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二十六章 長明燭火(2)

第二十六章 長明燭火(2)

    “你為什么打扮得這么漂亮啊?我不是說你平時不好看,只是今天很不一樣,讓我覺得好像變了一個人,而我沒見過所以也不認識這樣的陳璃畫。”

    “這聚餐有這么重要嗎?因為蘭斯洛伊?好吧你肯定也知道聚餐什么的都是借口,其實他只想跟你一起吃頓飯,但你還是鄭重其事的來了,在全班同學的目光下你們坐在一起,真是強勢又不動聲色的宣示主權啊!所以你也喜歡上他了嗎?專門為他改變妝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陌生的、別人的新娘。”

    明微很想一股腦的把心中所想向陳璃畫傾訴出來,也不怪他不懂女生,誰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專門化了美美的妝,安靜的坐在一個男人身邊不會醋意大發啊?明微已經很克制了,只是好像進入了上課時的“枯萎”狀態,那介乎于睡與不睡之間的萎靡神色,跟身邊明艷動人的才子佳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綠葉襯托下的紅花才不會在意葉子有沒有枯,就算綠葉泛黃了也只能襯得紅花更紅。

    “你這種傻孩子,就算哪天陳璃畫真要結婚了給你發喜帖,你還是會屁顛屁顛的跑去,像條狗一樣望著她,然后黯然神傷,最后自己舔著傷口回家,該說你什么好?”愛德華的聲音響在他耳邊,頗有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明微不理愛德華,他現在就已經黯然神傷了。

    “你想過嗎?陳璃畫的新郎無論怎樣都不會是你,除非她腦子給炮打了,否則不會在蘭斯洛伊和吳可非之間選你,你整天跟條哈巴狗似的眼巴巴的等她施舍一點感情給你,都幾年了?值得嗎?”

    值得嗎?不值得嗎?明微不知道,這種事情誰說得清。

    科學研究說大腦構筑一條新的神經通道需要二十一天的時間,一件事連續堅持二十一天就會成為習慣,一個名字在腦海里回蕩二十一遍就會難以忘卻,而明微已經喜歡陳璃畫三年了,看書會想起她,聽歌會想起她,就連他夢里陳璃畫也是常客,他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大腦里有多少條神經通道是屬于陳璃畫的,他只知道不管值不值得,那都已經是生命中難以剝離的一部分了。

    為什么人在失戀后通常會變得消沉?因為分手時說的再見不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它會給你大腦一個持續性的信息,就是那些好不容易構筑出來的神經通道沒用了,是累贅了,回想起過往的記憶也不會分泌多巴胺讓你興奮了,反而會分泌抑制激素讓人難過,所以那些通道該關閉了。

    可神經通道也是大腦的一部分啊!要告別它談何容易?于是失戀后的人會在神經通道的啟用與關閉中情緒碰撞、備受煎熬。

    在蘭斯洛伊的帶動下,大家很快歡天喜地的開吃了,餐廳里播放著舒緩的音樂,燈光溫和自然,把那些五花八門的高檔菜系照耀得更加可口。他們腦子里的一根弦已經繃很久了,每個人都在爭分奪秒的奮斗,恨不得一天有個四十八小時,恨不得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就能精力充沛。

    今天那根弦算是暫時松了,餐廳里洋溢著青春的歡聲笑語,氣氛融洽,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

    除了明微。

    大家都在邊吃邊聊,只有他悶頭掃蕩食物,好像一個幾天沒吃飽飯的流浪漢,本來心情不好的明微是沒有胃口的,但他從沒在這么高檔的餐廳里吃過,眼前的那些食物就好像美人在搖曳身姿散發著誘人的魅力,吸引著明微這個饑渴的土鱉,然后他化悲痛為力量將矛頭瞄準了美食。

    身邊的蘭斯洛伊不知在跟陳璃畫聊什么,惹得美人笑聲不斷,聽得明微的咀嚼更加用力了,掃蕩的速度越來越快,然后終于成功的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

    “你……沒事吧?”蘭斯洛伊擔憂的問,并且給他的餓死鬼同桌倒了杯飲料。

    “嗚嗚。”明微嘴里塞滿了美食,話都說不清楚,接過飲料后一口灌下,他揮揮手,“我沒事我沒事,你們吃好喝好不用管我。”說罷又拿起筷子,可面前的菜盤已經干凈的像是洗過,大家才知道原來明微是個光盤行動者。

    他們連忙把自己面前盛有美食的盤子端到明微面前,一個個小心翼翼的,像是給皇帝傳膳的御膳房太監。

    明微來者不拒,也不在意他們投來異樣的目光,女神都要被拐跑啦,誰還管你們怎么想我啊!反正我也就是個小土鱉咯,要臉蛋沒臉蛋、要成績沒成績、要家境沒家境,真是三無青年啊!不然也不至于這么慘。

    他們都說加入了IACO你就要告別從前的自己啦,要變得牛逼高大上啦,在外無論張揚還是低調,都有組織在你身后給你撐腰哦!聽得明微感激涕零的,在某一時刻真的覺得自己對從前那悲催的人生揮揮手了,將走上一條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的星光大道。好嘛,結果什么都沒變,他還是那個小土鱉加撲街仔。

    因為他暗戀對象也是IACO的一員,她的追求者也是,大家身后都有組織給撐腰,誰也不差誰的,況且他們還比明微有錢有顏有品味,這一方面瞬間把他KO秒成渣,打回那個卑賤的癩蛤蟆原型。

