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45 超過三十六小時

c0045 超過三十六小時

    傍晚五點剛過。

    通過大數據篩選,許哲找到了黑鴉的手機號碼,這一個手機號碼的身份不是黑鴉的,也不是‘鄭濤’的,而是一個叫做‘唐月梅’的人注冊的。

    這明顯是身份盜用!

    當身份證丟失的時候,哪怕進行了身份證掛失處理,但丟失的身份證依舊可以使用。

    這樣的身份證可以用來注冊電話號碼,從而繞過實名制電話號碼被鎖定身份的法律規定。

    雖然通過電話號碼沒有查到黑鴉的真實身份,但拿到了黑鴉使用的電話號碼已經可以定位黑鴉的位置。

    許哲在移動通訊服務商的基站網絡里面搜索信息,利用基站網絡三角定位的方式確定了黑鴉在北云山里面。

    ‘這一次應該是真的了吧?’許哲暗自思考,‘黑鴉這個家伙躲在北云山,莫非是準備交易黑陶小碗?’

    目前只有這一個動機支持黑鴉前往北云山!

    反正許哲只能想到這一個動機。

    要不然黑鴉為什么前往北云山?

    僅僅是躲避安全監控系統?

    許哲不這么認為!

    許哲持續檢索著黑鴉的電話信號,以黑鴉的信號所在地為中心,檢索這個區域所有的手機號碼,然后和歷史記錄對比。

    只要是在黑鴉之后抵達對應區域的電話號碼,許哲就會查詢對方的身份信息,然后再檢索對應的生活軌跡和行蹤軌跡。

    綜合查詢對方是否有問題!

    大數據時代,一丁點信息就可以查到很多關聯信息,然后徹底暴露所有秘密。

    ‘如果黑鴉在北云山等待買家,那買家肯定就會進入黑鴉所在的通訊網絡覆蓋區域。’許哲耐心的檢索著黑鴉所在的區域的基站網絡接入信息。

    然而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許哲依舊沒有任何可疑的信息!

    ‘莫非我猜錯了?’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

    北愉區,警察局。

    雙城特警CSP的獨立辦公室里面,CSP第一小隊的隊長莊義華,還有指揮人員卓佳雨正在秘密交流著。

    “老卓,技術科鎖定黑鴉的位置了嗎?”莊義華詢問。

    卓佳雨今年才三十歲,她和莊義華是同學,兩人都是單身,還有一點點小曖昧關系。

    “莊義華,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叫我老卓,我就翻臉不認人了,我現在是你的上級!”卓佳雨瞪著莊義華。

    莊義華訕笑著撓頭,“好吧,好吧,記住了!對了,老卓,技術科那邊究竟有沒有查到黑鴉?”

    卓佳雨無奈的看著莊義華,她忽略了莊義華的稱呼,回應道,“技術科已經調查到了一些信息,黑鴉使用化名【鄭濤】在豪門酒店登記入住,但經過我們的調查發現是緩兵之計。”

    “所以還是沒有發現黑鴉的蹤跡?”莊義華微微皺眉。

    “正在調查中,這一次黑鴉進入雙城就是最大的錯誤,我們肯定會把黑鴉留下來。”卓佳雨信誓旦旦的說著,“對了,你套路的那個私家偵探有什么進展?”

    “你不要小看那個私家偵探,這個人有真本事,他解決了方暮云綁架案,而且速度非常快。”莊義華介紹道。

    “我和刑事調查科那邊的劉宇聯合起來套路他,希望他給我們帶來一個好消息。這一次黑陶小碗失竊案件,我總覺得很奇怪。”莊義華面露遲疑的說著。

    卓佳雨附議的回應,“是的,我也覺得奇怪。按照黑鴉曾經的案例分析,黑陶小碗不可能是黑鴉的目標。畢竟黑陶小碗太小眾了,對外出售的難度太高,幾乎沒有海外市場。”

    各種被盜竊的歷史文物,絕大多數都會流向海外。

    但古代巴國黑陶小碗這種東西又不是什么官窯名瓷,海外市場相當有限,屬于非常小眾的東西。

    這種東西與黑鴉的歷史案例根本不匹配!

    “是的,這就是最大的疑點。所以我才希望讓那個私家偵探來調查一下。”莊義華笑著說道,“那個私家偵探的前女友是蘇月靈,我們稍微套路一下,便可以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你這個家伙!”卓佳雨白了一眼莊義華,“你要注意界限,對方只是私家偵探。”

    “放心,我心里有數。”莊義華隨口回應。

    翌日,早上七點多鐘,許哲在折疊工作室的沙發上醒來。

    昨天晚上許哲忙碌到凌晨,自然沒有回家。

    許哲先看了一下手機,他在睡覺之前設置了提醒,一旦有陌生的電話號碼接入黑鴉所在的通訊網絡,便通過手機提醒他。

    然而手機沒有提醒他,意味著沒有陌生的電話號碼接入黑鴉所在的通訊網絡。

    ‘難道我真的猜錯了?’許哲產生自我懷疑。

    許哲重新查看黑鴉的手機信號定位,順便檢索北云山所有出口的安全監控系統的視頻記錄,從而判斷黑鴉是不是把手機丟下了跑路。

    經過大型服務器的掃描分析,許哲確定黑鴉沒有離開北云山,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這個家伙的手機信號顯示他確實在北云山,但為什么沒有人來接頭呢?’許哲想不明白這件事情。

    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黑鴉所在的通訊網絡依舊沒有任何陌生號碼接入其中。

    這樣的情況讓許哲意識到問題!

    如果黑鴉是前往北云山接頭交貨的,他已經在北云山停留了超過三十六小時,按照黑鴉的警惕心,這樣的情況幾乎不可能。

    許哲立刻撥打電話聯系劉宇,等待劉宇接聽之后,許哲先一步開口,“劉警官,你在局里?”

    劉宇反問道,“調查到了黑鴉相關的線索?”

    “嗯,有一點線索。”許哲快速回應,“我剛剛調查到黑鴉在北云山的云山間農家樂附近,你們可以去找一下。”

    許哲故意隱瞞了他已經監視黑鴉長達三十六小時的情況,因為許哲還不清楚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真實情況。

    然而警方也覺得這一個案件有問題,才想著引入外部力量調查!

    雙方都覺得有問題,但雙方都沒有告訴對方。

    因為雙方沒有進行過合作,彼此之間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