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89章 紅袍莊銱

第489章 紅袍莊銱

    夜里,微風吹過,有些微涼。

    石樹村大多數人都休息了,只有一些守夜的妖狐在村邊巡邏。

    班野在木屋里打坐,可是怎么也無法靜下心來。

    嘆了口氣,走出門,在門口看著漆黑而寧靜的夜色。很倒霉的,被控制了,對方實力強大,也沒什么好抱怨的。可是他還是有些耿耿于懷,堂堂金丹修士,散修中可怕的存在,竟然要聽一只筑基期的妖狐的話。偏偏他還具有自我意識,卻又無力反抗。

    “難道就像那個看相說的,一切皆有因果,將來會有業報。”班野苦笑。為了獲得修煉資源,他什么都做過。販賣妖族也做過好幾次。當中,妖狐族算是最好賣,價錢也高。這種買賣被大多數修士恥詬,有傷天和,罪孽深重。他也想過不做了,本想著修為提高了,然后找個門派待著。這一次,原本是最后一次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心狠手辣的青袍班野,也會多愁善感了。”一個陰聲怪氣的聲音在漆黑中響起。

    “是你!”班野有些憤怒,如果不是這個人臨戰逃脫,就不至于被擒,也就不會淪落到被人控制的地步。“還敢出現?就不怕我通知她們,你就逃不了了。”

    “你不會的。”紅袍神情淡定,一點都不擔心。“你我知根知底,在修真界,可是聞名臭名遠揚的散修,青袍班野,紅袍莊銱。你我所做的事,都可以寫成傳記了。”

    “別說那些廢話了,你來這絕對不是敘舊,是來看我如何折墮的嗎?又或者你來石樹城另有目的。”班野很不高興,感覺被利用了。

    早在前段時間,紅袍找到班野,說有一個可以加入大門派的機會。這是他們這些流離浪蕩的散修最好的歸宿。

    當時說好的,上交一百只妖狐,就可以獲得加入大門派的機會。班野心動了,同時也警惕。但是誘惑還是太大了,他決定試試。

    紅袍:“捉妖狐是假的,就算你捉得再多都沒用。”

    班野憤怒,果然是假的。

    “但是,進入大門派是真的。九幽宗你知道的吧,最大的門派之一。前段時間,有人找到我,只要做那件事,就可以加入九幽宗。”

    “那是你的事,為什么要欺騙我?”

    “也不能說欺騙你,只要你幫助我得到那東西。我就有把握完成九幽宗的事,到時候,你也可以成為九幽宗的一員。”

    “說得好聽,到時候你反口了,我又能怎么樣?”班野并不相信對方的話,在之前就不信任,只不過是為了那進入大門派的希望而已,現在既然知道是套,更不可能相信。

    “哈哈,不會反悔的,到時候,或許九幽宗也容不下我。”紅袍拿出一顆珠子,珠子有著佛光。“此乃舍利子,可鎮壓諸邪,可幫你鎮壓控制術法。就當是賠禮。”

    好大手筆,這舍利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就算是大宗門,也不一定能拿出。至于說九幽宗容不下他,班野一點都不相信。九幽宗可是八大宗門之一,實力強大,乃是魔門頂尖的存在。

    舍利子,由道高僧圓寂之后的產物,擁有舍利子便可以起死回生,修為大增。同時,作為佛門圣物,還具有強大的辟邪作用。有普通人得到佛門舍利,領悟佛的真諦,成就無上修為。

    班野看著舍利子,心神竟然被吸引,有一種被凈化的感覺,一切好像都能看淡。普通修士并不能領悟舍利子的真諦,但也能得到好處,可以防范妖魔,防范心魔和一些魔道術法。

    過了許久,班野才恢復過來,接下舍利子。“這么大手筆,真的給我?那東西不好拿吧?”有好處不拿是傻子,這舍利子價值非凡。如果是以前的他,拿了就跑也是正常的事。

    紅袍表情有些不自然,如果不是沒把握,他是不會冒險拉上其他人,這次可是掏出老底。“不難,但是動靜太大,會驚動其他人,到時候,需要你阻擋她們,不要讓她們影響我。”

    “不可能的,那位前輩一出手,我們都得死。”

    “你我聯手,并不怕他。”

    “哪來的自信,你肯定不知道那前輩有多強。”

    “確實不知道,但是絕對是金丹期,只是比我們強一些而已。”

    “你確定?”班野可不這么認為,在他心里那是無法超越的存在。不過,他也疑惑,怎么看不出境界,而且看上去毫無靈力波動。是用術法掩蓋,還是別的緣故?

    “能收服白虎,說明實力不弱于白虎。但是我在村里潛伏了幾天,他都沒有發現。雖說,我對于潛伏有些心得。但也說明對方修為并非遠遠高于我,并非元嬰期。不然早就被發現了。”紅袍這幾天糾結了很久。一開始認為那人很強,除非走了,否則無法做事。試探了幾次,發現對方沒有發現自己,又覺得,那人沒有那么強。一點強者的氣息都沒有,最主要是沒有發現他。“就算是元嬰期,我也有辦法對付。”

    “我覺得你還是認清事實比較好,他不是你能想象的強大。”

    “調查清楚了,放心吧,我不會做沒把握的事。只要那事完成了,誰來了也不怕,就算不加入九幽宗,也能逍遙快活。”

    “到底是什么事?現在還不肯告訴我。你覺得我們還能合作下去嗎?”

