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86章 石樹毒

    眾狐女出去之后,張晏在屋子里看著班野露出詭異的笑容。

    班野剛剛回到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難以動彈,看到張晏,大驚失色。那是一種瘋狂中帶著強烈**的樣子,像饑餓的狼看見肉食一般。

    他看上我的身子?

    班野心里害怕,這是什么人啊,他要做什么?我該怎么辦?

    一旁的白虎好像預見了什么,害怕的低下頭,兩只手遮擋眼睛,默念我沒看到,什么都看不到。

    “不要怕,不痛的,放松點,就像蚊子咬一般而已。”看出班野很害怕,于是安撫道。

    然而,越是這么說,就越是讓人害怕。

    “前,前輩,能不能放過我啊?我什么都可以答應。”

    “說啥呢,又沒有把你怎么樣,好好的配合就是了。不要動。”將人按著。

    “前輩要做什么?”班野慌了。

    “別說話。”拿出一條鎖鏈,這鎖鏈的一端連接著一把鐮刀。

    鎖鏈是鎮惡鎖,鐮刀是喋血鐮刀,乃是當年在劍冢所得。鎮惡鎖可以鎮壓一切,當年被邪魔算計,結果同時被鎮惡鎖鎮壓。而喋血鐮刀則是邪魔的魔器。

    兩者結合,喋血鐮刀的魔氣被鎮惡鎖鎮壓,看起來像一件凡兵。

    本來這樣的組合非常不合理,喋血鐮刀的威力大大減弱,鎮惡鎖因為鎮壓喋血鐮刀,威力也減弱。

    但是,對于不能使用靈力的張晏來說,非常的好。

    這武器不需要靈力,就能使用。威力減弱的問題,也很容易解決,只要讓這兩件寶物分開,就能解放它們的力量。

    班野已經忍不住了,鎖鏈和鐮刀的組合,這是什么法寶?看起來非常怪異。而且,沒有靈力波動,也沒有魔氣波動。要是說是普通武器,他打死都不信。普通武器能限制修士的靈力運轉嗎?能阻止金丹出竅嗎?

    這絕對是一件專門限制修士的法寶!最重要的,是要用在自己身上。

    這是要做什么?用刑?大哥,用刑好歹問一下啊,你想知道什么什么盡管說啊。“前輩,我說,我什么都說。”

    “說啥啊?靜靜的待著就行。”

    班野要瘋了,他到底要做什么?他到底要知道什么?我有什么辦法?“我知道石樹村的秘密!”

    “知道就知道,和我有什么關系?”

    “但是,但是你不想知道嗎?”班野真的沒有辦法,你想要什么,畫個道來啊。

    “我想知道的,總有辦法的,不用問。你太煩了,睡一覺吧。”說著,用鐮刀刀身拍想頭顱。

    班野絕望中昏迷了,神魂縮進金丹,再也出不來。神魂在金丹里,并不是死了,所以還能思考。這就恐怖了,未知的事情已經發生在身上,他卻感受不到。這比殺了他更難受。

    拿出一件法器,在班野身上刺了個小傷口。

    滴一滴解藥在傷口上。傷口的細胞和解藥安然無恙,互不侵犯。

    是人!

    又拿出毒藥,滴一滴在傷口上。

    毒藥蘊含的十三劫細菌毒素立即發揮作用,對細胞進行毒害。

    而解藥也發揮作用,立即清除毒素。

    果然是被克制了,怎么辦呢?

    拿出靈藥,嘗試配置克制解藥的藥劑,嘗試了多次,依然無效。

    試了一次又一次,班野的雙手都被刺了一個一個的窟窿。因為靈力被封,傷口沒有那么快恢復。很快就傷痕累累。

    打開道袍,換個位置再試,有什么地方比胸膛和背部寬敞呢?

