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 490章 留下《蟲經》

第 490章 留下《蟲經》

    這一次的研究,讓他收獲良多。發現了克制十三劫細菌體的藥物,同時又找到如何應對這樣的藥物。以后要是遇上,也不至于一抹黑。

    他又花了時間對石樹毒進行研究,十三劫細菌體已經對石樹毒免疫了。這石樹毒就是一種專門針對血液的毒素,一旦與血液接觸,就會出現石化現象。因此張晏懷疑,‘解藥’里含有某種生物的血液成份。

    已經耽誤了十天了,是時候繼續趕路了。

    將消息告訴了炭火和村長,她們都極力的挽留。

    村長:“大人,是我們招待不周嗎?”

    張晏搖頭,“我已經耽誤很久了,必須要離開。”

    炭火:“大人,我想跟你離開。”

    “這里需要你,你留下吧。”

    “可是……”

    村長嘆息,這里終究留不下大人。“大人可以帶個人侍候左右,一路上解解悶。”

    “嗯,確實需要帶路。”

    最終,張晏選擇了依娜。她去過獅人城,熟悉路。

    村長疑惑,她原本以為會帶炭火的,沒想竟然帶了依娜。

    依娜也吃驚。‘難道大人最終還是覺得我比較好?’

    炭火急忙道:“炭火也可以跟隨。”

    張晏搖頭,“不必了,依娜就可以了。”

    炭火忐忑,難道我做得不好,大人不滿意。

    “或許會回來的。”張晏沒有忘記試驗,那十三劫細菌體在炭火的眉心非常安定,隱隱有些特別的作用。比如改善了她的血脈,比如影響同化了的人的能力。只是奇怪,她可以無意控制那些被同化了的人,卻沒有控制‘真’細菌的能力。或許以后可以吧。

    村長看出炭火所想,安慰道:“炭火,這是最好的安排。村里還需要保護,只有你才可以控制那些人,才能保護村莊。”

    “是這樣嗎?”炭火這才感覺好一些。

    “嗚嗚嗚”幾只只昆蟲在屋子里盤旋,最后撲向油燈。

    村長看著昆蟲眉頭皺起。

    依娜:“怎么會有蟲子進來了?”

    炭火:“我剛噴灑過驅蟲香了,怎么還有蟲子進來的?最近蟲子多了。”難道這就是大人不帶我的緣故?我沒做好?

    她們的住房條件不好,但是有一種秘制的香料,可以驅除昆蟲。

    一名妖狐走了進來,神色有些匆忙。

    村長臉色更加不好。

    如無要事,她們不會在這個時候進來打擾。

    妖狐:“村長,根據情報,外面的蟲子多了許多,而且至少發現三個蟲群。這些蟲群有攻擊性,會攻擊進入范圍的生物。外面一些地方已經被蟲子侵蝕嚴重。”

    “什么?難道是蟲災?大兇之兆!”村長連忙出去查看情況。

    村里的氣氛變得緊張,突然出現的蟲群讓妖狐們感覺不安。

    一個個消息傳來,全都是關于蟲子的,到處都是蟲子的蹤影。

    “大兇之兆!石樹村要完了!”村長悲痛的說。

    依娜不明白,不就蟲子嘛。“村長,蟲子雖多,我們還是可以消滅的。”

    村長搖頭,“你根本不知道蟲子繁殖有多快,昨天還沒有發現異常,一下子就出現如此多蟲群。大兇啊!石樹村有石樹保護,一般的妖獸不敢靠近,那些蟲子也不會靠近。現在這情況,很明顯不過是冰山一角,其他地方肯定比這里嚴重。恐怕我們石樹村要沒了。”

    “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蟲子會吃光所有能吃的,會讓果樹無法結果,糧食短缺。妖獸和野獸會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而發瘋。饑餓的蟲群還會襲擊所有村莊。我們無法抵抗。”

    “怎么會?妖獸暴動我們都抵御過,區區蟲子不可能擊敗我們,而且還有金丹期的修士。”依娜依然認為這事可以處理。

    村長搖頭,沒有說話。“除非轉移,否則。但是代價太大,而且……”

    張晏看著遠處黑壓壓的‘烏云’,不由得皺起眉頭。太古怪了,無緣于故是不會有蟲災的。

    “或許,并不是不能解決。”張晏說,他有四塊《蟲經》,如果妖狐能參悟其中的內容,學會控蟲術,或許就不怕那些蟲子了。不過,這四塊《蟲經》里有沒有控蟲術,她們又能不能領悟,都是未知。

    “大人你有辦法?”

