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40 免費勞動力?

c0040 免費勞動力?

    臨近中午十二點。

    許哲分析了一上午安卓手機中的語音助手,最后頹然的放棄繼續分析研究。

    因為手機廠商的語音助手全部是假的人工智能系統!

    這些語音助手全部是披著人工智能系統的外皮,實際上接入了云數據庫,通過云數據反饋信息,從而判斷用戶的需求。

    ‘果然偷懶是不行的。’許哲暗自苦笑。

    手機廠商可以搞云數據庫,因為手機廠商的用戶數量巨大,通過大數據分析之后,語音助手可以做得真的像人工智能系統。

    許哲沒有手機廠商的條件,不可能獲得大數據支持。

    除非許哲開發第三方語音助手,再想辦法破解手機廠商的系統,還要讓第三方語音助手做到比手機廠商的優秀,才有可能讓用戶接受。

    但這么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除非許哲有毛病,要不然為什么去做?

    “咚咚咚~”

    一陣敲門傳來。

    許哲看向工作室門口,劉宇拎著一個外賣包裝袋走進來,他自來熟的走到沙發會客區,將外賣包裝放在了茶幾上。

    “許偵探,還沒吃飯吧?”劉宇招呼道,“我帶了一些缽缽雞過來,我們討論討論付義風的案件。”

    許哲笑著道,“讓劉警官破費了!”

    “缽缽雞能有幾個錢?”劉宇將缽缽雞取出來,又取出兩盒白米飯,以及餐具。“對了,許偵探,你如何看付義風的案件?”

    許哲不客氣的坐在劉宇的對面,他一邊打開餐具和白米飯,一邊回應道,“你要聽真話呢,還是隨便說說?”

    “哈哈,你這個問題我怎么回答?”劉宇開玩笑道,“我兩種答案都想聽聽。”

    許哲夾起一片毛肚,先吃了之后,才回應道,“如果是隨便說說呢,我會說這個案子你們警方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我沒有繼續調查。”

    “那真話呢?”劉宇也吃了起來。

    許哲又挑了一個無骨鳳爪,吃了之后才回應,“真話呢,我覺得這一個案件進入了死胡同。”

    “噢?”劉宇感興趣的詢問,“死胡同是什么情況?”

    “昨天晚上我回家熬夜調查了一番這個案件,根據我的調查,我覺得曹康可能牽連進入甜橙案件,他有可能是甜橙案件的貨運人員,但要說曹康謀殺付義風,我覺得不太可能!”許哲說明道。

    劉宇微微點頭。

    “但是曹康的嫌疑被排除之后,我回過頭分析付義風的案件,發現了一個大問題!”許哲停了下來,他吐槽道,“劉警官,你請我吃飯呢,你一個勁吃,我一個勁說?”

    劉宇也不在意許哲的吐槽,這種吐槽反而是拉近距離的感覺。

    “你發現了什么大問題?”劉宇詢問。

    許哲先吃了幾口缽缽雞,才回應道,“我這邊發現與付義風有關系的一部分安全監控系統存在問題,有一部分安全監控記錄像是虛構的,另外有一部分監控記錄憑空消失,而且被人反復寫入又刪除,從而杜絕了恢復數據的可能性。”

    許哲補充說明道,“這種反常的情況,難道不是隱藏了一個幕后黑手嗎?”

    “你確定?”劉宇放下筷子。

    “我確定的。我們折疊工作室合作的技術群體很厲害,只要給我反饋的信息,從來沒有出過錯。”許哲肯定的回應。

    劉宇看著許哲,他沒有追問折疊工作室合作的技術群體是什么情況,這種模糊不清的說法,擺明了就是在敷衍。

    雙方是合作關系,他也相信許哲,自然不會追問這些事情。

    “我馬上安排人調查一下。我們開始都沒有調查到這一條線索。”劉宇回應。

    警方沒有調查到,那是因為付義風的生活軌跡高度重復化,許哲將付義風相似的生活軌跡代替了昨天發生意外時候被刪除的時間節點。

    現在許哲主動坦白出來,并非許哲要自首,而是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再說了,這些信息說出來也不會關聯到許哲的身上,最多就是成為疑案。

    警方對待疑案的處理方式是降低調查資源,除非有新的證據出現,要不然就是降低調查的資源。

    畢竟警方需要處理的案件太多了,每一年都有各種各樣的疑難雜案,總不能一個案件無法偵破,便無休無止的投入資源吧?

    如果針對疑難雜案投入太多的警力資源,警方要不要處理其他案件?

    劉宇吩咐下去之后,再次看向許哲,他發出邀請道,“許偵探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警方?”

    “我倒是有興趣,但我這個人自由慣了,受不得條條框框的約束。”許哲委婉的拒絕。

    劉宇沒有再提這一件事情。

    兩人閑聊著吃完了缽缽雞,許哲隨口說道,“這一家缽缽雞不錯嘛!”

    劉宇介紹道,“老板是蓉城那邊過來發展的,屬于榕城原汁原味的地道缽缽雞。對了,許偵探,我們刑事調查科還有一個案子需要你幫幫忙。”劉宇從隨身挎包中取出了一個檔案文件袋。

    許哲沒有接手的意思,“劉警官是想以私人身份委托我調查案件嗎?”

    許哲是私家偵探,只有民事調查權,沒有刑事偵查權,他不知道是劉宇在故意試探他呢,還是真的希望他幫忙。

    劉宇將檔案文件袋放在茶幾上,他開口道,“許偵探聽過巴玉博物館嗎?”

    在許哲回答之前,劉宇繼續說道,“巴玉博物館丟失了鎮館之寶,一個三千年前的黑陶小碗,大約價值兩千萬左右。”

    劉宇再次補充,“經濟價值是其次的,關鍵是文化價值。它是我們雙城古文化的重要歷史見證。所以巴玉博物館開出了100萬的懸賞,邀請所有力量調查這一件事情。”

    許哲興趣缺缺的回應,“既然劉警官知道方暮云綁架案件的一些情況,那劉警官應該知道我對懸賞沒有興趣。”

    劉宇愣了一下,他確實知道許哲在方暮云綁架案件中獲得了超過千萬的收益,但還有人嫌錢多嗎?

    “這個”劉宇一時語塞。

    許哲看著語塞的劉宇,他心中暗笑,這個劉宇似乎把他當成了免費勞動力?

    “如果竊取巴玉博物館的嫌疑人是黑鴉呢?”劉宇補充說明,“對了,許偵探的女朋友已經加入我們,目前也在追蹤這一個案件。”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电竞| JBO体育| 竞博| JBO官网| JBO|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 JBO|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