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61 沒有動機

    某個酒店。

    許哲成功拉攏魯多多,他查看著大型服務器檢索的情況。

    方知足租賃的大型服務器要下個月的十號才到期,在這個時間之前,許哲可以任意調動那一個大型服務器的所有計算資源。

    ‘還真是一只老鼠!’許哲看著鏡像系統反饋的尚未發現巴松·尼迪善的行蹤,他暗自輕哼著。

    這個巴松·尼迪善真的會隱藏,鏡像系統在大型服務器的支持下,實時監控著全城的公共監控系統,同時還會反復掃描公共監控系統的歷史記錄,但依舊沒有發現巴松·尼迪善。

    許哲重新設置了鏡像系統的掃描篩選條件,首先是鎖定地點北新區新月溫泉酒店,然后以這一個點為中心進行擴散追蹤掃描。

    這是許哲屢試不爽的手段!

    通過擴散追蹤掃描,許哲總能找到目標,畢竟這是一個大數據的時代,雙城的安全監控攝像頭又多得令人頭皮發麻。

    除非擁有強悍的計算機技術,否則想要躲避安全監控系統的掃描,那完全是癡人說夢!

    許哲設置好了搜索巴松·尼迪善的條件,他又開始嘗試追蹤黑鴉預留的Good Dream組織成員。

    黑鴉預留了一張Good Dream組織成員的照片,那是一個金發外國小哥,如果沒有意外,那個人就是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幕后黑手。

    許哲將Good Dream組織成員的面部特征信息也添加進入鏡像系統,讓鏡像系統在掃描追蹤巴松·尼迪善的時候,同時追蹤Good Dream組織的成員。

    鏡像系統擁有大型服務器的計算資源支持,搜索速度非常快,在鏡像系統工作的時候,許哲悄無聲息潛入北愉區的警務網絡。

    許哲擁有北愉區警務網絡的最高權限,北愉區的警務網絡對于許哲來說完全不設防。

    警務網絡里面,許哲查看著警方調查的Good Dream組織成員的情報信息,然而許哲發現警方幾乎沒有任何進度。

    ‘呵!’許哲心中暗自輕笑,他不相信警方沒有查到Good Dream組織成員的信息,應該是警方也意識到自己內部有問題,從而沒有將情報資料上傳網絡吧?

    許哲在瀏覽北愉區警務網絡的時候,他接到了周文斌的來電。

    “周老大,晚上好。”許哲接聽電話,他先一步問候。

    周文斌回應,“阿哲,你在哪里?”

    “不好意思,周老大,我目前的處境有一點小尷尬,所以暫時不能告訴你我在哪里,我只能表示,我還在雙城。”許哲回應。

    周文斌沉吟了數秒鐘,才詢問道,“我們這邊調查付義風車禍案件遇見了一個小麻煩,我們在調取部分安全監控視頻記錄的時候,發現了安全監控視頻記錄被替換的痕跡,我們想問問你有辦法解決嗎?”

    許哲的嘴角上翹,所以這是周文斌在試探他?

    “鑒于沒有看見對應的監控視頻,我暫時無法確定。不過呢,如果周老大需要幫忙,我等一會給你發一個郵箱地址,你可以將有問題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發過去,我會聯系相關人員幫忙分析。”許哲回復道。

    周文斌沒有肯定回復,也沒有拒絕,只是追加詢問,“對了,阿哲,你十一號下午在什么地方?”

    許哲反問,“周老大是在懷疑我?”

    “只是隨便問問。”周文斌回應,“阿哲,你那天究竟在什么地方?”

    “看來周老大真的懷疑我。”許哲笑了起來,“雖然我是私家偵探,但我也知道你們警方的工作流程。我可以理解周老大懷疑我,只是周老大考慮過動機嗎?”

    在周文斌回應之前,許哲繼續說道,“作案總有動機,對吧?我和付義風認識嗎?我和他有恩怨嗎?還是有利益糾紛?我總不能平白無故的作案吧?”

    “當然了,你們要給我安排一個動機,我也覺得沒有問題。不過呢,你們需要找到證據。這種刑事案件,你們警方需要提供強有力的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才能給我定罪。”許哲繼續回應道。

    周文斌沉默。

    “唉!”許哲嘆了一口氣,“說真的,周老大,我很失望!我們合作了很久,彼此之間的合作也很愉快,我給你們提供了很多情報信息,還是無償提供的。”

    “我本來以為我們是朋友,在我心中,我以為周老大也把我當作朋友。不過從現在看起來,周老大似乎沒有把我當作朋友,甚至根本沒有想過我是什么樣的人,我真的很失望。”許哲以退為進的說著。

    周文斌還是沉默。

    “好了,周老大,我會留在雙城,下一次等你們有證據了再聯系我,我會親自上門自首。”許哲說完之后沒有給周文斌回應的時間,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北愉區,警察局。

    緝毒科第二小隊的辦公室里面,周文斌放下手機,他環視一周小隊的成員,詢問道,“你們有什么看法?”

    剛剛周文斌和許哲通話的時候,他直接開了免提功能,從而讓所有人都聽見許哲的回答。

    緝毒科第二小隊的成員沉默不語。

    “強子,你和阿哲是死黨,你最了解阿哲,你覺得是阿哲嗎?”周文斌看向李強詢問道。

    李強一臉尷尬的神色,“這個隊長,按照我們的規矩,如果案件涉及到阿哲,我應該主動回避。”

    “你這奸猾的小子!”周文斌罵了一句。

    “阿杜,你的看法呢?”周文斌看向杜佑銘。

    杜佑銘無語的看著周文斌,‘阿杜’這個外號,他應該是擺脫不了了吧?

    “我相信阿哲!”杜佑銘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剛剛阿哲說得對,他沒有作案動機。如果你們懷疑阿哲,你們覺得阿哲有什么作案動機?”

    眾人思考起來。

    好像許哲真的沒有作案動機?

    事實上許哲確實沒有作案動機!

    如果沒有神秘高冷系統,許哲怎么可能作案?

    但其他人不知道神秘高冷系統的存在,許哲也不可能交代神秘高冷系統的存在,從表面上來看,許哲根本沒有作案動機。

    周文斌試探的說著,“或許是因為付義風湮滅了證據,極有可能逃過法律的制裁,然后阿哲正義感爆棚了呢?”

U赢电竞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