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79 直接證據,立刻逮捕!

c0079 直接證據,立刻逮捕!

    在莊義華看來,什么手機信號位置漂移啊,什么寄生嫁接啊,這些技術再厲害又怎么樣?

    如果無法根據這些花里胡哨的技術調查到一些線索什么的,那這些花里胡哨的技術有毛用!

    “哈哈,你太著急了!”石巖調侃,“我們還真的查到了關鍵情況!”

    “那還不說?”莊義華吐槽。

    “我們反復篩選分析錢曉峰的手機信號所在的通訊網絡,查詢對應通訊網絡接入的手機信號數據,最終發現了錢曉峰手機寄生嫁接的號碼。”石巖說明著情況。

    “我們又查詢了這一個號碼的通話記錄,在移動通訊服務商的網絡記錄里面,根本不存在這一個號碼的記錄,連號碼都是虛構的。”石巖繼續說明著。

    魯多多在一邊心中暗自一動,虛構一個不存在的電話號碼,這個技術好像許哲也會吧?

    “關鍵的來了!”石巖嘿嘿笑了起來,“雖然移動通訊服務商的服務器里面沒有記錄,但錢曉峰不應該在我們警察局內部使用寄生嫁接的號碼對外撥打電話。”

    “他在局里面撥打過電話?”莊義華詢問。

    石巖點頭,“是的,這是他犯的最大的錯誤,我們和移動通訊服務商有合作,從我們警察局范圍內對外撥打的電話,全部有兩份記錄,一份在移動通訊服務商的服務器里面,一份被我們局里單獨保存。”

    說到這里,石巖賣關子道,“你猜猜他在什么時候撥打了電話?”

    莊義華沉默了片刻,才開口道,“是不是之前我們收到匿名報警,表示巴松·尼迪善在上城五星級酒店3919號房間的時候?”

    “是的!”石巖回應之后,在筆記本電腦上點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故意捏著脖子的低沉聲音傳來,“地點暴露,快點逃離!”

    雖然這一道聲音明顯是故意捏著脖子在說話,但莊義華依舊聽出來,那就是錢曉峰的聲音。

    魯多多也確認道,“這就是錢曉峰!”

    石巖補充說明道,“根據我們局里面的備份數據,這一通電話的接收方號碼,便是我們查獲的巴松·尼迪善的手機。對了,我們已經在內網查詢過鑒證科登記的數據。”

    “那不就石錘了?”莊義華愣了一下。

    這已經是一條完整的證據鏈!

    錢曉峰通過寄生嫁接技術的虛擬號碼通知巴松·尼迪善警方的行動,從而使圖讓巴松·尼迪善逃脫警方的追捕,這已經是最直接的定罪證據!

    “多多,立刻通知曉剛和春平,我們直接去大會議室抓人。”莊義華開口。

    因為嫌疑程度比較低,警方的十名嫌疑人員被統一安排在了大會議室,畢竟警方內部存在Good Dream組織暗線的事情暫時沒有公布出來,僅僅只有CSP的部分成員知道。

    現在還要加上一個孫正飛。

    莊義華需要錢曉峰的職業道德審查報告,必須要通過警察局高層才可以獲得,莊義華給孫正飛透露了相關情報。

    不足兩分鐘的時間,莊義華帶上魯多多,柳春平和郭曉剛,一同前往大會議室。

    四人全副武裝的狀態,但鑒于錢曉峰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莊義華四人自然沒有直接掏出警槍去抓人。

    莊義華一行人來到大會議室,莊義華先一步開口道,“老關,小包,過來抽支煙。”

    關華德和包家豪站了起來,兩人走向莊義華四人。

    “你們怎么來了?”關華德好奇的詢問。

    莊義華隨口回應,“我們過來看看你們。怎么樣,還好嗎?”

    關華德肯定的點頭,“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要等待著接受調查。”

    “老劉,小錢,你們也過來抽支煙。”莊義華打招呼道。

    劉宇和錢曉峰走過來,莊義華從煙盒里面抽出了兩支煙遞過去,劉宇和錢曉峰分別伸手接過煙。

    當錢曉峰接過煙的一瞬間,魯多多,柳春平,郭曉剛三人同時暴起發難,將錢曉峰控制了起來。

    劉宇在一邊看得愣愣的,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莊隊長,你們搞什么鬼?”劉宇質問道。

    刑事調查科在警察局內部的地位確實低于CSP的地位,但劉宇是錢曉峰的直屬上司,現在錢曉峰被CSP扣押,無論如何劉宇也要發聲。

    莊義華沒有具體說明,他公式化的回應道,“老劉,這是上面的安排,我們要先審問小錢,你們留在大會議室里面。”

    “好吧,我可以跟著一起去嗎?”劉宇詢問道。

    “你也是嫌疑人。”莊義華毫不猶豫的拒絕。

    劉宇無奈點頭表示明白。

    莊義華四人押送著錢曉峰來到一個審訊室,錢曉峰坐在審訊席上,他露出一臉懵逼的表情,“莊隊長,現在什么情況啊,你們這樣子搞,我很緊張啊!”

    錢曉峰雖然嘴里說著很緊張,但眼神很鎮定,沒有一絲一毫緊張的意思。

    莊義華反問道,“小錢,你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嗎?”

    錢曉峰表面上干笑,“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情,莊隊長可以提醒我一下嗎?”

    然而內心里面,錢曉峰暗自冷笑,‘大家都是警察,還用這一招嗎?’

    莊義華直接詢問,“你是不是覺得我在詐你?”

    ‘當然是!’錢曉峰心中暗自回應,表面上回應道,“不好意思,莊隊長,我真的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如果莊隊長可以提醒一下,我一定會萬分感激。”

    “果然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莊義華感嘆了一聲,“小錢,我曾經從未懷疑過你,但你知道你暴露了嗎?”

    錢曉峰心中一凜,但轉瞬間就覺得是莊義華繼續在詐他。

    “不好意思,莊隊長,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么。”錢曉峰依舊表示自己不明白莊義華的意思,這種試探的手段對錢曉峰沒有用。

    莊義華直接將錢曉峰的欠款條的影印單放在審訊桌上面,“你自己看看,然后你再想想你犯了什么事情!”

    在錢曉峰回答之前,莊義華繼續道,“小錢,我們現在是在幫助你,你也是我們中的一員,你應該知道坦白從寬的規矩!”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电竞| JBO|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