    班野胸膛處有一石化傷口,是之前和依娜戰斗所留。不致命,僅僅是因為石化而難以愈合。

    張晏沒有在意,在胸膛試驗。

    刺了一個傷口,滴一滴解藥,拿出一顆凝碧丹,弄了一些粉末在傷口。片刻之后,滴上毒藥

    毒藥快速攻擊細胞,讓細胞中毒。

    成了!解藥沒有發揮作用。

    張晏欣喜若狂,又感覺不可思議。凝碧丹怎么會對解藥有作用的?

    再開了一個傷口嘗試,毒藥被解藥清除。

    這么奇怪的?難道之前那次是忘記滴解藥了?沒理由啊。

    再試了一次,解藥依然戰勝毒藥,凝碧丹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難道真的是失誤?

    要說多日研究,導致失誤,弄錯了藥劑,或者明明沒加,卻以為加了。這是很有可能的。可是張晏依然覺得,明明是加了啊,明明是一樣過程,怎么第一次的時候,解藥失效呢?

    看向第一次的窟窿。旁邊有一塊石塊。正是靠近石化傷口。

    難道!

    在石化傷口附近試驗。

    刺了個窟窿,少許粘稠的血液流出,滴上解藥。

    此刻張晏精神高度集中,解藥進入血液,會在血液中擴散,但是這現象沒有出現,解藥凝固了。

    張晏顫抖的滴上毒藥,毒藥輕易發揮作用。

    找到了,解藥的克星正是這種石化的毒液!

    “大人,是時候用膳了。”炭火輕聲說,將手里的盤子放在桌子上。她進來的時候敲了門,但是沒有回應,試探了一下,這才輕手輕腳的進來,生怕打擾大人。

    桌子上還有三個類似的盤子,上面的果子并沒有動過。烤肉則全都被白虎吃了。

    她不知道張晏在做什么,看起來很恐怖,時而刺一下狩獵者是為了什么?折磨?反正大人做事,她不敢妄下判斷。

    “來得正好!”

    炭火嚇了一跳。

    “你認得這石化的傷口嗎?是什么毒導致的?”

    炭火看了看。此人渾身是血。雙手是血,胸膛是血,其他地方看不到。其實都是皮外傷。真是慘了,大人竟然做了這么慘絕人寰的事。不,大人肯定有他的道理,這人是狩獵者,死不足惜。

    “這是我們石樹村的特產,石樹毒。”

    “特產?如何能弄到?”

    “村長知道。”

    “那叫村長過來。”

    村長收到消息之后,急忙過來。“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要石樹毒。”

    村長稍稍愕然,“好的,我這就拿給你。”

    沒多久,村長拿了三個瓶子過來。“大人,這就是石樹毒。是我們石樹村的特產,這已經是一年的產量了。”

    張晏拿過瓶子,打開查探,確實是那毒。拿出幾瓶丹藥。

    “給你們。”

    “使不得,大人,你對村里的幫助已經足夠了。使不得。”說是這么說,但是村長的眼還是盯著丹藥,丹藥在妖族是硬貨幣,妖族少有會煉丹藥的。

    “讓你拿著就拿著。”

    村長勉強收下,心里樂滋滋的。石樹毒是特產沒錯,但是毒物不容易出手,而且會被壓價,

    張晏:“石樹村,石樹毒,難道這里有石樹?”

    “是啊,這里有石樹。”村長略微遲疑的說。

    “石樹是什么樹?我沒見過像石頭的樹。”

    “石樹看起來和普通的樹木沒區別,只有經驗豐富的人才能發現。它的汁液有毒,碰觸血液就會石化。我們用來涂抹在法器上,獵殺妖獸。”

    “好吧,我還要做研究,你們出去吧。”

    “是。”村長看了一眼躺著的班野,有點同情,更多的是高興。惡有惡報。

    大人會不會是魔修?看起來不像。

    村長:“炭火,那些狩獵者聽話不?”

    炭火:“很聽話啊,讓他們做什么就做什么。”

    “哦?這么順利?”村長有些疑惑。狩獵者都是窮兇極惡之輩,怎么這么容易屈服?

U赢电竞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竞技| 电竞竞猜|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