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六十三章 你笑的真難看(4)

第六十三章 你笑的真難看(4)

    吳可非沒有把他的命運之劍帶來,因為他也以為是出來玩的,但凡陳璃畫透露一點今晚的目的,他都會把家伙帶上,命運之劍能給他不少底氣,就像雷神握住他的錘子。

    蘭斯洛伊用雷,但是沒有錘子,他不喜歡冷兵器,雖然電影里的雷神揮起錘子十分的帥氣酷炫,曾讓他心動不已,但仔細想想錘子一點也不方便攜帶,又不如命運之劍那般優雅,走到哪都要帶個錘子實在影響他的氣場,無比在意形象的蘭斯洛伊只好作罷。

    他們赤手空拳,黑暗中的活死人眼里有空動的幽綠光芒。

    明微曾一度癡迷于各種喪尸片,那種既緊張又刺激還帶點惡心的感覺讓他欲罷不能,可當電影照搬到現實來就完全不一樣了,而且還是中西結合版的喪尸,看起來要比那些沒腦子的東西厲害得多,明微甚至覺得槍炮用在它們身上可能都不好使,要用魔法打敗魔法。

    好在吳可非和蘭斯洛伊是夠厲害的,神諭都是那種威力強勁、范圍很廣的類型,就像游戲里的法師,既有aoe,傷害也高。

    沙漠之鷹的子彈不多,明微和陳璃畫雖然上好了膛,卻從沒開過一槍,這是在吳可非和蘭斯洛伊照顧不到他們兩個的時候用來保命的,希望那些電影沒有瞎拍,只要爆頭喪尸就會喪失行動力。

    “我怎么感覺越來越熱了?”明微看向陳璃畫,不僅如此,周圍的一切都呈現出異常的紅色,溫度似乎一直都在攀升,只是剛才被吳可非的神諭壓制住了片刻。

    “情況不對,我們得破壞掉這座陣法。”陳璃畫也反應過來,她打開手機,“既然已經知道了陣眼所在的位置,那么只需要毀掉陣眼就行了。”

    “聽起來好像很輕松的樣子。”明微嘀咕,“這些陣眼不都是石頭嗎?我們怎么做?”

    “簡單,看我的。”陳璃畫把手機揣兜里,走向一塊大石頭,明微便看到她輕而易舉的就把那塊比母豬肚子還大的石頭給舉了起來,驚得明微瞠目結舌,明明長的那么容易讓人產生保護欲,卻有年輕男子都難以企及的力量,真違和。

    世界有時候就是這么奇幻,現實與想象正好相反。

    陳璃畫舉著大石頭走向另一顆大石頭,猛力一扔,兩塊巨石相撞,發出破碎的聲音,散落一地。

    溫度驟降,陳璃畫看向明微,說:“你也試試?”

    明微對自己將信將疑的就走過去了,隨后他扎下馬步,貓著身子,雙手環抱一塊黑石,大有魯智深倒拔楊柳之氣勢,他發出不屈服于天命的嘶吼,脖子上爆出青筋,血液之中仿佛都跳動著野獸般的力量。

    陳璃畫把手電筒對著明微,這氣勢把她都嚇到了,按理說年輕男孩是可以舉起這塊石頭的,明微應該也可以。

    “加油!”陳璃畫喊了一聲。

    “啊!”明微吼著,他感覺到了,石頭動了一下!陳璃畫也看到了,只不過那輕微弧度大概類似于美國隊長在《復仇者聯盟3》撥動雷神之錘那一下,明微接著瘋狂使勁,大概是他從小到大最全力以赴的一次了。

    “咔!”一聲清脆的聲響,陳璃畫愣了,什么聲音?石頭裂開了?

    “哎呦,我的腰。”明微松手,一只手撐著石頭,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腰,突然從熱血男孩變成風燭殘年的老頭,陳璃畫捂臉。

    雷電縈繞間蘭斯洛伊飛速經過,他疑惑的問了一句:“你這是干嘛呢?”

    “沒事沒事,忙你的。”陳璃畫對他解釋,然后對明微說:“還是我來吧。”明微在旁扶著樹,揉著腰,大概這就是平時生活不規律,且沒有運動的后果吧。

    陣眼一個個被陳璃畫砸碎,周圍的溫度也逐漸回歸正常,活死人那邊問題不大,吳可非和蘭斯洛伊兩人幾乎就全解決了,看起來像是一場有驚無險的意外,也是一場事不關明微的意外。

    “就只有這種程度嗎?”蘭斯洛伊嘴角微揚,眼角不屑。

    ……

    夜幕籠罩著群山,沒能籠罩繁華的鬧市,坐落于小城中心的一棟高樓,IACO的各位云集于此,周唐林坐在長桌主位,身著西服,儼然一副“董事長”的模樣,還有各位教授和研究員,一個個表情嚴肅得好像在召開一場如何拯救世界的會議。