    “都跟我進來。”

    張晏拿出《蟲經》,四塊《蟲經》組合在一起,已經看出大概的輪廓,上面的文字和圖案都看得清晰。

    “這是與蟲類有關的石板,叫《蟲經》。你們若能領悟,或許能控制外面的蟲子,就不用懼怕了。”

    村長震驚不已,“這是上古文字,完全看不懂。”

    張晏:“不用看懂,只要將神識在石板附近徘徊,感受波動,就有可能領悟。切記,不要用神識接觸石板,會被反彈。”

    村長、依娜、炭火,還有三名妖狐,她們認真的領悟,神識在石板附近徘徊。

    很玄妙的感覺,好像什么都擁有了,卻又觸摸不到。

    張晏盤坐,眼觀鼻鼻觀心,似乎修煉一般。實際上,他嘗試用神識觀察,留意炭火的情況。這是他最在意的,通過炭火的情況,可以推測白衣的情況。

    半天時間過去了。

    村長最先放棄,嘆了口氣。一無所獲。

    之后是三名妖狐,她們也沒有領悟出什么。明明進入寶庫了,就是沒有看見寶物,那種郁悶真難受。

    依娜還在領悟,感受不到四周的情況,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蟲經》里的一些文字亮了起來,好像跳舞一般閃爍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低語,聽不清,認真聽,好像有點懂,又好像聽不懂。

    ‘這是領悟了?’村長和三名妖狐非常羨慕。這《蟲經》一看就不簡單,是上古傳下來的寶物,里面的功法肯定非常強大。妖族的功法不多,大多是來自傳承。人類的功法也有流傳到妖族,但是因為諸多的緣故,很多都遺失了。

    炭火面無表情,似乎也在領悟。

    過了許久,伊娜從領悟中清醒過來。

    村長:“領悟了嗎?”

    伊娜點頭:“領悟了。”

    “那太好了,不愧是村里最優秀的妖狐。領悟了什么?”

    “肯定是厲害的術法。”

    “什么術法,這是《蟲經》,應該是和蟲子有關的。最好是控蟲術,可以解決目前的問題。”

    三名狐妖開心的爭論。

    村長也會心一笑,“領悟的是控蟲術嗎?”

    伊娜點頭,又搖頭。

    這是什么意思?

    “我領悟的是控蟲術,但是,只能控制蝗蟲。”伊娜沮喪的說。

    眾人沉默。控制蝗蟲作用不大吧。

    村長思索了一下,安慰道:“也不是沒用,蝗蟲要是成為災害,也是很頭痛的。能控制也很好。”

    妖狐:“現在出現的蟲群中,就有一群是蝗蟲,如果能控制它們,然后讓它們和其他蟲群戰斗,加上我們的幫助,應該可以應付目前的情況。”

    “我也這么覺得,而且既然可以領悟一種,就可以領悟第二種。”伊娜樂觀的說。

    眾人再次領悟。

    許久。村長又嘆了口氣,依然一無所獲,而且還越來越心煩。她知道不能再領悟下去了。

    伊娜也退出領悟,這次并沒有新的領悟。

    除了炭火,都退出領悟了。

    伊娜:“她一直都這樣,堅持了這么久,真是不可思議。”

    村長:“難道炭火領悟了強大的術法?”

    “會不會也是控蟲術?”

    張晏從打坐中退出,饒有深意的看了炭火一眼。

    炭火從‘領悟’中恢復過來。

    “領悟了什么?”依娜迫切的問,她能領悟一種控蟲術,炭火領悟了這么久,肯定也能領悟。

    “呃,我,我……”

    “說啊。”

    炭火支支吾吾的,低聲說:“我發夢了。”

    “啊……”眾人驚呆了。

    發夢?讓你領悟,你竟然發夢?不知道這是上古功法嗎?

    “炭火啊,怎么說你呢,這個時候竟然睡著了,還發夢,天啊。”村長氣得不行,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炭火低下頭,臉色通紅,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你們先出去,明天我就要走了,炭火留下,我有事和她說。”張晏說。

    妖狐們都出去了,留下忐忑不安的炭火。

    張晏:“放松一些,我不是要怪責你,這《蟲經》你收起來,以后慢慢領悟。”

    “啊,這,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炭火沒想到張晏會將《蟲經》送給自己。她以為是要被訓斥,畢竟在這重要的領悟的時候,竟然‘走神’了。

    “拿著吧,這對我沒用。但是,對于石樹村很有作用。只要領悟里面的蟲系術法,就能解決那些蟲害。而且你要相信自己,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了。”

    炭火忐忑,又很堅定的點點頭。

    入夜,炭火小心的從儲物袋拿出《蟲經》。儲物袋還是張晏送給她的,她非常珍惜。

    抱著《蟲經》,就這么入睡了。

    這一夜,她又發夢了。

    并不是那個大火洗劫村莊的夢。

    那是一群大能和許多千奇百怪的妖獸戰斗,戰況慘烈,死傷無數。大地崩塌,江河斷流,天空也染成了紅色。

    一個帶著面紗的修士,控制著成千上萬的昆蟲,與那些巨大的妖獸戰斗。

    炭火被外面的聲音驚醒過來。

    “又發夢了,這個夢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夢見自己能控制昆蟲。”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