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三十五章 獵戶星座(1)

第三十五章 獵戶星座(1)

    IACO的專員和神司們又一次來晚了,當他們風風火火的趕到明微和吳可非所在地時,他們只看見滿地的人,橫七豎八的跟尸體一樣,就仿佛被集體催眠,祭臺上有兩個祭品,哦就是他們在找的明微和吳可非。

    但吳可非是清醒的,可是當他望著滿目狼藉四周,馱著明微的他是一臉茫然的,他醒過來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而且明微還趴在他腿上睡著了。

    陳璃畫看到這幅畫面讓大家先別把兩人分開,然后她拿起手機歡天喜地的懟著兩人一頓猛拍,像極了狗仔發現大新聞,對吳可非美其名曰:“等到明微醒過來讓他看看你對他多好。”吳可非信了。

    后來有人接過昏睡的明微,成群的人圍著吳可非關切的問:“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你受傷沒有?”

    好像都很關心他的樣子,搞得吳可非都差點以為自己做了什么,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能回想起還在審訊室的時候明微狀若癲狂的要那個青年夸他是“最厲害”的,那時鎮定劑就已經注射到他體內了,所以后來他睡了一覺,醒過來就是大家看到的畫面。

    人群之中吳可非望向那個被人馱著的傻小子,他在呼呼大睡,嘴角又開始流哈喇子,跟靠在他肩上的時候一樣,馱明微的那個人也十分絕望的想擺脫這個在這種場合能睡覺,而且還會流口水的家伙。

    明微應該知道些什么吧?到底發生了什么呢?他也很好奇啊!

    次日,希望書店。

    所有人都在盯著長桌盡頭的明微,明微像是狼群里混入的一只羔羊,將任人宰割。

    “我真的什么都不記得。”明微無奈的再次開口,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你們覺得可能是我把邪教徒都打倒了?別逗了,用腳指頭想也知道肯定是吳可非干的啊!我連神諭都沒有,我怎么打?”明微翻白眼。

    “可是吳可非說他被打了鎮定劑,一直在昏睡。”阿圖羅研究員提出關鍵因素。

    “他那么厲害鎮定劑又有什么用啊?可能還沒注入血液就被他給冰住咯,而且鬼知道邪教的鎮定劑有沒有過期,再說了,就算他昏睡這一切也不關我事。”明微舉一反三,理由似乎很充分的樣子。

    大家又看向吳可非,他導師姜云教授開口:“吳可非,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是你干的?因為那些邪教徒也失憶了,可能被用了某種特殊手段,導致你打倒他們后自己也不記得了。”

    吳可非皺眉,“您說的有道理,但是我不認為那種狀態下的我還能有那么強的戰力,如果有我在廢棄工廠就能打敗他們了。”十分理智的回答。

    “好像進入了死循環啊!”莫里斯教授說。

    “或許本是個錯誤的邏輯算法,我們可能漏了某一關鍵環節。”老周發表了作為老大的看法,明微心說是啊,就算你們幾個老頭再聰明過人、再見多識廣,誰能猜得到愛德華的存在?這種不符合邏輯的東西才不會出現在邏輯算法里嘞!

    “我想知道明微為什么知道我在廢棄工廠。”吳可非突然說,“你說你是到了廢棄工廠之后才讓老大定位我們,那在此之前你是靠什么找到我的?”

    大家露出驚訝表情,是啊,這也算一個關鍵環節吧?一直被他們忽略了。

    明微心里咯噔一下,按照邏輯他確實沒法知道吳可非在廢棄工廠,他是隨著愛德華的指引才找到吳可非的,沒想到漏掉的因素這么快就被發現了,吳可非也太冷靜了吧?這該怎么解釋?

    “是……邪教跟我說的,可能他們只是想一石二鳥而已,就像我們在玩戶外CS的時候,槍被動了手腳一樣。”明微硬著頭皮說謊。

    “明知道自己不行,為什么不告訴我和璃畫?我們可以一起行動啊!你自己去不是送人頭嗎?”

    是蘭斯洛伊發問,明微看了他一眼,什么叫明知道自己不行啊?不是你口中的璃畫說的,不要總覺得自己不行,你們都是我的戰友,現在是以后是,總有一天生死會落在我手上,那時候我也告訴你我不行嗎?你會不會當場被氣的去向耶穌告狀?

    璃畫璃畫喊的真親近,我苦哈哈的暗戀了三年才獲得這個稱謂使用權,而你只用了一段時間,真是厲害啊,自愧不如,早知道就讓你們去救吳可非我回家睡大覺好了,但是昨天那種情況我怕你們都被抓起來獻祭掉啊!

