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59 講證據的!

    人總有弱點。

    每一個人都不例外,只是能否被發現而已。

    許哲發現了魯多多的弱點,魯多多現在處于絕對的被動局面。

    面對魯多多的詢問,許哲回復信息。

    ‘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如果你完成了這一件事情,你將獲得100萬元報酬,你女朋友將獲得匹配的腎源。’許哲羅列出條件。

    許哲追加發送信息,‘關于100萬元的報酬,我們將會通過合法合理的途徑轉交給你,從而確保你的職業生涯不會受到影響。’

    ‘關于你女朋友的腎源,我們可以保證她的等待預約排在最前面,我們還會主動安排人員尋找合適的腎源。’許哲補充發送信息。

    魯多多看著‘空號’發過來的信息,他的臉色變幻不定。

    如果只是100萬元報酬,魯多多想也不想就會拒絕。

    但魯多多面臨的不是100萬元報酬的考驗,而是對方以他女朋友的安全在威脅他,魯多多不敢賭,因為他輸不起。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幾率會輸,但真的輸了呢?

    ‘什么事?’魯多多回復信息反問。

    許哲通過‘空號’回復信息,‘我需要你幫忙殺死一個人。’

    ‘那不可能!’魯多多毫不猶豫的拒絕。

    魯多多是警察,他不可能因為自己的女朋友被威脅殺人,即便對方用他女朋友的健康安全在威脅。

    面對魯多多的回復,許哲沒有意外,畢竟魯多多是警察。

    ‘你不問問要殺什么人嗎?’許哲通過‘空號’發送信息。

    魯多多回復信息,‘無論是什么人都不可能,你既然知道我女朋友的情況,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警察?’

    ‘我當然知道你是警察,我還知道你是雙城特警部門的成員,屬于精英中的精英。’許哲發送信息回復。

    若非魯多多是CSP的成員,CSP的成員擁有隨時配槍的權利,許哲也不會選擇魯多多。

    魯多多看著‘空號’發送過來的信息,他心中一陣發冷,這個神秘人似乎對他非常了解。

    魯多多現在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

    ‘你要殺什么人?’魯多多試探的詢問,他準備套取更多的情報,從而判斷神秘人的身份。

    既然是殺人,那自然有目標。

    一旦確定了目標,便可以逆向分析神秘人的身份。

    ‘東南亞殺手,巴松·尼迪善,他被多個國家通緝,包括國內雙城警方也在通緝他。’許哲通過‘空號’發送信息。

    ‘你是許哲!’魯多多看著殺人目標,他毫不猶豫的回復信息。

    魯多多心中已經判定了神秘人是許哲!

    ‘你猜。’許哲通過‘空號’回復。

    魯多多沒有回復信息,他直接撥打許哲的電話號碼。

    某個酒店里面,許哲看著來電顯示是魯多多,他無聲無息的笑了起來。

    面對魯多多打電話過來,許哲沒有任何心虛,他直接接聽了來電,主動問好道,“晚上好,魯警官。”

    魯多多語氣不善的回應,“我一點也不好!”

    “噢?”許哲故作疑惑的態度,“魯警官如何不好了?”

    “哼!許哲,你少裝模作樣!你下午問我女朋友的事情,然后就調查了我女朋友,對吧?”魯多多質問。

    “不好意思,魯警官,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許哲淡定的回應。

    “許哲!”魯多多壓抑著聲音,“你還要裝到什么時候?”

    “我還是不懂魯警官的意思。”許哲的語氣很自然,仿佛真的不知道一樣。

    許哲在私家偵探行業中混了大半年,早就學會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領。

    “你通過某種技術手段匿名給我發送威脅信息,讓我幫你殺了巴松·尼迪善,對吧?”魯多多直接挑明了話題。

    許哲當然不可能承認。

    “竟然有這種事情?”許哲回應道,“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情,我建議魯警官將ICPO的李明警官也列入嫌疑對象。同時呢,我聽說巴松成功作案十六次,那十六次案件受害人的關聯人員同樣是嫌疑人。畢竟他們也有可能報復,對吧?”

    魯多多沒有回應許哲。

    “魯警官,你是警察,你應該非常明白,如果你要指控某個人做了什么事情,一定要有對應的證據,對吧?”許哲淡定的說著。

    “按照我們國家的法律,即便將這種情況劃歸到民事糾紛中,那也是誰主張誰舉證。既然魯警官懷疑是我在搞鬼,那魯警官有證據嗎?”許哲詢問魯多多。

    “假如說魯警官覺得案情更嚴重一點,屬于刑事案件的級別,好像也確實屬于刑事案件的級別,那更需要證據。魯警官難道不應該提供證據,證明我是幕后黑手,才能來找我的麻煩嗎?”許哲心平氣和的詢問。

    魯多多冷笑,“所以確實是你,對吧?”

    “你懷疑是我,我又表示不是我,你不相信我,我也無法自證,所以答案重要嗎?”許哲反問,“好了,魯警官,你不要白費力氣給我設下語言陷阱,我們的此次通話沒有被監聽,也不會存在記錄。”

    “你越是這樣謹慎,我越是懷疑你。”魯多多回應。

    “如果魯警官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掛斷電話了,我這邊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許哲回應道。

    魯多多輕哼了一聲,直接掛斷電話,然后聯系北愉區警察局技術科。

    “喂,我是CSP的魯多多,你們查一查許哲的通話記錄,我要他最近一個小時的通話記錄情況。”魯多多在電話中吩咐著。

    “請稍等。”技術科的工作人員立刻查詢對應的記錄。

    不足一分鐘的時間,技術科的工作人員回應道,“抱歉,魯警官,我們沒有查到許哲最近一個小時內有通話記錄。”

    “明白了!”魯多多回應一聲掛斷電話。

    “果然是這個家伙!”魯多多低聲自語。

    剛剛在通話中,許哲已經表示他們的通話沒有被監聽,但北愉區警察局明明已經監聽了許哲的手機號碼,技術科也表示沒有監測到許哲有通話。

    這樣的情況說明許哲擁有使用‘空號’給他發送信息的技術能力!

    魯多多深吸一口氣,他重新給‘空號’回復信息。

    ‘我們能好好談談嗎?’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