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癥晚期怎么辦 > c0090 老叫獸?

    高悅酒店,6868號房間。

    許哲盡量保持儒雅隨和的吃完了早餐,他登陸保密郵箱查看著花環發送過來的相關資料。

    ……

    任務目標:

    白偉鴻

    男,59歲,雙城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經濟學教授,喪偶,無子女。

    目前持有雙城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黑陶小碗。

    【工作照片】

    【生活照片】

    委托報酬:

    100萬

    處理方案:

    執行人員自行決定

    ……

    許哲快速查看完了花環發送過來的資料,這又是一個相關人員。

    對方持有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是一切的開端,黑鴉盜取了黑陶小碗,從而牽扯出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無論是職業殺手巴松·尼迪善,還是國際犯罪組織Good Dream,全部都是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牽扯出來的。

    現在終于找到了黑陶小碗!

    許哲產生了一個疑惑,花環為什么不通知警方?

    白偉鴻和弗蘭克的情況不一樣!

    弗蘭克在明面上查不到任何不利于他的證據,也無法確定他是Good Dream組織的成員,自然無法通過警方來處理。

    但白偉鴻不一樣!

    花環發送過來的信息表明了白偉鴻持有黑陶小碗,僅僅是這一條,便可以讓白偉鴻定罪,難道還不能交給警方處理嗎?

    許哲稍微考慮了一下,隨后默默深度調查白偉鴻的資料。

    白偉鴻的資料很容易查到,如同花環調查的一樣,白偉鴻是雙城大學經濟學院的院長,經濟學方面的知名教授,目前在雙城大學經濟學院任教。

    許哲甚至進入雙城大學的校園內部網絡查看著學生對白偉鴻的評價,從學生評價看起來,白偉鴻也不是叫獸。

    根據雙城大學的工作評價記錄報告,白偉鴻的評價同樣非常不錯。

    不過許哲還是查到了一個小小的疑點!

    白偉鴻喜歡古代巴國時期的文化,這一個信息是在白偉鴻的社交網絡中查到的,白偉鴻多次在社交網絡中表示對古代巴國文化的稱贊。

    或許這就是動機?

    ‘所以就委托了Good Dream組織的人員盜竊黑陶小碗?’許哲心中暗暗思考著因果關聯。

    然而這一個因果關聯太牽強!

    是的。

    這一個因果關聯實在是太牽強了一點。

    白偉鴻只是雙城大學經濟學院的院長,他如何與跨國犯罪組織聯系上的?

    即便白偉鴻和Good Dream組織聯系上了,但Good Dream組織怎么可能接受盜竊黑陶小碗的‘小任務’?

    如果是白偉鴻和黑鴉直接聯系,許哲倒是相信這樣的因果邏輯,白偉鴻委托了黑鴉,黑鴉盜取了黑陶小碗,從而讓黑陶小碗落到了白偉鴻的手中。

    但這一個案件夾雜了巴松·尼迪善,還有Good Dream組織,許哲怎么也不相信只是簡簡單單的盜竊黑陶小碗。

    許哲直接聯系花環,將心中的疑惑詢問了出來,“你們掌握了什么情報?”

    花環保持沉默。

    許哲追加道,“你們要讓我幫你們處理麻煩,至少要把你們知道的情報都說出來吧?”

    花環回應,“我們目前也無法確定具體的情況,我們目前只調查到了白偉鴻擁有黑陶小碗,具體的情況暫時無法確定。”

    “你猜我會相信你嗎?”許哲反問。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如果你覺得這個任務有問題,你就慢慢調查。”花環回應。

    “你們不著急?”許哲反問。

    “你以為我們只有你一把刀?”花環同樣反問。

    許哲沒有說話,從目前看起來,花環在雙城似乎真的只有他一把刀!

    “任務交給你了,對應的委托報酬,我們會提前給你。你最好完成任務,我想你應該明白。”花環暗含著威脅的提醒。

    許哲淡定的回應,“知道了。”

    花環沒有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花環這個家伙,這一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白偉鴻和弗蘭克終究不一樣。

    弗蘭克是跨國犯罪組織的成員,死了也就死了,那是罪有應得的事情。

    但白偉鴻不是跨國犯罪組織的成員,雖然他牽扯進入黑陶小碗失竊案件,但從目前看起來,白偉鴻似乎沒有太大的問題?

    許哲考慮了一下,他使用自己的真實電話號碼聯系魯多多。

    等待魯多多接聽電話,許哲先一步開口道,“魯警官,好久不見。”

    魯多多回應道,“原來是許偵探,確實好久不見,許偵探最近在什么地方發財?”

    “當然在雙城,要不然還能在哪里?”許哲笑著回應。

    “對了,許偵探找我有什么事情嗎?”魯多多詢問。

    “莊隊長在旁邊嗎?”許哲反問。

    北愉區警察局。

    CSP部門辦公室里面,魯多多的手機處于擴音器狀態,許哲直白的詢問,自然被莊義華聽見。

    魯多多看向莊義華,等待著莊義華的示意。

    莊義華直接開口回應,“我在的,許偵探有事情找我嗎?”

    “當然不是,我有事情找你,自然會撥打你的電話。魯警官,你可以取消擴音器狀態嗎,我有一點私人事情給你說。”許哲故意說著。

    魯多多為難的回應,“好像不可以。許偵探,你應該清楚,你是我們警方的嫌疑人員之一。”

    “喲嚯,你們還沒有找到證據呢?”許哲調侃。

    莊義華開口道,“好了,許偵探,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既然莊隊長都問了,而且也知道了這一件事情,那我也不隱瞞了,我等一會到你們局里,你們準備一下,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許哲回應之后直接掛斷電話。

    魯多多聽著通話被掛斷的‘嘟嘟’聲,他略微尷尬道,“隊長,我們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當然是等他唄!”莊義華哼哼道。

    說完之后,莊義華看向蘇月靈的方向,他考慮了一下,最終沒有詢問的意思。

    事實上蘇月靈心中暗暗擔憂著許哲,她和許哲已經交換過了暗號,她大概知道許哲的處境,雖然許哲沒有實話實說,但他的處境確實是他告訴給蘇月靈的情況。

    ‘阿哲你究竟怎么了’蘇月靈心中暗暗擔憂。

    大約九點鐘的時候,許哲戴著鴨舌帽和口罩抵達了北愉區警察局,他的車牌號碼直接寫入了警察局的停車系統,輕松的進入了地下停車場。

    北愉區警察局大樓的二樓,許哲輕車熟路的來到了CSP的辦公室,他低調的走了進去,然后坐到莊義華的對面。

    當許哲進門的時候,莊義華就注意到了許哲,等待許哲坐下來,莊義華才開口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

    作者君:這是存稿最后一章了,因為不可抗拒原因,本書不準備寫了,簡單來說是太監了,不想辯解,題材是過了一點點,請多多見諒。

    作者君準備休息一段時間,充充電,學習學習,謝謝。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JBO|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