    要不是我大發神威,等你們趕到現場,吳可非真的要被燒的連灰都不剩好嗎?其實我也差點嗝屁,但是你們質疑這質疑那的,甚至關心吳可非受傷沒有,就是沒人來關心我一下啊!

    其實你們心里根本就沒覺得是我干翻了邪教對不對?你們趕到的時候吳可非背著我站在橫七豎八的邪教徒中央,那一看就是勝利者的姿態啊!就像姜云教授說的,吳可非可能失憶了。

    “真慘欸。”愛德華打岔,“你簡直比勾踐還能隱忍啊!為什么不直接告訴他們就是你干的?”

    “然后呢?下次再讓我去干翻邪教的時候怎么辦?不是我吹,他們一拳過來我可能會死……”明微說。

    “有我在你慫什么?到現在為止我們只交易了一滴眼淚,如果有業績考量的話,我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失敗的魔鬼。”愛德華無奈。

    “你也知道你是魔鬼。”

    “不,我知道你把我當魔鬼。”

    明微生氣了,“我們交易的根本就不是一滴眼淚好嗎?如果真的只是一滴眼淚我會把你當魔鬼?我會把你當親爹一樣供起來!那我就真的可以走上裝逼如風的道路了,每次有困難就一滴眼淚擺平,那多爽啊!可是你奪走的是我一半的淚水!要是再跟你交易一次,是不是我這輩子兩只眼睛都不會流眼淚了?”

    “我始終認為你不虧,眼淚這種東西有什么意義?莫斯科沒有眼淚,北上廣也不相信眼淚,毫無用處的東西用來交易你不是穩賺不賠的嗎?”愛德華言之鑿鑿。

    “你覺得什么有意義?”明微反問,他第一次感覺愛德華被他問懵了一下,他覺得自己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勝利。

    “Nothing。”過了一會愛德華才回答,冷淡的語氣不帶一絲波瀾,明微沒由來的感覺一陣寒意,勝利的喜悅被瞬間沖淡。

    “答不上了就拽英文,聽不懂!”明微在心里惡狠狠的回應。

    陳璃畫看向她的姜云導師,問:“大范圍的失憶,這也是神諭嗎?”

    姜云沉吟片刻,“理論上任何神諭都有可能存在,但……”他看向他們的老大。

    “但這個應該不是。”老周接過話頭,“我們總部密藏著一本由四千多年前的夏朝文字纂刻的甲骨文《拉萊耶文本》,你們可以把它看作一本邪惡的魔法**,其中記載了一種名為“忘卻之波”的咒文,你們遇到的應該是邪教教主,自稱Siva,濕婆。”

    “既然是總部密藏的東西,怎么會落到邪教手里?”明微不解。

    “因為就連總部那也是譯本,由此衍生的抄本有意大利文、德文、英文,其中英文版也被我們拿到了,那個濕婆教主手里的應該是意大利文或者德文其一。”莫里斯教授解釋,“據說原典在五千年前用非人類語言寫在泥版上,至今下落不明。”

    “既然記載著強大的咒文,為什么不能為我們所用?”明微又問,難道就像武俠中的邪門歪道總是為正道所不齒一樣?

    兩位教授和一個研究員又成功的被明微嚇了一跳,但秉承著無知者無畏的道理,阿圖羅研究員第一次狠狠的訓斥了一句自己的學生:“閉嘴。”把明微吼的一臉懵逼。

    他們偷偷的望向老大,只見老大云淡風輕的擺擺手,說:“上一個這么想的人,就是濕婆教主。”

    明微張大了嘴巴,吳可非和陳璃畫、蘭斯洛伊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秘辛,很是好奇。

    “沒錯,他也曾是IACO的一員,也曾跟我們一樣抱著鏟除世界所有邪教的目標而努力,直到他偷偷接觸了《拉萊耶文本》。”老周說。

    “這些都不算重點,之所以把《拉萊耶文本》列為**是因為其中不止記載了強大的咒文,它同樣記載了關于喚醒“神”的方法,而幾乎每一個得到這本**之人總會不顧一切的去嘗試喚醒“神”,就像飛蛾撲火,于是他成為了濕婆教主。”

    “我錯了。”明微低下頭。

    “沒什么,不知者……無罪。”老周微笑。

    其實兩位教授和阿圖羅研究員記得更多細節,當濕婆還不是濕婆的時候就曾為《拉萊耶文本》跟他們老大大吵過一架,他和老大曾是最好的伙伴,組織里除了他也沒人敢頂撞老大一句,沒人敢說老大一句不是。

    他的權限也足夠接觸到被密藏的《拉萊耶文本》。

    那時的老大可不曾說過“不知者無罪”這種話,念著**就是原罪。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