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69 高度嚴密防護!

c0069 高度嚴密防護!

    下午臨近六點鐘。

    第一人民醫院住院部29樓,這一層樓完全被警方控制,專門用來安排巴松·尼迪善,從而避免這個家伙被滅口。

    警方在第一人民醫院的29樓安排了大量的警力,包括電梯門口的兩名警察,空置病房里隱藏了四名警察。

    巴松·尼迪善的房間內部還有四名警察!

    整層樓負責保護巴松·尼迪善的警察數量達到了十個,醫生和護士都是特別指定的人員,每一次進入29樓的時候,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均需要驗證身份,包括取下口罩,通過警方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后,才會被警方放行通過。

    更夸張的是警方為了保密居然特別切斷了29樓的安全監控系統,避免安全監控系統被外部入侵,從而暴露警方的警力布置,以及巴松·尼迪善的具體病房位置。

    不得不說警方非常重視巴松·尼迪善!

    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警方早就意識到了這一個案件不簡單,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活口,警方自然要謹慎對待。

    ……

    某個隱秘的房間里面,Good Dream 組織的弗蘭克正在暗網中聯系組織高層。

    ‘巴松·尼迪善已經被雙城警方抓住,目前可以確定他還活著,現在如何處理?’弗蘭克通過暗網加密通訊聊天頻道發送信息。

    這一條信息是點對點發送,經過多重加密網絡傳輸,幾乎無法被攔截和監控,同時不會儲存保留信息,一旦點對點的連接中斷,這些信息就會徹底刪除。

    一名代號為‘Unknown’的人員回復信息,‘巴松知道多少機密?’

    ‘無法確定。’弗蘭克回復信息。

    ‘你立刻做一個風險評估,如果巴松有可能知道Project Ten,那就消除潛在威脅。’代號‘Unknown’回復信息。

    弗蘭克面露難色。

    事實上弗蘭克已經調查了一番巴松·尼迪善現在的情況,警方將對方單獨保護在第一人民醫院的29樓,再加上29樓的安全監控系統被單獨下線隔離,弗蘭克根本不知道具體情況。

    如此情況下,要在警方的重重保護中解決掉巴松·尼迪善,難度非常非常高!

    不過代號‘Unknown’是組織高層,弗蘭克自然不敢反駁,他回復信息,‘我會解決掉巴松·尼迪善。’

    代號‘Unknown’繼續發送信息,‘Project Ten 進展如何?’

    ‘目前已經執行到第二階段,黑陶小碗已經交到了對應目標手中,我們取得了主動權,還需要等待一點時間。’弗蘭克回復信息。

    ‘加快速度!’代號‘Unknown’回復信息之后,便斷開了連接。

    弗蘭克也斷開連接,他暗自思考著應該如何處理這一件事情。

    巴松·尼迪善肯定無法通過風險評估,弗蘭克也不可能欺騙組織,他只能想辦法解決掉巴松·尼迪善。

    哪怕巴松·尼迪善現在被警方重重保護,弗蘭克也只能想辦法解決。

    ‘該死的蠢貨!’弗蘭克暗自吐槽。

    如果巴松·尼迪善直接死了,那才是最好的結果。

    但現在被警方抓住了,還真是糟糕!

    ……

    某個酒店。

    許哲通過匿名方式主動聯系魯多多,等待魯多多接聽電話之后,許哲先一步開口,“你的情況如何,有被懷疑嗎?”

    魯多多回應道,“兄弟,局里有案子,今天不能喝酒。”

    許哲明白魯多多現在不方便講話,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臨近九點鐘,魯多多才回撥電話。

    許哲接聽電話,依舊先一步詢問,“你現在的情況如何?”

    “我也無法確定。雖然我們構建的理由有一點細枝末節的問題,但總體來說沒有問題。”魯多多回應。

    目前魯多多使用的理由是,他提前收到了匿名情報,然后又分析出來局里可能有Good Dream組織的暗線,他沒有第一時間通知局里,反而線堵住了目標,再利用這一個匿名情報測試局里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這樣的操作沒有問題!

    魯多多敘述了一遍自己的操作,“你覺得如何?”

    許哲暗自考慮一番,才回應道,“如同你說的,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但總體來說沒有問題。不過呢,我覺得你肯定被懷疑了!”

    魯多多自己就是警方的精英人員,他當然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是被懷疑的對象,“我們的通話無法被監聽吧?”

    “是的。”許哲回應。

    “如同你說的,雖然我被懷疑了,但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又能把我怎么樣呢?”魯多多回應著,他的心態已經悄然改變。

    “我沒有做對不起職業道德的事情,也沒有做對不起良心的事情,我覺得自己沒錯。”魯多多明顯是在自己說服自己。

    “你們警方在第一人民醫院的布置是什么情況?”許哲詢問。

    魯多多將情況說明之后,才補充道,“我認為我們這樣的布置萬無一失,現在只等巴松·尼迪善醒過來,我們就可以審問他。”

    “還是要小心一點,你們警方內部有美夢組織的暗線。”許哲提醒道。

    “這一次負責保護巴松的人員來自三個部門,我們CSP有兩人,刑事調查科有六人,還有內部調查科有兩人,幾乎不可能出現意外。”魯多多依舊堅持自己的看法。

    “希望如此。對了,我等一會發一份資料給你,你仔細看看那一份資料。”許哲回應道。

    “什么資料?”魯多多反問。

    “你會知道的。”許哲說完之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不足一分鐘的時間,魯多多收到了一個網盤帳號和密碼,他登陸網盤后查看著對應的資料,那是一份‘虛擬貨幣’的資料。

    所謂的‘虛擬貨幣’,并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只是用‘貨幣’冠名混淆視聽,它的本質是一種投資產品。

    魯多多查看著虛擬貨幣的資料,包括如何獲取虛擬貨幣,如何交易虛擬貨幣,甚至有教程讓魯多多嘗試一下如何‘挖礦’產生虛擬貨幣。

    在魯多多滿心疑惑的時候,許哲又用匿名號碼發送了一條信息過來,‘我給你準備了一個錢包地址,里面擁有價值100萬左右的虛擬貨幣,你可以自己交易出售,從而獲得一筆完全合法的收入。’

    魯多多愣了一下,他明白了虛擬貨幣資料的意思,原來是許哲要通過這種方式合法合理的給他報酬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