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三十章 長明燭火(6)

第三十章 長明燭火(6)

    吳可非沿著街道跟在那輛面包車的后面,他奔跑速度很快,不愧連續三年打破學校運動會長短跑記錄,話說那些記錄本來就是他的,可惜這里不是學校田徑場,否則一定會贏得可愛的女孩眼冒星星的尖叫。

    他其實很少生氣,上次是他發現邪教綁架小孩的時候,然后是今天,他們居然對真人CS的槍做手腳,真是陰險下賤的手段,若不是他碰巧聽到他們的談話,后果不堪設想。

    五名邪教徒恐怕沒意識到他們已經被冷血的毒蛇盯上了。

    邪教之所以為邪教就是因為他們不人道,凈做些喪盡天良的事情,作為國際反邪教組織成員的吳可非知道更多的內幕,眾所周知的**、誘騙、破壞家庭對他們而言簡直太小兒科,實際上世界各地的各種暴亂、反動、恐怖襲擊幾乎都有邪教的影子在,他們要只是老老實實的危害自己就不叫邪教了。

    他們做出任何事都不值得奇怪,但吳可非做不到習以為常,他會憤怒,特別是邪教危害到他身邊人的時候,他會想把邪教徒滅個干凈。

    他們總是宣揚著“世界末日”、“新世界”什么的言論,實際上他們的教主總是那個意圖制造世界末日的人。

    吳可非知道組織里神諭越強大的人,對克蘇魯就越是畏懼,因為他們所有人的超凡力量僅僅來自于克蘇魯的一絲精神波動,他們有人可以操控天氣,有人可以看到未來,甚至有人可以爆破掉一座小山,而這些能力全由“神”賜予,叫做“神諭”。

    可想在南太平洋海底的拉萊耶城沉睡的克蘇魯到底有多可怕,蘇醒之日,終結之時。

    吳可非也怕克蘇魯,原因無他,神司們總被噩夢困擾,他也不例外,夢里的恐懼甚至要比他面對邪蟲大軍時的恐懼更加真實和深邃,讓人不寒而栗。

    他曾問過老大對此有什么辦法,老大搖頭說沒有辦法,這是他們IACO所有人必須要承受的,特別是神司,否則哪來那么多因為克蘇魯而瘋掉的人?

    五名邪教徒應該發現吳可非了,車子速度徒然加快不少,吳可非不意外,他跟在他們車后跑的跟美國隊長一樣快被發現是遲早的事。

    一座廢棄工廠前迎來了一輛面包車和一路追擊而來的吳可非,吳可非知道對方故意把他引到這來,但他不介意他們的陰謀得逞,這次不是打草驚蛇,而是被騎到頭上來了,應該反擊。

    這個廢棄工廠看起來也像是邪教豢養邪蟲的地方,但他忘了帶那柄名叫“命運”的銀劍,希望問題不大,他對自己向來自信。

    “一個人就敢追過來,真是不把我們當人啊!”五名邪教徒下車了,手上都操著家伙,什么鐵棒、棒球棍的看起來就像跟小混混約架一樣,真丟邪教臉,吳可非這么覺得。

    他懶得對這些人說任何話,他確實沒把他們當人,準確的說吳可非向來沒把邪教徒當人,要不是老大再三強調不要鬧出人命,他完成任務的手段會更加雷厲風行。

    他們輪著武器和拳頭就沖上來了,吳可非不知道他們真傻假傻,作為邪教徒,他們教主難道沒有告訴他們“神司”這種存在嗎?操著幾根棍子就想撂倒他,也太天真了吧?

    吳可非躲過一棍子立馬反擊,光是**的力量就已經打得邪教徒節節敗退,而且吳可非還在IACO上海分部待過一個多月,修行中國古武,別說這五個大漢了,像他們這樣的普通人就是再來十個,吳可非也能把他們都打倒。

    忽然,吳可非覺得有些不對勁。

    “神諭·無雙。”一個人身上突兀的出現了一股古怪又強大的力量,他居然也是神司!

    “神諭·壁壘。”又有一個新的神諭出現,那個人的身體變得銅墻鐵壁般堅硬,吳可非神色動容,然后驚駭的見到五個人一個接著一個釋放了他們的神諭,吳可非終于明白了他們為什么敢跟他打,原來他們全都是神司,都有神諭!

    什么時候神司變得這么廉價了?邪教隨便一拿就可以拿五個出來?

