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38 突然來的線索

c0038 突然來的線索

    折疊工作室。

    深夜十點半,北愉區警察局刑事調查科第二組的劉宇羅列出了利弊,然后等待許哲的回答。

    劉宇相信許哲一定會答應!

    事實上也差不多。

    但許哲答應的理由和劉宇猜測的理由完全不一樣。

    這一次付義風車禍案件,許哲才是幕后黑手!

    劉宇直接將許哲摘除在外,許哲還有理由拒絕劉宇嗎?

    “你發現了什么關鍵線索?”許哲試探詢問。

    劉宇沒有說出線索,他反問道,“所以我們合作?”

    在許哲回答之前,劉宇繼續說道,“我也知道許偵探的折疊工作室正在和我們局里討論成為警民共建單位。但基于現在的情況,我認為這一件事情應該會擱置下來。不過我還是相信許偵探,我愿意和許偵探合作。”

    “既然劉警官都如此說了,如果再拒絕,未免太不識好歹。”許哲回應。

    劉宇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許哲和劉宇握手,“合作愉快。”

    雙方松手之后,劉宇第一時間說明起來,“這一次付義風的案件里面,我偶然發現了一個意外的線索。付義風是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導師,我特別調查了他的學員,然后發現一個叫曹康的學生有大問題。”

    “什么大問題?”許哲追問。

    “這一名叫曹康的學生,最近的經濟情況突然變得非常好,但我調查了曹康的身份信息,他來自雙城的麗山區,家庭條件只能說一般。”劉宇說明著情況。

    “綜合我們獲得的消息,如果付義風是甜橙案件的幕后黑手,那曹康有可能是從犯,現在付義風被謀殺,我有理由懷疑是因為分贓不均產生的仇恨!”劉宇說明著線索和情況。

    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如果沒有意外,這個曹康絕對就是那一個負責運送貨物的司機。

    ‘原來是付義風的學生,這個家伙一直隱藏在雙安城市管理學院,難怪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生活軌跡和行蹤軌跡。’許哲心中暗自想著。

    ‘我早該想到的!’許哲無聲感嘆,他之前一直沒有發現運貨的司機,還以為運貨的司機是善于隱藏的高手。

    結果誰知道是這樣的答案?

    不得不說人非圣賢,誰能百密而無一疏。

    哪怕許哲是私家偵探,在專業技能方面已經很強力,但終究也有考慮不周到的時候。

    “既然你已經確定了曹康有問題,為什么不直接調查曹康?”許哲試探的反問。

    劉宇回應,“其實我們正在調查曹康,但目前沒有發現其他的問題,僅僅只發現曹康的經濟情況突然變得很好。然而只有這一點問題,我們無法對曹康做什么,反而會打草驚蛇。”

    “所以需要我調查?”許哲接話。

    “是的。我知道許偵探很有能力,我希望許偵探可以將曹康的相關信息全部都調查出來,最好是找到關鍵證據。當然,我們警方也會同步調查。”劉宇回應。

    許哲考慮了數秒鐘,他在分析這一件事情究竟是真的有問題呢,還是警方在給他設局。

    如果是設局,那說明警方對他已經是高度懷疑!

    不過許哲更傾向于相信劉宇,因為許哲完全清除了自己在付義風車禍案件中的相關證據,即便警方懷疑也沒有用,找不到證據的事情還能怎么辦?

    涼拌唄!

    “嗯,我會盡力調查曹康的事情。”許哲承諾。

    劉宇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他對許哲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大概是因為許哲在極短時間內解決了方暮云綁架案件的事情吧!

    “對了,許偵探,其實你也可以和我們刑事調查科建立如同緝毒科一樣的關系。”劉宇試探的說著。

    許哲沒有立刻答應,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熱情,僅僅淡定的回應,“以后再說吧!”

    劉宇笑著點頭,他相信經過付義風車禍案件之后,他們刑事調查科和許哲的關系肯定會更進一步,以后再談合作的事情就簡單了吧?

    “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許偵探的調查工作,這是我的名片,如果許偵探調查到了什么證據,還請第一時間告訴我。”劉宇取出一張名片遞給許哲。

    許哲接了過來,順便還了一張名片回去,“好的,劉警官,如果查到了證據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當劉宇離開之后,許哲立刻調動大型服務器開始檢索曹康的相關信息,包括生活軌跡,通訊記錄,消費記錄等等。

    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安全監控系統比較全面,特別是教學區域的監控系統,幾乎實現了完全覆蓋。

    通過這些監控系統,大型服務器快速的分析繪制曹康的生活軌跡,同時按照時間軸羅列對應的生活軌跡事件。

    許哲親自進入移動通訊服務商的內部網絡查看曹康的通訊記錄,雖然許哲百分之百肯定曹康和付義風還有另外的通訊號碼,但萬一慣性思維使用了他們的真實常用號碼呢?

    曹康和付義風是師生關系,即便有電話聯系也正常,所以許哲才會花費心思調查通訊記錄,萬一他們兩人就疏忽大意了呢?

    如同許哲猜測的一樣,他果然在曹康的通訊記錄中找到了和付義風的聯系!

    最近一次聯系通話就在今天!

    具體時間是今天中午十二點十三分,放學之后的休息時間。

    許哲直接從通訊服務商的內部網絡中將通話記錄提取出來,然后在本地服務器播放通話記錄。

    ……

    “付老師,你在吃飯嗎?”曹康先一步詢問。

    “是的。”付義風回應,“曹同學,你又有學習上的問題要請教嗎?”

    “是的,付老師,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曹康反問。

    “最近暫時沒有時間。近段時間老師比較忙,等有時間的時候,我會主動聯系你。”付義風回應。

    ……

    許哲聽著這樣的對話,他才不相信是曹康要問學習上的問題,明顯是兩人在說黑話,極有可能是在詢問送貨時間的問題。

    從兩者的對話之中,許哲還分析出來另外一個問題。

    曹康不是核心人員,因為他不知道家興路1022號的制造點被搗毀,最近根本不需要運貨的情況。

    ‘有點意思!’許哲暗語。

    那曹康知不知道付義風讓他運送的是甜橙呢,又知不知道甜橙是違禁致幻類型藥品?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