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83 美夢組織成員身份

c0083 美夢組織成員身份

    北域天街,富貴茶樓。

    何富貴放下手機,他的臉色有一點難看。

    因為剛剛他在警察局的熟人給他透露了錢曉峰死亡的消息,這一條消息直接把何富貴砸暈了,他之前才拜托許哲處理這一件事情,然后許哲就這樣處理的?

    ‘莫非是他理解錯了我的意思?’何富貴有點忐忑不安。

    何富貴今年45歲,完全是許哲父輩級別的年齡,兩人存在多重代溝,何富貴擔憂是不是許哲這樣的年輕人不懂‘刮了皮’的黑話,然后理解成了干掉錢曉峰?

    如果是這樣

    那何富貴就倒霉了!

    何富貴在警察局的熟人無法接觸到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核心機密,自然不知道Good Dream組織相關的情報,更不清楚錢曉峰是Good Dream組織的暗線。

    內心中暗自擔憂的何富貴煎熬了一番,決定先聯系一下葉飛問問情況。

    為了表達自己的重視程度,何富貴親自前往葉飛所在的飛揚臺球競技休閑室。

    葉飛正好在臺球室里面,當何富貴過來的時候,葉飛主動招呼道,“何老板,稀客啊!”

    北域天街的圈子里面,奧門旅游和茶樓絕對是最高端的存在,因為它們賺錢的能力非常好。

    至于臺球室?

    那可真的是賺一點幸苦錢!

    何富貴客氣的回應道,“阿飛老弟,你這就見外了,我們不是朋友嗎?”

    葉飛哈哈一笑,雖然何富貴是經營奧門旅游和茶樓的,但大家都是北域天街一份子,井水不犯河水,他確實不需要討好何富貴。

    “何老板,你是想問阿哲的事情嗎?”葉飛以為何富貴是想詢問許哲處理錢曉峰的事情進展。

    何富貴肯定的點頭,“阿飛老弟,我們都在北域天街討生活,你給老哥透個底,許偵探究竟是什么來路?”

    葉飛愣了一下,他疑惑的反問,“什么什么來路?”

    “我的意思是,許偵探什么背景,他在警察局的能量有多大?”何富貴試探的詢問。

    葉飛皺起眉頭,“你是擔憂阿哲無法給你處理好?何老板,你不是說了規矩你都懂嗎?”

    何富貴苦笑,“原來你還不知道現在的情況。”

    “啊?”阿飛疑惑,“現在是什么情況?”

    “錢曉峰死了!”何富貴開口。

    “……”葉飛表情震驚。

    好像何富貴不是這樣安排錢曉峰的吧?

    “你確定嗎?”葉飛表示不太相信。

    何富貴肯定的點頭,“我當然確定。咳咳,阿飛老弟,要不然你聯系聯系許偵探,問問究竟是什么情況,他怎么安排成了這樣的結果?”

    錢曉峰的死亡,如果不說清楚,以后誰敢來富貴茶樓搞什么奧門旅游?

    一不小心就沒命了,這誰頂得住啊!

    葉飛也暗自驚訝,他對許哲比較了解,他知道許哲肯定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安排一下和閻王爺約會。

    “我先聯系一下阿哲。”葉飛一邊回應,一邊掏出手機撥打電話,他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情況。

    等待許哲接聽之后,葉飛先一步問道,“阿哲,你那邊什么情況,錢曉峰直接給安排沒了?”

    “你消息倒是很靈通嘛!”許哲回應了一聲。

    “臥槽!”葉飛爆粗口道,“你踏馬的真的把一個警察給安排沒了?”

    許哲吐槽,“這一件事情有其他內情,暫時不方便透露。錢曉峰只是牽扯其中了,他不是被我安排的,你順便給何老板說一聲,這一件事情不需要我處理。”

    葉飛松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你直接把他給安排沒了,嚇得我在考慮要不要和你劃清界限。”

    “你害怕了?”許哲哈哈大笑。

    葉飛哼哼著回應,“你要是真的可以隨隨便便把一個警察都給安排沒了,我能不害怕嗎,萬一哪一天得罪你了,那不是要被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放心,我不是那種人。”許哲應了一聲,“對了,阿飛,你聽過‘花環’這一個人嗎?”

    “花環?”葉飛否定的搖頭,“沒有聽說過。這一個人是什么情況,你要安排他?”

    許哲沒有說明實情,他只是回應道,“你幫忙打聽一下,看看你們北域天街一份子有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好的。”葉飛答應道。

    “好了,我這邊還有事情要處理。”許哲等待葉飛回應之后,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高悅酒店,6868號房間。

    許哲掛斷了葉飛的電話,他拿著花環送過來的牛皮紙袋,最終還是選擇打開。

    這一個牛皮紙袋很厚實,許哲也沒有擔憂里面是什么危險品,因為花環已經抓住了他的位置,如果真的要對他不利,為什么要采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手段?

    牛皮紙袋都送到了酒店門口,直接進來干掉許哲很困難嗎?

    許哲打開了牛皮紙袋,在牛皮紙袋里面有一大疊文件資料,還有一個U盤,許哲先查看文件資料。

    粗略的看了一番,文件資料是一名叫做‘弗蘭克·布萊恩’的白頭鷹國人,文件詳細的羅列了弗蘭克·布萊恩的資料信息。

    包括什么時候入境,入境的身份和目的,以及目前在什么地點等等。

    弗蘭克·布萊恩目前在雙城,他是以投資顧問的商務身份進入雙城的,表面上的目的是在雙城進行投資,但實際上的身份是Good Dream 組織成員。

    是的!

    這一份資料直接將Good Dream 組織成員的身份告訴給了許哲!

    ‘這個花環究竟是什么人!’許哲心中再一次升起了這樣的疑問,如果弗蘭克·布萊恩真的是Good Dream 組織成員,為什么花環要把資料給他,而不是交給警方呢?

    講道理來說,只要確定了Good Dream 組織成員的身份,將這一件事情交給警方處理,其實是更好的選擇。

    許哲根據花環提供的資料開始調查,他首先通過鏡像系統查詢弗蘭克·布萊恩的圖像資料,從而繪制弗蘭克·布萊恩的生活軌跡。

    只要找到了弗蘭克·布萊恩的生活軌跡,再根據生活軌跡就可以分析出更多的信息。

    然而問題出現了!

    鏡像系統沒有查找到弗蘭克·布萊恩的相關圖像記錄,這一個人在安全監控系統中不存在!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