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75 來自場外的線索

c0075 來自場外的線索

    許哲入住的某個酒店。

    許哲通過‘真·人工智能’反反復復分析過第一人民醫院二十九樓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如同之前的分析一樣,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亦或者是警方,沒有一個人存在嚴重可疑行為。

    ‘莫非真的是巴松·尼迪善自己死了?’許哲心中暗自想著。

    原本這一個答案很滑稽,巴松·尼迪善不是Good Dream組織的成員,他也不可能為了Good Dream組織自我犧牲。

    但如果Good Dream組織抓住了巴松·尼迪善的弱點呢?

    每一個人都有弱點!

    如同魯多多一樣,許哲抓住了魯多多的弱點,輕而易舉的控制住了魯多多,讓魯多多成為手中的一把刀。

    哪怕這一把刀有原則,但許哲依舊很滿意。

    如果Good Dream組織和巴松·尼迪善也是許哲和魯多多一樣的關系呢?

    假如說Good Dream組織抓住了一個讓巴松·尼迪善不得不屈服的弱點,哪怕付出生命也心甘情愿,那巴松·尼迪善還真的有可能是自己死亡的呢!

    ‘現在的調查陷入了死胡同之中,唯一的方向是等待警方的尸檢報告,然后才能進一步調查和分析。’許哲心中暗自想著。

    按照莊義華透露的消息,如果巴松·尼迪善真的是中毒死的,通過尸檢自然能找到具體的毒素,才能根據毒素的情況進一步分析。

    凌晨接近一點。

    許哲放棄了繼續分析第一人民醫院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他接到葉飛的電話,上一次方暮云綁架案件中葉飛出了大力氣。

    “大晚上的打電話什么事?”許哲先一步開口。

    葉飛哼哼道,“你最近消失了?”

    “我這邊遇見一點麻煩。”許哲含糊不清的回應。

    “什么麻煩,我這邊可以做點什么?”葉飛追問。

    許哲心中一暖,連什么麻煩都不知道,葉飛就表示要幫忙,這種是真心想要幫忙,而不是虛情假意。

    “有點大的麻煩,你最好不要牽扯其中。”許哲隨口回應,他沒有將Good Dream組織的事情說出來。

    這一個組織不是Dark Ghost組織那種小角色,一旦牽扯上了Good Dream組織,極有可能被對方殺人滅口。

    “好吧,好吧,我不問。”葉飛回應。

    “對了,你大半夜打電話過來干什么?”許哲重復詢問,“如果是吃夜宵什么的,那你就不要說了!”

    “……”葉飛無語,“咳咳,這個嘛”

    “還真是吃夜宵?”許哲吐槽。

    “其實是有一個朋友希望通過我邀請你吃夜宵。”葉飛說明情況。

    “什么朋友?”許哲警惕起來。

    許哲現在面臨Good Dream組織的追殺,按照Good Dream組織的實力,對方確實可以調查到許哲的朋友圈關系。

    一旦對方查到了許哲的朋友圈,則有可能通過朋友圈來針對算計許哲。

    “北域天街富貴茶樓的老板何富貴,他希望和你吃個夜宵,順便再談點事情。”葉飛回應。

    許哲皺起眉頭,他的人脈圈里面沒有何富貴這一個人。

    更加準確的來說,許哲在茶樓行業中沒有人脈,更不可能認識何富貴。

    “對方什么意思?”許哲詢問,“一個茶樓的老板找我干什么?”

    葉飛調侃道,“是不是你喝了茶沒有結賬?”

    “我是那種人?”許哲吐槽著回應,“好了,阿飛,我現在的處境有點艱難,你最好問問茶樓老板是什么意思,先問清楚之后,我再考慮要不要和他見一見。”

    “這么嚴重?”葉飛收起了玩笑的語氣。

    許哲開玩笑道,“我這不是擔心吃夜宵吃上新聞嗎?”

    葉飛聽懂了許哲的潛臺詞,“那我先問問再說,等一會再打過來。”

    “嗯。”許哲應了一聲。

    大概三分鐘之后,許哲又接到了葉飛的來電,他滑動屏幕接聽,先一步開口道,“問清楚了嗎?”

    “咳咳,還沒呢!”葉飛回應,“何老板就在我旁邊,你們自己交流一下?”

    “好。”許哲戴著藍牙耳機回應,他正在查看何富貴的個人信息。

    在官方的資料中,何富貴是無業游民,擁有多項犯罪記錄,包括入室行竊,打架斗毆,以及不正當競爭等。

    簡單來說,何富貴就是一個壞胚子!

    “你好,許偵探,我是何富貴,我在北域天街經營富貴茶樓,我屬于北域天街的一份子。”何富貴自我介紹得很詳細。

    “你好,何老板,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許哲客氣的詢問。

    所謂的北域天街一份子,其實是北域天街三教九流的松散聯盟,凡是北域天街范圍內的偏門行當,基本上聚集在一個群里面,從而形成了北域天街一份子的說法。

    “我聽說許偵探和警方的關系不錯?”何富貴詢問。

    “你遇見了麻煩?”許哲反問。

    何富貴猶豫了一下,才回應道,“我現在確實遇見了一點麻煩,如果許偵探與警方的關系真的不錯,我希望許偵探可以幫幫忙。”

    說完之后,何富貴立馬追加道,“規矩我都懂,如果許偵探真的幫了忙,我肯定會準備厚禮!”

    這一句話有一個潛臺詞。

    何富貴的意思是許哲需要真的幫了忙,他才會給許哲準備好處。

    當然了,這是基本的拿錢辦事規則。

    許哲沒有貿然答應,他詢問道,“你和警方有什么矛盾,莫非是你的茶樓被警方惦記上了,三天兩頭來查你?”

    一般來說經營茶樓生意的老板絕對有門道。

    如果沒有門道?

    呵!

    請不要那么天真,沒有門道還敢經營茶樓?

    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不是,不是。”何富貴快速否定,“如果是這樣的麻煩,我肯定也不會麻煩許偵探,那是我自己關系不到位引起的問題。”

    “那究竟是什么麻煩?”許哲好奇起來。

    經營茶樓最大的麻煩就來源于警方,如果隱秘到警方也不來找麻煩,還能有什么樣的麻煩?

    開玩笑呢不是?

    “其實還是牽扯到了警察。”何富貴回應。

    許哲一聽牽扯到警察,他本能的準備拒絕,但何富貴又繼續說了起來。

    “有一位北愉區警察局的警察在我們茶樓欠了一筆賭債,原本答應的還款,但已經逾期了三次,我們希望許偵探牽線搭橋一下,問問對方究竟要如何處理。”何富貴說出了具體的麻煩。

    許哲眼神一亮,“北愉區警察局的警察具體是哪一個?”

    “刑事調查科第二組的錢曉峰警官,許偵探認識嗎?”何富貴試探的詢問。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