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豪門婚寵:獸性老公夜夜撩 > 第3548章 自己撞上門的,別怪她惡毒!

第3548章 自己撞上門的,別怪她惡毒!

    蔓蔓眼眸一陣顫抖,她跌坐在背后椅子上。

    “所以,慕容景煥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她猛地抬頭,詢問。

    李郁朧皺眉,“他對于我而言,是個惡魔。對于你而言……這么說吧,他沒有成殘疾,沒有斷掉手臂之前,的確是個癡情種,那時候他精神正常,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心里直裝著一個女人,他深愛的女人,而那個人,就是你。”

    這話,讓蔓蔓震撼。

    “但,如今他斷臂成了個殘疾,慕容劭,也就是他大哥,我丈夫死了后,他精神狀況也不太好,之前干出當眾殺人的事情,之后入了監獄,據說精神情況更加糟糕……”

    李郁朧聳聳肩膀,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太多事情。

    “所以,他還是個瘋子。”

    蔓蔓咬唇道。

    李郁朧僵住,“或許吧。”

    蔓蔓垂下頭,呢喃道,“不瞞你說,我看過視頻了。”

    “什么視頻?”李郁朧詫異。

    蔓蔓咬唇,“當時舉辦葬禮的時候,拍了視頻,我找到了視頻,看過了。當時慕容景煥殺人的模樣,的確很可怖,他在葬禮靈堂前面對著那些來祭奠他大哥的人發瘋的樣子,的確讓人害怕。我還做了噩夢……”

    李郁朧沒想到還有這個事。

    她有些發愣。

    更衣室內死寂了半晌。

    李郁朧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從包里掏出手機,看到上面有保鏢在詢問情況。

    “大少夫人,您和蔓蔓小姐換好衣服了嗎?婚紗場館的人準備進去,我們攔著的。”

    李郁朧立刻撥了電話回去,“讓婚紗館的人別進來,我這邊和蔓蔓小姐還有點事,更衣室方圓五百米不能有人。”

    “是!”保鏢立刻應答道。

    掛斷電話,李郁朧看向蔓蔓。

    “我們該出去了,換婚紗吧。我警告你,不能撕扯婚紗了,否則不是賠償的問題,而是會隨便給你塞一個臨時的婚紗,效果會很差。不管婚紗如何,你都要出現在婚禮現場的,明白吧?撕扯壞了婚紗,只會給你自己惹來更大的麻煩。”

    這時,蔓蔓忽然抬頭,還一把拽住了李郁朧的袖子,“大少夫人,你幫幫我吧,我要逃婚,我要離開這里……我不要嫁給慕容景煥……”

    李郁朧驚呆了。

    “所以,你思考了這么久,這就是你最終的答案。”她好奇,眼神復雜。

    蔓蔓堅決的點頭,眼里帶著倔強,“是,我不想做噩夢,不想和我恐懼的男人共處一室,更不想和他建立婚姻關系,所以,我要逃婚。求你,幫我。”

    李郁朧咬牙,“如果被發現,我就完了。”

    “如果我被抓回去,我一定不會供出你,我會攬下所有責任,拜托你,我保證,用我的生命保證,不會說出你的。”

    她淚眼朦朧。

    望見她眼里的淚,李郁朧眸底席卷灰暗的復雜。

    她好心好意,要勸慰她。

    沒想到,最終……

    蔓蔓還是給出了這個答案。

    她還是要逃婚。

    心里的惡魔緩緩探出頭來,李郁朧忽然意識到,這真是一次絕佳的好機會,不是她控制蔓蔓,故意欺騙她的,而是蔓蔓自己求著她要離開的。

    所以……

    怪不了她了。

    心頭冷笑一聲。

    李郁朧暗暗下定了某種決心。

    慕容景煥,哪怕你對這個女人矢志不渝,可她還是因為恐懼要離開你,這就是你的命!

    “好啊,我幫你。但,記住你的承諾,不能對任何人泄露,若被抓回來了,不準說出我的名字,否則,我會讓你血債血償。”

    李郁朧沉沉威脅到。

    蔓蔓眼睛霍然一亮,她一把抹去眼淚,“好,多謝你,大少夫人。我會感激你一輩子的。”

    感激我一輩子?

    最好是這樣。

    李郁朧沖她,露出一個有些薄涼的復雜笑容。

    五分鐘后,婚紗館工作人員,看到一臉笑意,走出來的蔓蔓和李郁朧。

    兩人手挽著手。

    蔓蔓小姐眉宇之間也帶著淡淡的歡喜,沒有絲毫之前的沉悶。

    領班詫異了一瞬,忙上前,“大少夫人,設計師回話,說之后會親自上門致歉,另外,也給了解決方案,會在婚紗領口這個位置增加一點薄紗,這樣,就看不出來了。”

    “好。”李郁朧點點頭,“到時候,詳細圖紙給我,另外,抓緊時間修改,不能再出任何紕漏。”

    領班大概是沒想到大少夫人這次竟然會這么好說話,忙欣喜點頭,“是,您放心,我會親自把關任何一個細節,這一次,絕對不會出任何紕漏。”

    “好。”李郁朧點點頭,“我們等結果。”

    領班送著兩人出去,大大的松了口氣。

    回到小樓里,蔓蔓一反常態的露出笑容。

    女傭看著她臉色不太對,心情愈加沉重。

    她想到,剛才是李郁朧親自護送蔓蔓小姐回來的,而且李郁朧臉上也掛著淡淡的笑容,那眼神卻實在復雜。

    女傭敏銳猜測到,李郁朧恐怕又要助攻蔓蔓逃婚一事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傍晚,蔓蔓就開始收拾行李。

    她知道,當日肯定帶不走什么。

    她便將要緊的證件貼身藏著,又帶著一點現金,其余的什么都不準備帶。

    免得引起人懷疑。

    年關將近。

    婚禮也一晃眼倒計時兩天。

    蔓蔓等的很辛苦,很著急。

    她盼著李郁朧早點出方案,可她暗暗去見她,得到的消息,不是李郁朧外出辦事,就是李郁朧去了主屋。

    她心里無比慌亂。

    直到,李郁朧下午突然上門。

    “這是當天你需要佩戴的配飾,提前拿過來,屆時,造型師會上門,給你化妝。對了,這些配飾用完后就屬于你了,你自己放好,每一樣都價值至少六位數,這寶石耳墜,價值七位數的。”

    李郁朧就在客廳將東西交給了她。

    蔓蔓接過,眼神期望的看向她。

    李郁朧卻松開了手,起身,“好了,其余沒什么了,我先走了,婚禮很快舉辦,你自己好好休息,父親說了,到時候你可是慕容家的顏面。”

    蔓蔓眼里的期盼光芒熄滅了,“是,我知道了。”她失落道。

U赢电竞 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