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綜]諾瀾的歷練之旅 > 369、三百七十一章

369、三百七十一章

    晚整理行李, 諾瀾發現給至歡帶的書忘了給他了,所以打算去他房間拿給他。這么巧, 在門外被她聽到王秀琴和至歡的對話。

    “不就是個小醫生嗎,還不是一輩子打工的命, 你那個莉姨啊, 得意得跟個什么似的。以為會念書就了不起啊, 可惜她沒有一個六億家產的爸爸, 這一點阿歡你一生下來就比她強了。不過阿歡你也是, 你還跟著傻高興什么啊!”

    “媽, 她是我姐姐嘛, 我當然高興啦。”

    “你當她姐姐, 可是看看人家是怎么對你的。”

    “怎么了?瀾姐對我很好啊, 還給我帶禮物。”

    “我, 我怎么有你這么笨的兒子啊,”王秀琴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里面傳來:“不是親的就是不一樣, 你看她回來帶的禮物就知道了, 別人都是限量版衣服, 高檔玩具,給你啊, 就是一盒巧克力就打發了, 她根本就是把你當小孩子哄啊,你還說她好。”

    “是我喜歡吃巧克力嘛…”至歡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那我呢,給她那個媽買幾萬塊的名牌包我就不說了,給其他人的也都是高檔貨, 給我的就是一般的護膚品…”

    “我想瀾姐她也是知道媽咪你愛漂亮嘛。”

    “她分明是諷刺我以色侍人。”

    諾瀾在門外暗暗點了點頭,這個女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雖然她本來是沒這個意思,可王秀琴非要這么想也是可以的。因為這化妝品本來就是她隨手買的,用心程度還不如給傭人阿姨們的茶呢。

    里面至歡還在盡力說服王秀琴:“媽~,一定是你想太多了。”

    “哼,總之,她跟她那個媽一樣討人厭。還真當自己是唐家人了。媽媽拜托你爭氣一點,不說跟凌瀾那個外人比,至少也要比得至逸…”

    果然是兩看相厭啊,因為在諾瀾看來,王秀琴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樣子也很令人討厭。

    當年凌莉得了癌癥,以為自己將不久于人世,擔心丈夫和孩子沒人照顧,加當時照顧她的護士王秀琴家里出事,三番四次的主動要求,所以便同意了讓她入門做妾。

    香港以前使用大清律例是允許男人納妾的,但是那一年,恰好香港的修訂婚姻法,正式實施一夫一妻制度,廢除納妾,所以王秀琴雖然是唐仁佳的小老婆,但法律是不承認的。

    凌巧這二十多年以來一直對王秀琴優待,王秀琴表面看也一直像對大姐一樣對她尊敬,但諾瀾知道,其實王秀琴早就心生不滿。遠的不說,就從剛剛那番話,不止挑撥至歡與大家的關系,還聽得出來她對唐家家產的野心。

    至于王秀琴為什么討厭凌莉母女兩個,諾瀾猜想,是因為姨媽身體有病,姨父不關心生意,夫妻兩個一直是將唐記的生意和三十多間鋪面的租房業務全權由凌莉打理,令她一點兒邊都摸不著,所以心生不滿。

    不過那又怎么樣呢?凌巧才是這個大家庭的大家長,雖然她有病在身,但是她精明賢惠,既鎮得住管得了小老婆,又受得了小老婆受寵,還對丈夫對孩子們關心愛護,大家都真心的尊敬愛戴她。只要有她在,王秀琴就翻不了身,唐家也亂不起來。

    諾瀾掂了掂手里的書,算了,看在至歡在這個女人不遺余力的抹黑之下還能保持本心也算不易,這書就不丟了,還是明天再給至歡吧。

    回去的時候,諾瀾路過唐志安的房間,看到他還在電腦前網,敲了敲門。

    “進來。”唐志安頭也沒回,繼續用鍵盤敲字。諾瀾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在和人網聊天,而且聊天的內容嘛….

