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47 這踏馬太秀了吧?

c0047 這踏馬太秀了吧?

    折疊工作室。

    許哲使用小號潛伏在雙城的古玩交流群,從而探聽探聽巴玉博物館黑陶小碗的消息。

    雙城古玩交流群是企鵝群,因為企鵝群可以匿名交流。

    在匿名狀態下,雙城古玩交流群總能爆一些黑料。

    比如說曾經就爆料過挖老鼠洞的事情,然后被有心人截圖轉交給警方,最終讓警方順利抓捕了老鼠團伙。

    許哲正在查看匿名聊天,他接到了劉宇的來電,隨手滑動屏幕接聽,“劉警官,你們找到了黑鴉嗎?”

    “我們找到了黑鴉,他確實在云山間農家樂。”劉宇回應。

    許哲笑著回應,“你們應該抓住他了吧,問出了什么嗎?”

    “黑鴉死了!”劉宇回應。

    “嗯?”許哲愣了一下,“黑鴉死了?”

    “是的,黑鴉死了!”劉宇重復了一次,“按照我們的判斷,黑鴉的死亡時間至少有二十四小時,具體的死亡時間還要等待進一步確定。”

    許哲沉默下來。

    如果黑鴉的死亡時間是二十四小時以上,按照許哲這邊獲取的消息,黑鴉在云山間農家樂停留了超過三十六小時,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黑鴉在云山間停留如此之久,那是因為黑鴉已經死了!

    “如何死的?”許哲詢問。

    “暫時無法確定。我們為了保護現場,等待鑒證科的同事過來檢查,現在沒有做任何檢查。”劉宇說明道。

    “對了,許偵探,你有興趣過來看看嗎?”劉宇發出邀請。

    許哲愣了一下,“真的可以?”

    這種事情明顯不符合規矩吧!

    劉宇略微尷尬的回應,“特殊事件特殊對待嘛!許偵探的折疊工作室即將成為我們局里的警民共建單位,再加上黑鴉的案件有許偵探的參與,自然現在可以過來看一看。”

    “好的,我馬上過來。”許哲回應了一聲。

    掛斷電話之后,許哲自言自語的嘀咕,“黑鴉竟然死了!”

    黑鴉死了的問題很大!

    許哲之前懷疑這一個案件有種種疑點,他以為是警方隱瞞了信息,或者是警方想搞事情,但現在黑鴉死了之后,那說明警方也不清楚這一次案件的情況。

    如果警方真的知道,那警方根本不可能拖延到現在這個時候才找到黑鴉。

    畢竟拖延到現在的時間,隱藏的事實就是殺害黑鴉的人員有足夠的逃脫時間。

    許哲一直關注著黑鴉的手機信號定位,但許哲沒有發現陌生手機號碼進入黑鴉手機信號定位的基站網絡,這一件事情說明云山間農家樂是黑鴉與兇手約定的地方。

    兇手的反偵查能力非常強,甚至還知道一些前沿技術,所以兇手沒有攜帶手機?

    如果兇手真的沒有攜帶手機,那問題就更大了!

    接近一個小時之后,許哲抵達了案發現場。

    劉宇已經在外面等待許哲,“這邊!”

    許哲瞄了一眼,現場已經拉起了警戒線,警車來了足足八輛。

    “現在什么情況?”許哲詢問。

    劉宇撩起警戒線,他和許哲一起進入警戒線,一邊走一邊說道,“目前已經封鎖了現場,還在搜集證據。”

    “死亡時間呢?”許哲再次詢問。

    “目前現場判斷是24小時至30小時之前,更準確和具體的時間,還要等待送回局里解剖之后才知道。”劉宇沒有隱瞞。

    “死亡原因呢?”許哲又問。

    劉宇依舊沒有隱瞞,“現場結論是中毒。我們在他的手臂上發現了一個針孔,沒有其他任何的傷口,也沒有掙扎的痕跡,黑鴉似乎沒有預料到兇手要殺他。”

    “你們收集到哪些證物?”許哲追問。

    劉宇尷尬的撓頭,“除了黑鴉化名鄭濤的相關身份證件,以及部分現金,還有一部手機。”

    “沒有了?”許哲愣了一下,“注射毒藥的針筒沒有找到?”

    “沒有。”劉宇否定。

    “煙頭,腳印,頭發,皮屑,衣服纖維呢?”許哲再次追問。

    劉宇吐槽,“煙頭和腳印沒有,頭發也沒有找到,但皮屑和衣服纖維這種東西只能隨緣。”北愉區警察局的現場檢測設備哪有這么先進?

    兩人走上三樓。

    樓道中,劉宇主動給許哲介紹了莊義華和魯多多,還有錢曉峰。

    “你好,莊隊長。”許哲主動伸手。

    莊義華笑瞇瞇的和許哲握手,“你好,許偵探,久仰大名!”

    許哲敏銳的發現莊義華這一句話不是恭維,仿佛是真的久仰大名一樣。

    “這一個案件是莊隊長負責吧?”許哲明知故問。

    “還請許偵探多多照顧。”莊義華沒有否認。

    “我可以看看你們找到的證物嗎?”許哲試探的詢問。

    莊義華答應下來,“當然可以!多多,拿一雙手套給許偵探,將證物帶過來給許偵探過過目。”

    魯多多點頭,“好的。”

    不足一分鐘的時間,魯多多將收集到的證物拿過來,順便給許哲帶來一雙手套。

    許哲戴上橡膠手套,他檢查著黑鴉的錢包,這一個錢包里面有一個化名‘鄭濤’的身份證,他仔細檢查著身份證。

    “你們查過身份證了嗎?”許哲詢問。

    莊義華接話,“假的身份證,但做工不錯,居然特別添加了芯片信息,一般的賓館和網吧,甚至是交通安檢都可以通過。我們正在調查這一個身份證的來源,希望可以查到一些線索。”

    許哲微微點頭,然后翻看著錢包。

    錢包里面除了現金,豪門五星級酒店的房卡,便沒有其他的東西。

    許哲從證物保管箱里面將手機拿了出來,那是一個安卓手機,“你們解鎖過了嗎?”

    “這個手機沒有密碼,但也沒有任何信息記錄,我們沒有查到任何線索。”莊義華回應著許哲的詢問。

    許哲打開證物袋,將手機取了出來,然后查看著手機里面的內容。

    如同莊義華說的一樣,這個手機里面什么都沒有,無論是照片,還是App,亦或者是通話記錄和短信息,全部都被刪除得一干二凈。

    許哲之前就查詢過黑鴉的通話記錄,這個人沒有通話記錄,僅僅只有網絡數據使用記錄,但具體使用了什么,因為許哲沒有提前做攔截設置,自然也就不知道具體情況。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看了一下,這個農家樂有安全監控攝像頭,你們調閱了監控嗎?”許哲詢問。

    剛剛進來的時候,許哲看到了安全監控系統,如果沒有意外情況,這些安全監控系統可以拍攝到農家樂的入口全景。

    莊義華無語的回應,“我們問了農家樂的老板,他說門口的監控是假的。”

    “假的?”許哲愣住了,假的監控系統是什么意思?

    “農家樂的監控系統沒有儲存設備,相當于一個取景攝像頭,只能拍攝畫面,然后實時顯示,沒有儲存拍攝的監控視頻記錄。”莊義華詳細解釋。

    許哲無語,這種安全監控系統也太踏馬秀了吧?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