    “告訴你可以,本來就要告訴你的,但是,你必須先煉化這顆舍利子。不然我不敢確定你身上的控制術法會不會發作,到時候,計劃暴露。”

    班野看著手中的舍利子,非常猶豫。怕是有詐。他感覺這舍利子不是那么簡單,會不會是陷阱?如果這是陷阱,那就大手筆了,一顆舍利子啊。

    對方不可能幫自己,肯定有陰謀。然而,明知有陰謀,卻還是要煉化這舍利子。他要擺脫那種身體不是自己的感覺。

    “這舍利子如何煉化?”

    “用你的心血煉化。”

    班野逼出一滴心血,滴在舍利子上。心血漸漸沒入舍利子,舍利子發出七彩光芒,然后沒入班野身體,在心臟處出現。強大的佛力不斷的散發,凈化著身體,也讓他感到心境清明,法力純凈。有一種飄飄欲仙,無人能敵的感覺。身體仿佛蛻變,有一種新生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覺得身體變回自己了。

    紅袍帶著笑容,“成了,舍利子會在血液的沖洗下,漸漸釋放佛力,你的身體會被凈化,修為更近一步。而且舍利子的佛力可以抵擋一切魔道術法,控制之術無效。”

    這就煉化舍利子了?班野驚愕,這和他想象的不一樣。舍利子乃是得到高僧佛力所化,不是那么好煉化的。如果有佛門功法,會容易一些,一般的修士,只能使用舍利子的一些妙用。

    或者用心頭血煉化是使用舍利子的一種辦法吧。

    “現在可以說了吧?”

    “你不請我進去?”

    兩人進了屋子,布下簡單陣法。

    紅袍:“我的祖先,是佛修大能。”

    遠古時期,生靈靈智未開,人類也未出現。那個時候被稱為蠻荒時期,到處都是蠻獸。

    不止如此,那個時候還存在神靈一般的大能。

    現在的妖族森林,曾經是遠古戰場,那個時候,埋在這里的神靈和蠻獸多不勝數。

    現在,已經看不到神靈和蠻獸了,但絕非滅絕。

    紅袍:“石樹村存在一只上古時期的蠻獸。是某次妖神和其他神靈戰斗的時候,被某個大能封印的。那個大能正是本人的祖先。這個秘密一直在家族里流傳,并未公開過。但是前人都沒有釋放這蠻獸。原因很多,比如實力不足,比如放出來沒法控制,比如不知道具體封印的位置等等。直到我這一代,才集齊了足夠的條件。如今,我就要釋放這只強大的蠻獸,讓它成為我的靈獸。”

    班野冷冷的看了紅袍一眼。他行走修真界多年,豈會如此容易就相信對方?

    “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信,而是難以置信。先不說你是孤兒,根本沒有家族。遠古時期和現在相隔多少萬年,你真的確定,封印蠻獸的,是你的祖先?并且這么多年,就只有你達到條件,解封蠻獸?太不可思議了。”

    “哈哈。”紅袍哈哈大笑,臉上有著一種瘋狂的神情,好像回想起一些什么。“我要是不血祭了整個家族,也不會知道這個秘密。那些人真是傻,認為蠻獸會帶來毀滅,要一直封印。家族都衰敗得不成樣子了,還妄想依靠那些所謂正派。還不如成全我!”

    班野感到毛骨悚然,乖乖,原來他是孤兒是有原因的。當初他們并成為青袍班野,紅袍莊銱他還心里不服,總覺得紅袍膽小,和自己大膽的作風完全不合。現在才知道,是自己不如了。販賣妖族,妖族畢竟是異族,遠遠比不過血祭自己家族殘忍。

    班野暗暗后悔,和這種人合作,隨時會被對方暗算。但是已經上了賊船了,逃不了。

    “你要我做什么?有言在先,太危險我不做。”

    “不危險,很簡單的,說不定不需要用到你。如果我被困,無法離開的時候,你幫我一下就可以了。”

    班野眉頭皺起,沒危險?誰信?“一旦被前輩發現,絕對走不了,你讓我幫你,不是讓我送死?而且就算我幫你,也不見得能救你,還可能搭上性命。”

    “哈哈,不是說了或許不用幫嗎?那人不是我對手。”

    “你到底在說什么?那前輩可能是元嬰強者。”班野覺得他在胡言亂語。

    “元嬰期又如何?只要找到蠻獸,元嬰期都不是對手。”

    瘋了,沒救了。

    “那也要找到才行,沒找到之前被發現呢?”

    “不用說了,我必須要做,而你也只能幫我。否則,讓別人知道我和你接觸,并且收下舍利子。看你如何解釋。”

    “你!哼!”班野不爽,肯定無法解釋的。心想:我不幫你,你又能如何?東西已經是我的了。

    “等我的好消息,到時候再行動。”

    紅袍離開之后。

    班野:說得好聽,其實還不是想拖我下水?就看你要做什么。反正得了一顆舍利子,不虧。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