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70 意外幾乎為零的概率!

c0070 意外幾乎為零的概率!

    魯多多的家里,他收到了許哲的信息,雖然許哲使用了虛擬號碼,但魯多多已經認定了那就是許哲,哪怕沒有任何一丁點證據。

    面對百萬利益的誘惑,魯多多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拒絕。

    ‘我不能收!’魯多多回復信息。

    許哲回復信息,‘這一份報酬,你收也得收,不收還是要收,它同樣是你下一個工作的報酬。’

    魯多多看著許哲發過來的信息,他第一時間詢問,‘下一個工作?’

    ‘幕后黑手是美夢組織,美夢組織雇傭了巴松·尼迪善,如果我們找到了美夢組織的人員,我希望你繼續處理他們。’許哲回復信息。

    魯多多暗自苦笑,他還有選擇嗎?

    如同許哲沒有選擇一樣,魯多多同樣沒有選擇,他已經被許哲拉下水了,他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

    ‘即便你不為自己考慮,我覺得你也需要為楊娟考慮,換腎手術不是一件小事情,無論是腎源,還是手術,一旦發生了意外,你必須準備足夠的資金,從而預防意外情況。’許哲加上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魯多多的弱點就是楊娟,如果讓魯多多自己收下一百萬,那確實非常困難。

    但涉及到楊娟的時候,魯多多根本沒有選擇!

    ‘下一個工作什么時候開始?’魯多多發送信息詢問,代表他接受了許哲的報酬。

    許哲嘴角上翹,‘暫時沒有找到美夢組織的成員,一旦找到了之后,我這邊安排好了計劃,自然會通知你。好了,我這邊還有事情。’

    魯多多沒有回復信息,他將所有信息全部刪除。

    許哲和魯多多結束通話之后,他使用自己的電話號碼撥打莊義華的號碼,等待莊義華接聽,許哲先一步開口。

    “莊隊長,晚上好。”許哲打招呼。

    “原來是消失無蹤的許偵探。”莊義華調侃著回應。

    “畢竟外面很危險,我這個人又怕死,所以暫時躲起來了!”許哲回應,“對了,莊隊長,我聽說你們抓住了一個關鍵的罪犯?”

    莊義華笑瞇瞇的反問,“誰告訴你的?”

    “我和你們局里好多人的關系都非常好,想要知道這個事情很容易吧?”許哲同樣笑著回應,“莊隊長,我可以去看看那個罪犯嗎?”

    “你為何想去看看?”莊義華反問。

    “我有兩個問題想問問他。”許哲如實回答。

    “什么問題,我可以幫你問他,不過他現在還處于昏迷狀態,可能還要等一段時間。”莊義華回應著情況。

    許哲拒絕道,“我覺得我想親自問問他。當然了,如果莊隊長不放心,我在問他的時候,莊隊長可以站在旁邊全程監督。”

    “如果我不答應呢?”莊義華回應。

    許哲隨口回答,“如果不答應就算了,我也知道你們警方的規矩,我的要求本來就很過分。”

    “哈哈哈,許偵探,你這個人很有意思!”莊義華回應,“我也有一個問題,如果許偵探愿意如實回答,我就答應許偵探的要求。”

    “愛過。”許哲提前回應。

    “……”莊義華無語。

    “你不要搞事情啊!”莊義華吐槽,“我的問題很簡單,究竟是不是你給他的情報?”

    莊義華的詢問很隱晦,他的意思是,究竟是不是許哲通過匿名方式將巴松·尼迪善的情報給了魯多多,從而將魯多多當作了棋子。

    上一次許哲就把ICPO當作了棋子!

    許哲和莊義華的通話,他沒有屏蔽警方的監聽,意味著他們現在的通話被全程監聽,并且有錄音備份。

    如此情況下,許哲自然不可能說實話。

    “抱歉,莊隊莊,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許哲回應。

    莊義華嘿嘿笑著,“你這個人就有點沒意思了,你以為你不承認,我就猜不到了?”

    有些事情,猜得到是猜得到,但許哲可能承認嗎?

    那不可能的!

    “如果許偵探揣著明白裝糊涂,你剛剛的請求,我可能就不能答應了,許偵探自己也說了,本來就是非常過分的請求,我不答應也是應該的。”莊義華回應。

    許哲無所謂的回應,“沒關系。既然如此,時間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擾莊隊長休息了。”說完之后,許哲直接掛斷了電話。

    莊義華有點發愣,許哲就這樣掛斷了電話?

    難道許哲不應該再討價還價一番,或者是隱晦的暗示一番,亦或者是拉拉關系,打打感情牌,甚至是威脅不參與后續案件調查,然后他順勢答應下來嗎?

    ‘這個家伙不按套路出牌!’莊義華心中暗自吐槽。

    ……

    第一人民醫院,二十九樓。

    CSP的副隊長關華德和包家豪兩人坐在巴松·尼迪善的病房里面,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刑事調查科第二小組的劉宇和錢曉峰。

    四人共同形成了保護巴松·尼迪善的最后一道屏障。

    如此重要的目標自然不可能如同影視劇一樣,將目標單獨留在病房里面,然后被冒充的醫生或者護士干掉。

    現實世界的警察猛得一批好嗎?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

    錢曉峰主動站起來開門,他是四人中地位最低的一個,這種小事情自然是錢曉峰來做,難不成要兩個CSP的精英來做嗎?

    至于劉宇,他是錢曉峰的直屬上級,當錢曉峰在場的時候,劉宇怎么可能做?

    “你好,警官,我們來給病人換藥。”一名醫生帶著一名護士站在門口。

    錢曉峰看向門外的警察,對方點了點頭,表示他們已經核實過身份,不過錢曉峰依舊沒有放松警惕,他取出手機通過手機攝像頭識別醫生和護士的身份。

    片刻之后,手機搭載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程序通過了驗證,醫生叫楊永剛,護士叫陳欣,他們確實是第一人民醫院指定的對應人員。

    “你們更換什么藥品,我要檢查一下!”錢曉峰開口道。

    陳欣護士將手推車向前推了推,指著一些藥劑道,“主要是消炎藥,病人雙肩中槍,我們需要控制炎癥。另外病人的頭部遭到重擊,存在輕微腦震蕩的情況,我們同樣需要”

    在陳欣說話的時候,錢曉峰快速的拿起藥劑檢查,他開口道,“你們更換藥劑的時候,我會在一邊看著。”

    “請警官放心,我們知道輕重的。”楊永剛回應。

    楊永剛和陳欣都是四十多歲的年紀,有家有室,在第一人民醫院工作接近二十年,屬于零事故零糾紛的老員工。

    如此情況下,出現意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吧?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 JBO电竞|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 JBO官网| 竞博|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