    “咦~好肉麻~”諾瀾抱住手臂,抖了抖,她是知道和他聊天的這個‘阿嬌’就是遠在美國的唐至逸,英文名gilbert,所以大家親切的叫他阿嬌。要不是知道諾瀾還真以為唐志安網戀呢。

    諾瀾說道:“怎么樣,你都做出犧牲主動求他了,阿gil有沒有說什么時候回來?”

    唐志安攤手表示沒有,他說道:“不過我很有耐心的….”

    諾瀾想一下說道:“都是你們把他寵壞了,啊說起來阿gil畢業已經三個月了哦….”

    諾瀾和唐至逸年紀相仿,還有過一段時間的同學經歷,照理說他們應該是關系最好的兄妹和朋友,可事實,和諾瀾最要好的卻是唐志安,其次是同為女孩子的唐至欣。

    用唐至逸的話來說呢,那就是明明大家都是一家人,可是諾瀾卻偏偏成為了別人家的孩子,就是那種隨時被大人掛在嘴邊念叨,拿出來比較的那種別人家的孩子。

    雖然,這只是唐至逸中學時期飽含心酸的話,但還好,在這種比較之下,他沒有被打擊到,反而學習努力用功,雖然和諾瀾這種學霸沒得比,但也是成績優異,名列前茅的,大學畢業又出國念完了mba,其實在姨父姨媽的眼里,至逸才是他們的驕傲。

    唐志安和諾瀾說了一會兒阿嬌的事,問道:“對了,阿瀾,你有事找我嗎?”

    諾瀾也想起正事,說道:“得得地,我想請你幫忙啦。”

    唐志安問道:“什么忙?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諾瀾笑道:“放心,你一定能做到,而且還能做得很好。”

    唐志安抄起手大爺似的躺在旋轉椅,一副大老板的派頭,說道:“說來聽聽。”

    諾瀾說道:“你幫我在慈愛醫院附近找間房,或租或買都可以。”

    唐志安一下子從椅子立起來,驚訝的叫道:“找房!你要搬出去住?”

    “是啊,”諾瀾說道:“為了班方便嘛。”

    唐志安說道:“你可以買部車,自己開車下班也很方便的嘛,哎,別裝啊,你可是我們兄妹幾個中的小富婆啊。”

    諾瀾從中學開始就經濟獨立了,這些年投資置產也沒少賺,有時候也會帶帶唐家幾兄妹一起,所以唐志安雖然不清楚她具體掙了多少,但也知道諾瀾肯定是身價不菲了。

    諾瀾說道:“車我當然會買啦,不過我以后去醫院了可能會經常on call 值班,有時候太晚了,難道還要我疲勞駕駛回來啊。”

    “說的也是啊。”唐志安點頭,又問道:“可是莉姨會答應你搬出去嗎?”

    諾瀾信心滿滿的說道:“放心,我會說服她的。”

    其實很早以前諾瀾就有搬出去住的想法,可是因為姨媽和姨父對她們完全是一家人的態度,凌莉也覺得留下大家有個照應,所以諾瀾也就一直住在這里。

    不過,接下來她要去醫院班,特別是還要經常值班,on call時間36小時,住在這里太遠了不方便,相信媽咪也會答應她搬出去的。

    過了兩天,唐仁【】佳在酒樓邀請親朋好友一起吃飯,一來呢,算是給凌巧慶生,二來呢,是為了一起收看英聯醫院慈善拍賣會,拍賣他捐出去的四只雙頭鮑。

    電視拍賣還沒開始,他已經將他那四只雙頭鮑吹了天,簡直就是頂級中頂級,難得一見的稀世奇珍,在看到電視臺將拍賣的底價訂了五萬塊的時候,他激動地簡直就要跳起來,說雙頭鮑是無價之寶啊,起碼要百萬才對。

