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玩壞世界的垂釣者 > 第66章 路寶寶,過來上車(三更求票)

第66章 路寶寶,過來上車(三更求票)

    6月8號清晨。

    江博剛起床就收到了系統提示。

    【恭喜你完成任務,獲得100積分、1張白銀垂釣卡】

    至此,回來與爸媽一起過端午的任務,圓滿完成。

    “這積分和垂釣卡拿得真是太輕松了。”江博心情喜悅,喃喃道。

    穿好衣服,吃過江媽做的早餐后,江博快速出了門。

    打了新一期的彩票,又在外面溜達一圈后,中午才回到家里。

    剛吃完午飯,江博便收到沈靜發來的消息。

    消息上說,她開新書了,而且已經簽約。

    打開起點讀書的APP,江博進去一看,書名里滿滿的都是暗示:《女皇在上》。

    當初答應沈靜開新書的時候會支持她,所以江博很干脆,直接給她上了一個黃金盟。

    一千萬起點幣,相當于十萬塊。

    得知自己的新書多了一個黃金盟后,沈靜欣喜若狂,發消息對江博一陣諂媚和討好,就差叫他江爸爸了。

    只不過兩天后,沈靜再次發來消息告訴江博。

    “江哥,我的書又被封了。”

    看到她的消息,江博直接醉了,有些哭笑不得。

    話說,你寫得是到底多有顏色,又被封了,又?

    你可真是太優秀了,不知道長點心,悠著點嗎?

    溪城,俞婉家。

    剛下班回家的俞婉,見到沈靜一臉頹廢地坐在沙發上,連忙換了鞋上前坐到她身側。

    抬手拍了下沈靜纖細的**,問道:“怎么了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會是書被封了吧?”

    沈靜沒說話,轉頭用陰森森的目光瞅著表姐,帶著些未知的殺意。

    “呃……我說中了?”俞婉愣了愣,哭笑不得:“那個,我就瞎說開玩笑的,真說中了嗎?”

    沈靜嘆了口氣,點點頭,痛苦地揉著秀發。

    俞婉伸手抹了下臉,無語道:“你這到底什么情況啊,我記得你新書剛簽約吧,怎么就被封了,編輯和你有仇嗎?”

    沈靜唉聲嘆氣道:“和編輯沒關系,是我自己倒霉,不說這個了,我越說越頭疼……”

    兩個月內,連續被封兩本書,任誰遇到這種情況,心態都會有點崩。

    俞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啦,被封就被封了嘛,又不是沒被封過,習慣就好了。”

    沈靜聞言俏臉上的顏色一片烏黑,抬手狠狠地拍了下表姐的大腿,怒道:“你這到底是在看我笑話,還是開導我?有你這樣當姐的嗎,哼,你這里我住不下去了,我要走了!”

    說著,沈靜便起身回房去收拾起了東西。

    俞婉看得一愣一愣的,這就翻臉了?

    我也沒說什么吧,心態這么脆弱的嗎?

    有些納悶,俞婉趕緊來到她房間,用手捧著她的臉蛋,使勁兒揉了揉道:“你干嘛呀,我和你開玩笑,逗你開心你看不出來嗎?這就受不了,要走了?心態這么差,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表妹嗎?”

    “誰讓你天天欺負我,笑話我的,再繼續和你呆一陣,我感覺自己要瘋了。”沈靜哼道。

    俞婉一把抱住她的腦袋按在自己胸前,道歉道:“好啦,我錯了,對不起嘛……”

    “松開,我收拾東西。”

    “真要走?”

    “嗯。”沈靜沉默了片刻,嘆息道:“我爸媽打電話了,讓我回蘇市一趟。”

    俞婉撇了撇嘴,沒好氣地撓了沈靜兩下:“好啊,剛才還捉弄我,差點真讓我以為是我的問題,你才要走的了。”

    沈靜道:“誰讓你先調笑我的,我心情本來就不好,反捉弄下你不行嗎?”

    俞婉雙手叉腰,坐在床邊上,望著表妹:“你回蘇市干嘛,在我這兒多好,你走了,我下班回來都沒人讓我欺負了。”

    沈靜狠狠地剜了表姐一眼,合計著你挽留我,就是為了讓我留在這里給你欺負的?

    那我就更不能留在這里了。

    ……

    6月15號。

    今天是胡曉明結婚的日子,既然答應了他會去,那江博便不會缺席。

    只是,昨晚睡得有點遲,所以今早上也起來晚了。

    要不是路寶寶八點半的時候給他打電話,他估計能一覺挺到十點才起床。

    和路寶寶約好了在她家小區門口見面,江博快速起床洗漱,然后出門。

    小區門口。

    今天的路寶寶穿著打扮與前幾日有些迥異,沒有再穿令她別扭的高跟鞋,而是穿了一款同樣好看的白色水晶涼鞋。

    沒穿連衣裙,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黑色的小腳褲和一件長袖的白色針織衫,原本披散的秀發,也被扎成粗壯的馬尾束在了腦后。

    比較前幾天,多了幾分干練與清爽,少了幾分別扭的淑雅。

    “這家伙,怎么還沒來啊……”等了半小時,太陽都高高照,腿也站麻了,江博還沒來,路寶寶有點不開心。

    心想著待會兒一定要狠狠地批斗他一頓。

    就在這時,一輛白色的大眾速騰轎車,從小區里駛出來,然后停靠在了路寶寶側邊的路上。

    車窗里一個男子探出頭來,對路寶寶道:“寶寶,要去哪兒啊,我送送你。”

    路寶寶扭頭一瞧,見是鄰居家的大哥,搖頭道:“不用了張哥,我們應該不順路。”

    男子名叫張峰,和路寶寶家住在同一棟樓里,這家伙曾經見路寶寶長得漂亮,還給她表白過。

    可路寶寶對他完全沒感覺,所以果斷拒絕了他,至此,張峰也很識趣地沒有再提表白的事兒了。

    不過,卻是時不時地在路寶寶面前展現自己的財力,想讓她意識到她當初拒絕自己,是多么錯誤的決定,以此來獲得心理上的滿足。

    這輛價值20萬的高配速騰,就是他憑借自己的實力買的。

    張峰笑道:“今天是周六,我也沒上班,正準備在城里好好逛逛,上來吧,你要去哪兒我都送你去,而且還不要你車費。”

    路寶寶再次搖頭笑道:“謝了,真不用,我在等我朋友。”

    張峰還想再說些什么,但這時,一輛迎面駛來的碳黑色寶馬,讓他想說的話被卡在喉嚨里,最終咽了回去。

    只見寶馬車停靠在路邊,按了一聲喇叭,然后車窗降下,從里面探頭出來一名帥得想讓人發彎的青年,對路寶寶一個勁兒招手。

    “路寶寶,這邊,過來上車……”

    立在不遠處的路寶寶,看到江博在寶馬車上給她招手,神情微怔。

    這是江博……的車?

    “什么情況,這家伙不是沒車嗎,什么時候開寶馬了?”

    心里疑竇了半秒,回神后,路寶寶看了眼張峰,對他笑道:“喏,我朋友來了,那張哥,我就不和你說了,先過去了啊。”

    說完,快步走到寶馬副駕駛旁,拉開車門,撅起俏臀彎腰坐了進去。

    當寶馬車啟動開走后,張峰這才看清楚了那輛車的型號。

    “我去,竟然是寶馬X7??”張峰嘴角抽了抽,嘀咕道:“這車得一百多萬吧?”

    話說,路寶寶這個鄰家小妹,什么時候交到這么有錢的朋友了,不科學呀。

    ……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JBO|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