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428章 觀復(339)還是櫻桃好吃

第1428章 觀復(339)還是櫻桃好吃

    阿玉像是感覺到了江月心的目光,他抬起頭來,又換上了慣常的那副笑臉,道:“這下明白什么是近鄉情更怯了吧?”

    江月心看著強撐笑臉的阿玉,道:“你違逆了你的朋友的囑托。”

    “是的,他最后的叮囑,我還是沒聽……不僅沒聽他的話,我還自作主張……”阿玉說道,“就連他去世之后能形成云孤,也還是由我一手促成。”

    “啊?”江月心將眼睛瞪的更大了,“原來他的云孤……竟然是你刻意造出的?”云孤這種情況,雖然在自然界中不算是孤例,但畢竟也不什么常見的情形,其形成所要求的各方面條件極為苛刻,因此能形成云孤的,完全可以用“巧合”來形容。

    可阿玉這位故人的云孤,卻非“巧合”,而是“人為”?

    阿玉將江月心的驚詫看在眼里:“我那時剛剛接觸修習一道,還沒有太多的真氣……但是,我身體里帶著的那種怪異力量,卻極為接近真氣。那時我那至交身受重創,我無奈之下就將自己剛剛恢復而來的怪異力量通過鮮血灌輸給他……雖然最終還是沒能挽救他的性命,但是那種力量也或多或少地留存了一些在他的身體里。”

    阿玉略微喘了口氣,道:“那時我完全沒有想到云孤這種可能。直到多年以后,我在修習一道上見識的廣了些,這才漸漸了解,如果在當時那種極端狀況下,也就是在人將死未死之時,若是能大量且迅速地灌以真氣靈息,則是有可能形成云孤的。我立馬便想到了我那至交,所以便試著去尋了尋,沒想到,還真的找到了!所以我才開始了對他云孤的收集,頓時感覺人生都有了目標……”

    “我實在是太任性了,是不是?”說到這里,阿玉斂了笑容,道,“可是,我實在是太想念他,想跟他見面,想跟他說說話……”

    “但也害怕他會因為你的任性而不原諒你?”江月心道。

    “嗯。”阿玉老實承認了,“小清身體里的這塊云孤擁有他的核心信息,如果覺醒了,是完全可以通過小清的嘴,來跟我說說話的,以我那至交本人的身份……所以我才忍不住的想要喚醒他……可是心里卻又著實擔心覺醒后的他完全不贊成我的做法,甚至還會生我的氣……”

    江月心嘆道:“自打認識你,我還從沒見過你現在這般惴惴不安呢……那個人,在你心里真的就如此重要?”

    “嗯。”阿玉輕輕應了一聲,沒再多說什么。

    江月心低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道:“說了半天,卻還不知你那位故人的名字?我依稀記得你只提到過,他姓蕭?”

    “嗯,是姓蕭不錯,”阿玉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頭,“他的名字……抱歉,我不能……”

    阿玉越是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說,江月心就越是好奇想知道。水人正要追問,忽聽在他們身后“轟隆”一聲巨響,簡直天塌地陷一般,江月心和阿玉俱是一驚。

    阿玉立馬心揪了起來,也顧不上仔細辨別,轉身就跑,急急叫道:“小清!”

    江月心不由也跟著跑了幾步,卻馬上又停了下來。因為跑在前頭的阿玉此時也站住了腳。

    只見阿玉最擔心的小清仍舊好端端站在不遠處,不過在他身前突然塌陷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濃濃的煙塵雪沫從坑里騰了起來,頗有些嗆人。海馬白義用自己的身子護著小清,倒是叫他一點兒煙兒也沒嗆到。

    阿玉定了定神,走到小清和白義跟前,道:“這是怎么了?”

    小清不知是被嚇到了,還是說他干脆就不想理阿玉,反正這小朋友仍舊繃著小臉,盯著面前塌出的大坑一動不動。

    白義看見阿玉,倒是很高興的樣子,四蹄兒跟裝了彈簧似的,蹦著就過來了,腦袋在阿玉身上蹭了幾蹭。

    “啊……原來是這樣啊……”阿玉拍拍白義的腦袋,笑道,“辛苦你啦……”

    “白義說什么了?”江月心也走到近旁,問道。水人知道,白義是神獸,和人溝通無需言語,只需心靈相通即可。

    “白義說,”阿玉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哭笑不得的樣子,“小清和它玩尋寶游戲,比比看誰能尋到更多的寶貝……小清撿了好多奇形怪狀的石頭以及帶花紋的青銅鐵片什么的,白義不甘示弱,也是到處去尋,尋來尋去,終于叫它發現這一處的地下埋著個大寶貝,所以它便用蹄子踏開,使那寶貝露了出來……”

    “原來那坑是白義搞出來的啊!”江月心忍不住笑道,“這神獸跟著你久了,是愈發的像你了。”

    “像我什么?”阿玉問道。

    “著三不著兩啊!”江月心道。

    “咳……”阿玉笑了笑,卻見白義咬了咬他的袖子,輕輕嘶鳴著,像是有話說的樣子。阿玉愛憐地拍拍白義的腦袋,道:“對,你厲害,你最厲害了……當然是你贏了……”

    江月心笑著搖搖頭,走到被白義踏開的大坑旁邊,往里瞧去。

    坑里果然有物件兒。

    只見那只土坑大約深有五六丈,寬逾兩三丈,真不知道白義這一蹄子用了多大的勁兒。這坑雖然大,可是卻被坑里的那件東西給填的滿滿的,似乎這坑就是為了埋那東西才挖出來的。

    坑里只有一個物件兒,那是一只巨大的丹鼎。

    那丹鼎應該是由青銅鑄成的,大約是因為這鎖乾山山頂較為寒冷的緣故,丹鼎被埋入凍土中,卻是得以較好地封存了,以至于這丹鼎幾乎沒怎么被銹蝕,大體還能看出吉金的燦爛顏色來。

    這丹鼎上刻滿了紋路圖案,不過,江月心看了半晌也看不出那些圖案究竟是什么意思。一者是因為紋路圖案太過古奧難解,二者則是因為圖案并不完整,缺失太多,便不能完全解讀。因為這丹鼎本身就已經不是完整的了。

    丹鼎雖然沒有被銹蝕,但很多地方已經破出了大洞,或者塌陷扁凹了進去看樣子,應該是被填埋進地下之時,就已經有了破損。

    江月心想起阿玉剛才所講述的往事,不由心中一動,向阿玉問道:“這個丹鼎,摸不就是你說的那個?”

    阿玉和白義也走到了坑邊,他往里張望了一眼,卻很快轉開了眼睛,就好像丹鼎上有毒,盯久了會傷他眼睛似的。

    阿玉扭過了臉,言簡意賅道:“對。”

    “那……”江月心又問,“是你埋在這里的?”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