    孤獨的小孩望著別人家的孩子手里都拽著幸福,低頭一看自己什么都沒有,也不知道意味著什么,只是眼淚不爭氣的留下來。

    蘭斯洛伊細心給明微留的座位也讓他如坐針氈。

    明微抹了抹眼角,他真的流淚了,奇怪的是只有左眼在嘩嘩的流,他抬頭一看大家都哭了,餐廳不知怎么時候播放起了傷感的女生吟唱,那歌聲飽含滄桑,充滿了道不出的辛酸故事。

    人聲之外的伴奏很簡潔,似乎從頭到尾就只有一種不知名的樂器在奏響旋律,原本還熱火朝天的青春聚會突然間就凝重起來,所有人都陷入了難以自抑的悲傷之中,座中泣下連連。

    明微把左眼的眼淚擦掉又涌出來、擦掉又涌出來,他越抹越心慌,又很難過,為什么他只有左眼會流淚?

    “愛……愛德華?”明微心驚的想起了他唯一一次跟愛德華完成的交易,一滴眼淚解決一場危機,雖然現在看來當時無論是陳璃畫還是裝無辜的蘭斯洛伊都能解決困境,根本無需愛德華召喚吳可非幫忙。

    “我親愛的主人,有何吩咐?”愛德華出現之時,所有的一切都呈絕對靜止狀態,他穿著侍者的服飾,白襯衫、小馬甲、蝴蝶結、西裝褲站在明微身邊微微躬身,嘴上還留了兩撇小胡子,雖然那張臉跟明微分毫不差,但氣質截然不同,即便被人看到也很難發現兩人其實是一張臉。

    明微指著自己的眼睛問:“我們的交易不是只是一滴眼淚嗎?我的右眼為什么不會流眼淚了?”

    “流眼淚有什么好的?讓人看出你的懦弱嗎?”愛德華答非所問。

    “你個奸商!”明微氣沖沖的罵道,“我不想再看到你!”

    愛德華壓了壓手,“別生氣嘛,我后來不是還送了你免費的子彈時間嗎?也算扯平了吧?”

    “扯平你妹!簡直就是強買強賣,我的付出和收獲完全不對等!我要……我要……”明微很生氣,但他拿愛德華沒辦法,要是被人詐騙還可以報警或者消費者協會,可被這魔鬼詐騙找誰說理去啊!找陳璃畫要售后嗎?跟啞巴吃黃連似的。

    “安啦安啦,我再補償你就是了,大家都這么熟了還算這么清楚,真傷人心。”愛德華嘆氣。

    “我不要補償,我要眼淚。”

    “一旦售出,概不退換!包你售后就已經很良心了好嗎!”愛德華斬釘截鐵。

    明微不想理會他做作的神情,他總覺得一只眼睛不會流淚也是一種缺陷,跟魔鬼果然沒有道理可言,既然被騙了,那他現在只關心怎么補償。

    “讓我想想……”愛德華踱步。

    “有了!”

    全場大概只有蘭斯洛伊和陳璃畫沒有哭慘,但他們也感受到了莫大的悲傷,原本說笑的神情消失不見,相視一眼讀出了對方的想法。

    這幅畫面顯然是異常的,且不說這首歌究竟有沒有那么感人,這歌唱的明明是英文,那些英語聽力放到哪個題目都搞不清楚的學渣湊什么熱鬧?就連明微都哭了,眼淚流的不比那些學霸少。

    “明微別哭了,有情況。”蘭斯洛伊輕聲提醒。

    “我能忍住就好了。”明微哽咽的說。

    “是神諭的作用,藏在歌聲里,非常隱蔽。”陳璃畫對兩人說,“應該是邪教神司針對我們來了。”

    蘭斯洛伊先去讓人把音樂停了,然后對大家說:“大家吃好喝好,等會還有更有趣的活動在等著我們,祝大家玩的開心。”

    蘭斯洛伊的家風不允許他參加這種聚會,一群人圍著桌子吃吃笑笑,食物還大量浪費,一點都沒有貴族風范,他們偏愛舉辦社交舞會什么的,高端優雅才是貴族氣質,但蘭斯洛伊在中國學了一個成語叫“入鄉隨俗”,就是英文中的“When in Rome”,他覺得更有道理些。

    大家聽到蘭斯洛伊的話稍微收斂了情緒,他們也很古怪,為什么有這么邪門的音樂,把大家都聽哭了,所謂的世界禁曲也不過如此吧?要是再聽下去真得抑郁了。

    三人起身,“娛樂城這么多人,他們想干什么?不怕暴露嗎?”陳璃畫問。

    蘭斯洛伊搖頭,“或許他們只是想引出我們,這種神諭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對明微殺傷力還挺大的。”陳璃畫望著明微說,可憐的明微還在抹眼淚、吸鼻子。

    “我沒事,需要報告老周嗎?”明微哽咽的問。

    蘭斯洛伊嘴角抽了抽,遇到這么點破事就要報告給老大嗎?就像被人惹哭了就要找爹媽一樣,能不能有點出息?話說明微這家伙老周老周的叫著,不會是他們老大在中國的私生子吧……

    “暫時不用,先摸清情況。”陳璃畫對明微說。

    陳國王說

    大家勞動節快樂哈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