    長桌的每一個座位上都有人,周唐林一直沉默不語,位置之中不斷有人向他匯報信息,他只是時而點頭。

    “近日世界各地的邪教活動逐漸增多,倫敦、香港等地更是不平靜,引發了不少事端,而且但凡涉及政治,我們組織不太好介入。”莫里斯教授匯報,“還有,某邪教頭目疑似在波蘭現身,已派出波蘭分部最優秀的調查員著手調查。”

    周唐林點頭,他平時不管這些事情,也極少召開始如此正規且人數眾多的會議,所以一旦開會,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給他過個耳目還是必要的,雖然他對這些事情也并不是一無所知。

    “經由上次九曲巷一役,城中暫未發現任何疑似邪教活動,邪教主濕婆也不再現身。”葉佳欣隊長匯報,“不過我與黃山隊長發現了兩處已經被廢棄的藏匿邪蟲的窩點,清理現場后發現一張遺失的駕照,找到人后我們對其進行了催眠,證實他確實是邪教徒,且得知他們教主或許已經不在城中。”

    周唐林皺了皺眉,多少還是打草驚蛇了,不過這也是必然,消耗掉了濕婆的底牌,他的威脅就大大減小。

    “還有件事,”是阿圖羅研究員在發言,周唐林看向他,只聽他說:“高考結束,明微等人已經完成了在中國的所有學業,那么到密斯卡托尼克大學報到的日期應該提上議程,早日讓他們適應新的生活。”

    莫里斯·泰勒和姜云教授都微微點了點頭,的確還有這茬,他們優秀的學生是時候前往密斯卡托尼克大學深造了,那會讓他們變得更加優異。

    周唐林照例沉默了一下,隨即開口了:“關于這件事,我是這樣想的,反正學校隔三差五的就會安排學生外出實訓、實習,那么眼下正好又有不錯的機會,就先讓他們留在這里,等事情解決之后再帶著榮譽返校報到,這樣對他們日后的成長也有莫大的幫助,可謂一舉多得,你們怎么看?”

    兩位教授和一位研究員接連被震驚到,不約而同的在想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要么就是哪里出了問題。

    What?把對抗濕婆當成還未入學的新生的實訓、實習?他們承認吳可非和蘭斯洛伊已經非常優秀了,甚至要比組織里很多老員工還優秀,可這是跟濕婆的對抗,這種層次的戰爭從未有學生參與,更別說他們還沒入學,更別說明微根本就沒有神諭。

    這根本是不符合邏輯和常理的安排,這也是極少數的他們對老大如此的疑惑,也是極少數的,他們把疑惑的神情擺在了臉上,因為他們掩飾不住。

    “可是”阿圖羅研究員忍不住開口了,莫里斯和姜云都帶著希冀望著他,對嘛,應該提出質疑的,那可是他們最疼愛的學生啊,這還沒能完全長全呢,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找誰說理去?這不就等同于過早的用低等級的人物去參與boss戰一樣嗎?勝利了確實經驗大漲,等級飆升,可萬一要是不小心被波及了呢?就算他們能保證戰勝濕婆,也不敢完全保證能保全這幾個新兵蛋子啊!

    “好的,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周唐林直接無視了他,笑著爽朗開口,“看來三位導師也跟我一樣,對他們的能力有著十足的信心啊!”

    三位一大把年紀的老頭捂臉,滿頭黑線。

    “我們進入下一個話題。”周唐林掃視全場。

    周唐林接下來交代了不少事情,主要還是關于眼下如何完全鏟除濕婆教的計劃,以及日后真到了決戰時刻的準備,其他的東西也有提及,比如近期一定要注意觀察埃及金字塔還有復活節島上的巨石像,負責這一塊的專人會有專業的方法,周唐林只要吩咐下去就行了。

    最后會議結束,除了明微他們的三位導師沒離開,長桌上浩浩湯湯的人群已經消失不見了。

    周唐林看向他們,“我知道你們想說什么,放心,你們的老大還不至于老到犯糊涂,我也很喜歡他們,既然我這樣做了,自然有我的理由,我如果沒說的話,你們也就別問了。”

    其實他們被這段話忽悠過很多次,只是這一次他們不太容易淡定下來。

    “我還有其他問題。”阿圖羅研究員說。

    周唐林點頭。

    “關于明微說是深潛者放過大家,老大你怎么看?畢竟催眠的最后時刻是你跟他在一塊,當時好像還發生了什么意外?”

    周唐林沉思了一下,最后的夢境之中是地震了,這很不正常,根本就不在催眠范圍之內,催眠師的解釋說可能是明微大腦產生反抗的結果,但他還沒見過這種情況,明微最后的一系列反應也都透露著一股古怪的意味。

    “我也想不通啊!這孩子,或許是個幸運寶寶?”老周只好這么說。

    陳國王說

    顯然沒有一百票,準確的說連一半都沒達到,不過也看到了一些平時沒見過的名字在投票,慢慢來吧,還是感謝大家~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