    可惜拍賣會叫價最高也才十八萬,沒有人識貨,把唐仁佳氣壞了。

    諾瀾就笑看唐仁佳和唐志安這兩個大鮑小鮑一唱一和,掏了四十萬自己又將捐出去的鮑魚投了回來,看來這就是唐志安的神秘辦法了,就是兩個字,取巧。

    雖然是取巧,不過唐志安能想到這個辦法,也算他腦筋轉得快了。

    “鮑魚回來了,鮑魚回來了….”唐仁佳一回到家就抱著雙頭鮑又唱又跳,咯咯咯的笑著,肩膀還一一下的抖動,那樣子,簡直比中了□□還要興奮。

    不過這四只雙頭鮑是已出之物,他們原本就是要捐出去還愿的,所以,最后決定,在凌巧生日的正日子那天,來一個雙頭鮑魚宴。

    唐仁佳說道:“我認識一個大廚,算得是廚師中的鮑魚專家,我打算請他親自出馬,來烹飪這四只寶貝兒,你們就等著吃吧。”

    一家人聽到這里都很興奮,雖然他們家是賣鮑魚的,但是卻沒有誰吃過雙頭鮑。

    諾瀾也沒吃過,輩子她就住在海邊,這輩子姨媽家里又開著海產店,要說海味,她還真沒少吃,可是保存得這么完好的雙頭鮑魚屬于珍貴的食材,卻是可遇不可求的。雖然還沒吃到嘴里嘗過味道,但是幾十萬的東西,首先從心里,感覺檔次就不一樣了。

    不過鮑魚還沒吃,諾瀾先要去看房。凌莉雖然答應讓諾瀾班的時候搬出去住,但是要求每個星期必須回家吃飯喝湯,而且還要接受她的不定時到訪抽查,就算這樣她仍然不放心,非要和諾瀾一起去看樓。

    醫院附近的空房不是很多,房屋中介帶著她們看了幾間,凌莉都不是太滿意,不是嫌樓太老了就是樓層不好,要么就是嫌周圍的環境復雜不好,一直看到介紹的最后一家。

    諾瀾問道:“看了幾家,媽咪,得得地,你們覺得哪間最合適啊?”

    “就這間。”

    “我也覺得這間好。”

    看到兩人都中意這間,諾瀾好奇的問道:“為什么是這間?”

    凌莉說道:“吶,這個樓盤才建了不到五年,像電梯之類的公共設施都還很新,舒適又安全。”

    唐志安說道:“這間房在十六層,不是太高也不是太矮,而且大小適中,一個人住不嫌大,兩個住也不嫌擠。這樣有時候莉姨要是想來陪你,也完全沒問題。”

    凌莉接著說道:“而且隔壁住的也是醫院的醫生,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應該會有共同話題,不用擔心鄰里關系。”

    唐志安說道:“從這里去醫院開車要不了十分鐘,走路也能在半小時內到達,遠近距離很好。”

    “哇,這么快你們就打聽了這么多消息!”諾瀾說道:“不過我也覺得這間不錯,前房主品味不錯,裝修風格我也喜歡,不用翻新整改,只要添置一些小件家具就可以快速入住。決定了,就這間。得得地,幫我問問房主賣不賣?”

    唐志安問道:“干嘛要買,短期住的話租下來豈不是更劃算?”

    諾瀾說道:“現在還不知道要住多久?而且就算自己不住以后也可以拿來出租或者再賣掉,就當投資了。”

    凌莉說道:“我覺得可以,這些年房價一直在漲,如果價錢合適,當然是買下來更好。”

    凌莉當然贊同買樓啦,沒見她當了唐記的會記兼大總管這些年,一有錢就買鋪收租,說明在她的觀念里,買鋪收租就是最好的投資。

    要不是有她,唐記也不會有現在這三十一鋪面六個億的身家。

    唐志安說道:“啊,你們不愧是母女啊,一樣的這么有經濟頭腦。”

    “那還用說。”

    “ok!”唐志安打了一個響指,去找中介談價格的問題。不要以為男人就不會砍價,在這一方面,唐志安的天賦比諾瀾強,而且相當的有經驗,交給他去談,諾瀾很放心,只需要準備好錢等著簽合同就行了。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