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十四章 Bullet Time(1)

第十四章 Bullet Time(1)

    “麥當,你說她為什么帶了傘卻要跟我待在教室等雨停啊?”床上的明微撫摸著拉布拉多溫暖的后背,麥當儼然成了明微傾訴心事的樹洞,還是活的。

    麥當不理他,明微還是自顧自的說:“海底針啊海底針,如果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好了……對了,愛德華、愛德華,能做到嗎?”

    窗外黑暗蔓延,屋里燈光昏黃,明微比較喜歡這種燈光,暖暖的適合看書和睡覺,他曾在學校的圖書館讀過一本叫做《圖解照明設計》的書,作者好像是RB人,里面介紹了各種場景應用燈光,為每種光源都標注了適宜位置,然后他才發覺燈光也有那么多講究。

    可惜看完那本書后,他抬頭發現周圍沒有一處燈光是讓人舒適的。

    至于他為什么會去圖書館,大概也只會因為陳璃畫了。

    “終于學會主動想起我了,真讓人欣慰。”愛德華語氣里確實有些許欣慰,就好像聽到離家在外的孩子打電話慰問家常一樣,讓明微很想去切手指。

    “少說點屁話。”

    “陳璃畫不行。”愛德華回答。

    “什么意思?”

    “只有陳璃畫不行,你到底看沒看過《暮光之城》?愛德華會讀心術,可他讀出過貝拉在想什么嗎?”愛德華似乎很入戲。

    明微當然看過,貝拉免疫的可不止愛德華的讀心術,她免疫的是所有吸血鬼的異能,“你的意思是能讓我學會讀心術?只是讀不出陳璃畫而已?”

    “想多了,我通常只會在你有生命危險的時候跟你交易,畢竟那種時候你總會答應。”愛德華淡淡的解釋。

    “那你扯個屁的《暮光之城》!”明微抓狂。

    “陳述事實而已,我可以做到,但那就破壞了我的規則,而且我確實看不透陳璃畫,這個女孩不簡單,我勸你換一個暗戀。”愛德華誠懇的說。

    “滾,要你何用?”其實明微覺得他說的沒錯,跟陳璃畫接觸這么久,在他的感覺中陳璃畫依舊是謎一般的女子,你看不透她的笑,也看不透她的漂亮眼睛里藏有什么,或許是戲謔、亦或是曖昧,也可能什么都沒有。

    陳璃畫說她的神諭是secret,明微覺得她渾身都是secret,根本就不缺這一個,但明微的喜歡可能也包括了她的神秘,要是某一天當陳璃畫毫無保留的暴露在明微的面前,不知他還會不會愛她如初?

    她就像斯芬克斯,在沙漠旅人的途中驚艷亮相,那副絕美的面容、那具妖冶的身形,拋出一個謎語后讓人淪陷,沒有人猜得出,他們都死在了斯芬克斯的嘴里,只留下一個神秘的斯芬克斯之謎等待著下一個旅人,直到俄狄浦斯的出現。

    愛德華讓明微換一個人暗戀,說的輕巧,你倒是讓書里的愛德華不愛貝拉啊,明微喜歡陳璃畫喜歡了那么多年,中途還見證了她跟吳可非的戀情,天都塌了也沒壓垮井底的癩蛤蟆,如今守得云開見月明了要他放棄?或許他只會喜歡陳璃畫。

    不對不對,什么叫換一個人暗戀?難道他的人生就只能暗戀嗎?

    明微在光怪陸離的現實世界里沉沉睡去,夢境更加詭異甚至令人作嘔,那些渾身散發著惡臭的異形生物成堆的啃食著爬滿蛆蟲的尸體,周圍林立著好似披著膠皮的樹植,遠邊的天空沒有云層卻呈現一種昏暗的顏色,好像這里從來就沒有太陽和月光。

    他疲憊極了,匍匐在地面手腳并用奮力朝前方的怪物堆爬去,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往那邊去,但他不能自已,就好像一個連續跑了十公里的雙腿不會在瞬間停下,即便累到癱瘓雙腿還是會機械性的運動,他遵循著生物本能和**的渴望。

    他大概是個風燭殘年的老頭了,用盡力氣爬到怪物堆,不知道哪來多余的力氣撥開一個空隙,他如遭雷擊,那具腐爛到快要銷蝕的、爬滿蛆蟲尸體正是他自己,他的面容寧靜且安詳。

    他驚駭的看著自己伸出的雙手,氣味像是魚腥和沼氣的混合,黑皮包裹著嶙峋瘦骨,如病毒般的白點紅點無處不在,像是某種變異的蛙類。

    他用盡全力爬向一灘淺水,整個世界在剎那間失去所有光線。

    “今日氣溫受寒流影響有所下降,雨天將持續一周左右,大家出門記得帶好雨傘,注意保暖……”