    可現在也不是糾結問題的時候,他們的攻勢劈頭蓋臉而來,他必須先扛住。

    “神諭·霜降。”吳可非輕聲道出,他周圍忽然間吹起了冷冽寒風,晶瑩的雪花飄落而下,他轉身躲過一擊,隨后一拳轟出璀璨冰凌,刺骨尖銳的冰凌在空中變幻著姿態,綻放出艷麗的冰之六芒星。

    絕美、致命。

    麥當最近有些悶悶不樂,因為它的主人已經很久沒有遛狗了,不僅如此,它主人每天早出晚歸,就算放假也不常在家,似乎很忙,只有每天在床上的時候會撫摸它,它在想明微是不是外面有狗了。

    今天明微突然早了一些回來,看起來很沒精打采,就像路邊剛被人踩過的枯萎的小花。

    麥當不知道他怎么了,但感受到主人情緒低落它還是第一時間湊上前去安慰,它不能說人話,安慰方式也不知道明微能不能看出和平時要討他喜歡的區別。

    “好累啊。”明微坐在床沿,身軀一點一點坍塌下去,守株待兔這么久,還是被其他獵人捷足先登了,“捷足先登”是個很惡心的詞,從愛德華那天說起明微就一直這么覺得。

    一只癩蛤蟆蹲在井底盼著白天鵝飛過,等啊等的,終于白天鵝飛過了,身邊還跟著一條小白龍。

    確實今天是不該去的,無論是看看書還是打游戲都讓人心情愉悅,為什么偏要去找罪受呢?人家你情我愿、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勢必會走到一起,你再怎么費盡心機的想阻止也是徒勞啊!你不讓蘭斯洛伊表白?好,陳璃畫來,真好不是嗎?男女主甜蜜的在一起總是觀眾喜聞樂見的。

    可明微算什么?《暮光之城》里的雅各布?不,雅各布怎么說也是能保護貝拉帶給貝拉溫暖的狼人,是個很好用的備胎,明微他連備胎都算不上。

    朋友,僅是朋友。

    就像每個人的回憶中都有逐漸淡忘掉的那些人一樣,將隨著歲月的掩埋最終消散于塵埃,他天真以為加入IACO就能“友誼長存”,實際上若是朋友之間有一方藏著深情,那么他們的結局無非一種,隨著深情之人的慢慢退出淪為過客。

    很多人想不通,曾經那么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怎么到后來連見面打個招呼都會尷尬?你們徹夜長談,你們形影不離,你們在其他人眼里是令人羨慕的一對,你們彼此之間比戀人還要了解對方。

    可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一切都沒了,過往像是一場同泡沫般脆弱的夢,隨著夢醒終焉,曾經那么相信的,那么執著的,其實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沒有,只有夢醒之后的彌留之際還閃爍著零碎的回憶。

    “太文藝了,文藝跟傷感簡直就是同義詞吧?”明微越想越難過,都怪自己平時看了太多的書,難過起來腦子里全是電影般的鏡頭畫面,悲詞哀句潮水般涌來。

    陳璃畫也看很多書,她難過時是不是也這樣……她有這么難過的時候嗎?像是個公主走到哪里都有別人的仰慕,就連被惡毒的王后迫害都有七個小矮人來照顧她,她現在正跟蘭斯洛伊你儂我儂吧!蘭斯洛伊那騷包的模樣一看就是甜言蜜語張口就來的情種。

    “喂,你那么難過干什么?人家還沒在一起呢。”愛德華出現在房間里。

    明微驚愣的抬起頭,望向愛德華。

    愛德華苦笑,“那只是游戲而已啊!人家表白只是游戲輸了的懲罰,以他們兩個的性格,怎么可能這么草率的在一起啊?你以為是你?要我猜,他們在一起的那天一定有幾架直升飛機在空中盤旋,飄灑著從世界各地采摘而來的花瓣,紅的、白的、黃的、紫的什么品種都有,然后蘭斯洛伊順著直升機的繩梯落在陳璃畫面前,四周的天空爆發出帶有陳璃畫名字的煙花,蘭斯洛伊再從他那家族訂做的衣服兜里拿出一枚Bvlgari鉆戒單膝下跪,然后一萬人在周圍高喊著在一起或者嫁給他……”

    明微呆住了,又聽愛德華說:“就因為真人CS輸了,陳璃畫對他說我喜歡你,然后他回答我也是,我們在一起吧?然后就在一起了?你想什么呢?”

    “你這是安慰人嗎?我怎么覺得更難過了……”明微欲哭無淚。

    “不是,我只是在說實話,實話總是令人難過的。”愛德華冷漠的回答。

    明微“哦”了一聲就沉寂下去,呆呆的坐在床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愛德華無奈的搖頭嘆息,他說:“我的售后你還沒用呢?你想留到什么時候?”

    “我想什么時候用就什么時候用,管得著嗎你?”明微沒好氣的說。

    “心情不好的人總愛把身邊人的心情也搞糟。”愛德華說,“我只是想提醒你,吳可非現在需要你的幫助,當然也不是非你不可,不是還有陳璃畫和蘭斯洛伊嘛?你也可以通知他們去幫忙,你會嗎?”

    明微不會,他打算出發了。

    陳國王說

    今天應該還會有兩章,先預熱一下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JBO体育| JBO| 官网竞博|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