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02 你想活著嗎?

C0002 你想活著嗎?

    折疊工作室樓下。

    蘇月靈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她盯著許哲,但許哲無動于衷,甚至眼神都沒有任何波動,這種冷漠的態度讓蘇月靈的心沉了下去。

    她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幕又一幕她和許哲曾經的甜蜜畫面,但許哲用冷漠的態度將回憶擊碎。

    “我手里還有一個案子,先去忙了。”許哲冷淡的說了一句,隨后轉身上樓,根本沒有多看一眼正在流淚的蘇月靈。

    蘇月靈呆呆的看著許哲的背影,她突然覺得許哲好陌生,曾經的許哲絕對不會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流淚而無動于衷。

    “許哲”蘇月靈對著許哲的背影大喊,她希望挽回許哲。

    然而許哲如同沒有聽見一樣,他的腳步都沒有停頓一下徑直上樓。

    “許哲,你這個混蛋!”蘇月靈大罵了一聲,她咬了咬牙,最終轉身離開。

    折疊工作室在沿街二樓,當許哲走進折疊工作室關上了房門,他冷漠的表情轟然崩塌,眼淚不由自主的流出來,他背靠在門上緩緩的蹲下。

    “對不起”許哲低聲自語。

    他知道他剛剛傷害了蘇月靈,但那已經是最好的方法,他將自己表現得很渣男,從而營造出自己對不起蘇月靈,讓蘇月靈放下他。

    畢竟長痛不如短痛。

    如果將真實情況告訴蘇月靈,無非就是讓蘇月靈也跟著一起痛苦而已。

    “如果有來世,我唉!”許哲不相信什么來世。

    只可惜,今生他已經沒有機會。

    靠著門頹廢了接近半小時,許哲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等待對方接聽之后,許哲先一步開口,“強子,晚上陪我喝酒。”

    “啊?”李強愣了一下,“什么鬼?”

    “我和月靈分手了。”許哲回應。

    “哪里喝酒,什么時候?”李強詢問。

    “就樓下吧,你什么時候下班?”許哲反問。

    李強稍微停頓了一下,才回應道,“我們這邊有個大案子,我盡量爭取六點鐘準時下班。對了,要不要叫上浩子?”

    “不了,我有點事情給你說。”許哲拒絕。

    劉浩也是許哲的朋友,但雙方的關系沒有他和李強那么鐵。

    “行!”李強回應。

    結束通話后,許哲收拾了一下心情,他打量著不足十平方米的折疊工作室,眼中閃過一抹不舍。

    原本這里應該是他的事業起點,他的夢想開端,現在一切都化作了泡影。

    許哲坐回辦公桌后面,他拿起婚姻調查案的資料,這一份委托調查足足有三萬塊的傭金,委托方要求調查丈夫出軌證據,從而爭取分得更多的財產。

    這一個案子已經處理了一小半,許哲之前通過公共交通安全監控系統發現了男方的行蹤,還調查到了對應的開房記錄,只需要找一個時間帶著委托方親自上門抓奸便可以完成委托。

    只是因為檢查癌癥的事情耽擱。

    許哲又監控了一番男方的信息,沒有什么發現之后,他收拾了一下東西準備開車回家。

    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他和李強約好了喝酒。

    臨近六點。

    許哲家里一個人也沒有,他父母不在雙城工作,妹妹也在外地讀大學,他現在是本土孤兒狀態。

    許哲打量著這個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雖然只有八十多平方,但承載著許哲太多的記憶,如今要離開這個家,許哲心中充滿了不舍。

    在許哲懷念和感嘆的時候,李強的電話撥打了進來。

    “阿哲,我到了,你人呢?”李強詢問。

    許哲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是六點一刻,他回應道,“我馬上下來。”

    “行,我叫老周搞兩個大菜,你快點下來,我們開整!”李強說完之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數分鐘后,許哲來到樓下的江湖菜館,李強穿著便衣,他主動招呼道,“這邊!”

    許哲走過去坐到對面,他隨口問道,“你還先回家了一趟?”

    李強搖頭,“最近有案子,不用穿警服。”

    李強是警察,他的案子和許哲的案子不一樣,許哲沒有刑事案件偵查權。

    “對了,你和蘇月靈怎么分手了,你們不是好得很嗎,上次聽你說都要結婚的那種,怎么突然就變了?”李強詢問。

    許哲沒有回答這一個問題,他用一種追憶的語氣說道,“強子啊,我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李強愣了一下,“穿開襠褲就認識了吧?”

    兩家人從小就住在一個社區,許哲和李強兩人真的是穿開襠褲就認識,兩人從小就是好朋友,這樣的關系一直維系到現在。

    “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看《天龍八部》的事情嗎?”許哲又詢問。

    “記得啊,當時你非要買鹵雞,還要用棍子串起來烤,說是學習喬峰,然后差點燒了后山坡,我們兩個被打得很慘好吧!”李強笑罵。

    “那你還記得我們結拜過嗎?”許哲再次問道。

    李強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他很了解許哲,“阿哲,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許哲端起一杯啤酒,李強舉杯和許哲碰了一下,兩人一口飲盡,許哲才說道,“我今天拿到了復診報告,肝癌晚期,如果幸運一點,老天爺賞臉,大概還有半年的時間。”

    “砰~”

    李強手中尚未放下的玻璃酒杯跌落在木桌上,他怔怔的看著許哲,沒有詢問真假,他知道許哲不開這種玩笑。

    “強子,我走后,我爸媽,還有妹妹,你就看著點。我唉!”許哲嘆了一口氣,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來,今天陪我不醉不歸。”

    李強沉默的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他一口飲盡后,鄭重的說道,“你放心,阿哲,我們小時候結拜就說了,你爸媽就是我爸媽,你妹妹就是我妹妹!”

    “謝了!”許哲應了一聲。

    “我們是兄弟。”李強也應了一聲。

    兩人從六點多鐘一直喝到接近深夜十一點,許哲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他躺在沙發上,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孤寂的感覺。

    如果沒有意外,他走的時候也會孤零零的吧?

    “你想活著嗎?”許哲聽見了一句詢問。

    醉醺醺狀態的許哲也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勁,他隨口回應道,“如果可以活著,當然是活著更好!”

    “如你所愿!”那一道聲音回應。

    青幕山說

    作者君:戰士沒了,存稿10萬+字數,作者君比你們更崩潰,別說了,一把眼淚

    另外,作者君很不容易,求求大佬們不要搞我了,跪謝了癌癥晚期怎么辦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 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