和我傾訴。只能看著那些同伴不知疲倦的增殖。

    玻璃之外,是一片的漆黑,偶爾光芒明亮,那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人,他查看我們的情況。隔著玻璃,我看不清他的樣子。

    終于,那穿白色衣服的人,將整個營養的海洋拿了出去,我也得以重見光明。

    可是開心不了多久,那人點起了火焰。后來我知道那叫酒精燈,溫度高達幾百度,一瞬間就可以殺死絕大部分細菌。

    隔著玻璃,我就感覺到那火焰的溫度,暖暖的,卻讓‘菌’望而生畏。

    我慌了,那人可能要燒死自己。經歷了無數歲月的我,已經領悟了什么叫死亡。不會像我的那些同伴一樣,無知無畏,只會本能的生存。

    火是無情的,它象征著毀滅。在無數的歲月里,我被雷電劈過無數次,雷電有時候會產生‘雷火’,雷火也毀滅過我的身體。尤其是最后一次,那是非常可怕的雷電,可怕的雷火,將我毀滅得幾乎消散。要不是最后關頭,我拼死將剩余的‘雷火’給吃了,恐怕就得完了。

    本來已經感覺自己很強大了,卻被雷電無情的摧毀,感覺非常沮喪也非常深刻。所以,我對于那種毀滅非常的熟悉,并且我發揮最擅長的本領——適應。我要適應那種雷電,那種雷火將對我無用!只要我恢復之后。

    可是,上天偏偏給我開了個玩笑。

    在我自信滿滿,自認為可以不懼怕雷火的時候,我被那穿白色衣服的人架起來了。那是一根又粗又長的白金絲。

    和我一起被架起的還有許多同伴,它們完全不知道死亡來臨了。

    架著我們的白金絲往一根根小玻璃柱里面挑,玻璃柱里面有一些不明液體,不少的同伴掉落在不明液體里。

    我死死的抓住白金絲,不想掉下去。這小玻璃柱比原來的瓊脂平板更小,更可怕,掉下去以后就不可能出來了,那人會封死出口。后來,我知道,我猜對了。那些小玻璃柱是細菌鑒定試管,可以用來鑒別細菌種類。鑒別完之后,就會扔到廢物垃圾桶,然后封閉,最后送去焚燒。幸好我沒有掉落下去,不然,就沒有以后了。

    可是,躲過一劫并不代表不受罪。

    那白金絲在那人的控制下,移向酒精燈。

    我漸漸感覺炙熱,本來受傷未愈的我,根本無法承受幾百度的高溫。

    不!這會死!

    我不甘,不想死,可是又無能為力。絕望充斥著我的意識,就要化為灰燼了。這個時候,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想起那些被‘同伴’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人。那些人在死亡的那一刻是多么的絕望,我終于體現到了。

    當中,有的人會在最后關頭,向漫天神佛求救,什么觀世音、什么如來佛、什么天帝、什么神仙、什么耶穌,都有。可是,他們注定不會得到救贖,因為能救他們的,只有那穿著白衣的人類。他們依然會死去。

    白金絲移到酒精燈的火焰上,炙熱的溫度將‘同伴’燒成灰,而我,也快要死了。

    絕望,依然是絕望,死亡來臨了。

    臨死之際,我胡思亂想。如果像那些人類那樣‘求救’,會不會得救?我糊涂了,怎么可能會有存在救我這種渺小得可以忽略的存在?

    火焰還在灼燒我的身體,明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感覺度日如年。我不知道為什么會知道‘度日如年’這詞語,可能是聽某個倒霉鬼說的。

    ‘如果真有神,如果真有可以救我的神,我愿意付出一切。’這好像也是某個倒霉鬼,臨死前的話吧。他最終死了。

    “嘻嘻,活了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神奇,如此渺小的意識。”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的意識中響起。

    時間停止了,一切停留在被灼燒的時候。

    “偉大的神靈,你回應了我嗎?請你救救你的信徒,我愿意付出一切。”這話好像是某個倒霉鬼臨死的時候出現幻覺說的。

    “呵呵,真是奇特。三界五行都不在意的存在竟然誕生靈智了。本神可以救你,但,你得聽話。”

    “我聽話,你說什么我都照做。”

    “很好,我先給你安排一個身份,將你歸納為妖族。你可愿意?”

    “愿意!”我不知道什么叫妖族,好像是有那么一些生物是此類的。

    “然后給你一個肉身,可是本神已經沒有多余的神力了。以后,你和一個人類一起生存可好?”

    “好!”我毫不猶豫,你讓我做什么都好。和人類一起生存?這不難。

    “你很聽話。就是不知道渺小的你有什么用。算了,本神也不指望你有什么用,就當是在漫長的歲月里,打發時間吧。”

    之后,火焰再次灼燒我,時間恢復了。

    幸好的是,那穿白衣的人將白金絲移開了,我還沒死。那穿白衣的人走神了,我懷疑是神做了手腳。

    白金絲刺進了那人的手指,我被白金絲送進了滿是血液的地方。

    我隨著血液,到處飄蕩。一些形狀不規則,有的好像帶觸手的怪物發現了我,并且向我吞噬而來。

    我不知道它們是什么,但是見多了,被吞噬就得死。

    “救命啊,救救我。”以前絕對不會求救的我,學會了求救,希望那神靈再次降臨。

    突然,那些怪物都停了下來,它們被控制了。

    我找到了救星,連忙表示忠誠。這可是之前遇到神靈學的。渺小如他,就只有忠誠拿得出手。

    “偉大的存在,我愿意奉你為主,但愿你保護我。”

    出奇的順利,那存在答應了,我從此生活在那存在的身體里。

    “嗚嗚”“轟隆隆”天上烏云密布。

    我又感覺到到神靈了。

    “你不能再待在這里,會被某些存在發現的。本神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你要安分,要多給這人類幫助,讓他強大。你只有和他融合,才能擺脫渺小的命運。因果循環,相應的,你需要付出代價。”

    “我一定照做。”

    “轟隆隆!”雷電好像是要他的命,就像當初想要我命一樣。但是被一股力量阻擋了,無法傷害那人。之后神力包裹了過來,那人感覺眼前一片雪白,消失原地。

    從此之后,我默默的為那人做事,他要力量,我給,他要能力,我也給。只要他能給予我足夠的營養和能量。而且可能一直以來都是孤獨的,我想要伙伴。

    于是,以本體的一些‘特征’結合外面捕捉的‘同類’,我制造了子細菌。嗯,子細菌這名字是從那人的記憶中獲取的。

    一路走過,我們經歷了許多生生死死。漸漸的,我習慣了藏在幕后,默默的付出。我也不再孤單,因為我已經成為了八個子細菌的媽,不,應該叫母體。

    孩子都長大了,他們是時候離開了。雖然不舍得,但是,也很欣慰。我還要和那人一起去尋找主母。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竞猜| lol外围|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