    老周在店面樓上的窗邊,那是他的臥室,電視機在播放地方臺的天氣預報,準不準卻是另一回事,別說地方臺的天氣預報了,全世界的天氣預報基本都是馬后炮。

    不過現在確實是在下雨,毫無規律又密集的雨點擊打在玻璃上,聽起來像是米粒撒落的聲音。老周的目光透過窗子,雨天街道上的行人不多,雖然是在學校附近,但學生全都消失不見,這是晚自習的時間。

    “寫作業像在吃狗屎,晚自習就像聚眾吃狗屎,完了大家還要互相交流一下心得,不知道該怎么吃還得請教學霸,難怪都說高三狗、高三狗!”

    “生活只有眼前的狗屎,哪來的詩和遠方?”

    老周想起明微以前說過的一些話忍不住露出笑容,明微確實還是個孩子,成天吊兒郎當、不思進取,偶爾對世界有怨言,也時常自嘲一番,老周覺得他很幼稚,有時又覺得他很可愛,對感情傻乎乎的。

    總是在漫無目的的等待,想要什么卻不敢去爭取,害怕失敗。

    像明微這么大的時候老周也是如此,雖然老周早已忘卻自己年紀,要是較真起來得掰手指才能算清楚,但青春時期的記憶深刻得嚇人,腦海里很多歲月都模糊了,唯獨那段短淺的時光被封存好好的,不經意的翻開就會發現嶄新如昨。

    “縱身一躍的青春啊,為你而死的誓言啊,飛濺而出的熱血啊,如果能死在那一年啊。”老周平淡的說出一段歌詞,深邃的眼眸里有穿越數百年而來的畫面。

    當年一無所有,卻好像全世界都在他懷里,如今全世界都在他懷里,卻好像一無所有。

    那些他愛的人和愛他的人早已化作黃土,他的人生既無來處,也不知何處是歸途。邪教讓他家破人亡,于是漫長的歲月里他連根拔起無數邪教,他在中世紀末期成立的國際反邪教組織,直到如今都是世界上最強大和神秘的組織,他是IACO永遠的最高掌權者,只要他想,這個世界就是他的。

    唯一不變的是周唐林這個名字他從出生就開始用,他其實根本不怕各國發現IACO的秘密后想編制他們,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種能力,可他作為人類不想內斗,要是把他逼急了大不了全世界一起完蛋,反正他活膩了,也累了。

    誰能想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里,一家破書店的老大爺掌握著這樣的權力?一點都不合乎情理。

    “吳可非。”老周看著街上一道光看背影就很孤獨的身影,這是吳可非連續的第三天在這個時間行動,奇怪的是他最近并沒有給吳可非布置任務。

    吳可非不喜歡團隊合作,就連游戲都只玩單機,這些老周自然知道,要不是他的能力的確十分出眾,對待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手下老周一定是要教育一番。這么說吧,在吳可非放寒暑假的時候,老周曾派他到過國外協助組織,打擊一幫規模不小邪教。

    吳可非去了,可他不是去協助的,他一個人完成了所有行動前偵查,然后只身潛入邪教營地,把所有人都打倒了,重傷的重傷、昏迷的昏迷,當吳可非通知組織,而后其他人風風火火的趕到現場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眼前全是橫七豎八的邪教分子,任務已經完成了,雖然他們什么都沒做。

    大部分人并不高興,他們對這種美國式英雄主義行為看不慣,吳可非明明是正兒八經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到底是從哪學的不良習慣?吳可非不在乎他們看不看得慣,組織里的同事名字都沒記住兩個又趕回老家玩單機過暑假了,有人向老周反應吳可非的不妥之處,老周對此也無可奈何。

    所以老周再一次看到吳可非行蹤古怪的時候有些頭疼,難道他還想再上演一遍單刀赴會、七進七出、片甲不留嗎?可這一次不是什么規模不小的邪教,而是IACO的老大親身蹲了好幾年的邪教,如果也能被吳可非輕松的解決就好了,那他就可以退位讓賢,往后有大把的時光周游世界,雖然全世界都已經有了他的足跡。

    但他還可以去加利福尼亞的海邊曬曬太陽,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也可以去北極把冰面打個窟窿釣魚,甚至還可以學學愛斯基摩人的生存之道,只要能想到的事情都去做一遍,總之這一次珍愛生命遠離邪教,劈柴喂馬,周游世界,做個普通人。

    “加油啊吳可非!”老周舉著酒杯向往起來。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