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78 信號漂移與寄生嫁接

c0078 信號漂移與寄生嫁接

    北愉區警察局。

    CSP的辦公室里面,莊義華看完了平板電腦上面的視頻,他先否定了魯多多的提議。

    目前的證據只是一些佐證,尚無法確定錢曉峰的罪名,如果直接抓捕錢曉峰,還存在一定的風險。

    “我們先去一趟技術科。”莊義華回應,隨后帶著魯多多一起前往技術科。

    CSP在二樓,從而方便遇見緊急情況可以快速出警;技術科在十八樓,更高的樓層,意味著更方便的保密工作,至少普通訪客不會來到十八樓辦理個人業務吧?

    十八樓的技術科里面,莊義華帶著魯多多直接來到了技術科科長的辦公室,他熟稔的招呼道,“老巖。”

    “原來是莊大隊長,今天有何貴干?”石巖哼哼道。

    “好了,好了,我還記得欠你一頓飯,你用得著這么陰陽怪氣的嗎?”莊義華吐槽著回應。

    “是的,你確實記得,然后欠了三年,順便還忽悠我請你吃了十七頓飯而已,對吧?”石巖繼續吐槽。

    莊義華尷尬,“有正事!”

    石巖立刻收起開玩笑的態度,“什么事?”

    “你手下有沒有靠得住的小弟?”莊義華詢問。

    “你要調查什么事?”石巖反問。

    “我們內部的一個伙計。”莊義華回應。

    “你懂規矩的,要是出了問題,你自己頂鍋。”石巖提醒道。

    莊義華肯定的點頭,“放心,如果有問題,我肯定自己頂鍋。”

    “跟我來!”石巖帶著莊義華和魯多多兩人來到一個小型會議室,片刻之后,兩名年輕人走進來。

    石巖主動介紹道,“左邊這個是萬勇武,你們可以稱呼他小萬;右邊的是白智杰,你們可以叫他小白,當然了,他不喜歡這個外號。”

    白智杰撇嘴,小白這種外號,怎么聽怎么像狗一樣吧?

    石巖又給萬勇武和白智杰介紹了一下莊義華與魯多多。

    “好了,你們要調查哪一位伙計,又要調查什么情況?”石巖詢問,“小萬和小白百分之百可以信任。”

    莊義華回應道,“我們要刑事調查科第二組錢曉峰的相關資料,包括從過年開始,一直到現在的通話記錄,手機信號位置軌跡,以及他的經濟情況評估。”

    “從過年之后到現在?”石巖愣了一下。

    “嗯,麻煩你們了,這一件事情關系到巴松·尼迪善死亡案件,我們懷疑錢曉峰是內鬼。”莊義華說出了勁爆消息。

    “竟然是內鬼嗎?”石巖愣了一下。

    “暫時不確定,但嫌疑很大,所以才要你們查一下信息。好了,多多,你留在這里等答案。”莊義華吩咐道。

    石巖吐槽,“你信不過我們?”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我給你們透露了錢曉峰可能是內鬼的情報,你們就必須遵守我們CSP的保密協議。所以還要麻煩你們三個將手機暫時交出來,同時不能離開這一個會議室。”莊義華說明道。

    “我們的電腦可以接觸網絡,如果我們要傳遞信息,你以為我們需要手機?”石巖吐槽。

    莊義華嘿嘿笑著,“所以你們三個人互相監督唄,你們都是懂技術的,更容易發現對方是不是有問題吧?當然了,如果你們三個都有問題,那就當我沒有說過。”

    魯多多在一邊補充,“如果錢曉峰跑了,我們也可以斷定你們有問題,其實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石巖無語,“你們這些搞刑偵調查的,套路真多,心可真臟!”

    “多多,這里交給你了,我去內部調查科提取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資料。”莊義華說明道。

    魯多多點頭,“放心,隊長,我在這里看著他們。”

    內部調查科同樣在十八樓,鑒于CSP的特殊權限,再加上莊義華聯系了孫正飛,他輕而易舉的拿到了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

    莊義華查看著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他發現了問題!

    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中表示,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處在危險邊緣,特別是在付義風車禍案件中,內部調查科發現錢曉峰甚至有不恰當的行為。

    這樣的情況讓莊義華露出冷笑的表情。

    哪怕職業道德審查報告同樣是佐證,但多個佐證加在一起,那代表的說服力就不一樣了,錢曉峰是暗線的嫌疑程度進一步提高。

    莊義華帶著職業道德審查報告返回技術科的小會議室,他揚了揚手中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詢問道,“老巖,你們這邊發現了什么異常嗎?”

    石巖反問,“你從他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中發現了異常?”

    “嗯,是的。”莊義華回應。

    “我們這邊也發現了異常,我們發現他的手機信號位置經常出現缺失。”石巖說明著情況。

    “位置缺失?”莊義華疑惑,“莫非是沒有信號,還是沒有電關機了?”

    “兩者均不是,按照我們的估計,他應該是主動屏蔽了信號。”石巖說出了猜測。

    “主動屏蔽信號?”莊義華遲疑道,“方法困難嗎?”

    “非常簡單,只需要將手機裝進一個金屬盒子,便可以完全屏蔽掉手機的信號,從而避免被追蹤。”石巖說出了答案。

    石巖繼續補充,“但這樣有一個弊端,手機信號位置會漂移。比如說你在北新區的時候將手機裝進了金屬盒子,然后在北愉區將手機取出來,你的手機信號位置就會突然從北新區瞬間漂移到北愉區,從而非常容易被發現有問題。”

    “錢曉峰的手機信號位置經常漂移?”莊義華詢問。

    “是的!”石巖將對應的情況標記了出來,“錢曉峰的手機信號不僅出現漂移的痕跡,我們深度分析后,還發現了一個問題。”

    莊義華看著石巖,等待著石巖繼續。

    石巖也沒有賣關子,“我們發現錢曉峰的手機信號位置漂移之后,我們詳細的分析過錢曉峰的手機信信號,然后發現錢曉峰的手機號碼可能存在寄生嫁接的情況!”

    “嗯?”莊義華不是專業的技術人員,他自然聽不懂這些術語是什么意思。

    “寄生嫁類似雙卡雙待技術,但寄生嫁接實現了單卡雙待,意味著只有一張手機卡,但擁有兩個電話號碼。”石巖說明著情況。

    莊義華疑惑的詢問,“這種技術如何實現的?”

    “具體的實現過程非常復雜,你不懂技術,我給你解釋不清楚,你只需要知道錢曉峰的手機可以隱秘的使用第二個通訊號碼。”石巖回應。

    “那你們根據這一個情況查到了什么嗎?”莊義華追問。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