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三十六章 獵戶星座(2)

第三十六章 獵戶星座(2)

    其實希望書店并非每天都開著門,只不過明微每次去都是它開門的時候,于是以為老周是個兢兢業業的店長老大爺。

    就比如今天,稀松平常的周二,但是希望書店大門緊閉,也沒人覺得有什么古怪。

    周唐林今天一如往常穿著十分正式,哦往常是指還沒來到這座小城的幾年前,他來到這里之后每天粗汗衫、闊腿褲,悠然搖著一把折扇,跟任何一位回鄉養老的糙漢并無區別。

    可今天他把那件阿瑪尼定制西裝穿出來了,不嶄新,但足夠體現他對將要見到的人有多么重視,就連那細碎的毛發都整理得一絲不茍,這才是IACO老大的模樣,要是被明微看到定然這般驚嘆。

    沒人會將此時的老周跟那個邋遢的店長聯系在一起。

    車站,周唐林的手里拿著一只紅玫瑰,他佇立在出站口,他只看了一次勞力士腕表就有一輛大巴帶著轟聲停在外面,他的臉上浮現一絲微笑。

    車上不斷有人下來,然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位女士臉上,女士很漂亮,臉上的妝容也十分精致,戴著一頂黑色禮帽,帽子前沿還有一朵絲帶編織的蝴蝶結,她小心翼翼的下車,因為腳下踩著十余厘米的高跟。

    周唐林上前去幫她拿行李,順手把準備好的玫瑰遞給她,“歡迎。”

    女士很驚喜,但嘴上還是說著:“喂都什么年代了?還玩這種把戲,你覺得很浪漫嗎?”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年代的人,玫瑰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東西了。”周唐林攤手,“而且我知道這一路你肯定不太舒適,希望這朵玫瑰為你接風洗塵,不舒適的路途結束了。”

    “虧你知道,你竟然在這種地方呆了七年?這里就連個機場都沒有!我下了飛機還得馬不停蹄的趕車過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久的旅途。”

    美麗的女士不無抱怨的說,不過捏著那朵玫瑰花陰郁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不時湊到秀氣鼻尖嗅一嗅,就像剛剛初戀的小女孩收到來自男方的花一樣,嘴上嫌棄,心里樂開了花。

    “在我那個年代寫個信至少都要等上十天半個月才有可能收到回信,我在中國用毛筆寫在絹上過,也在法國用鵝毛筆寫在羊皮紙上過。”周唐林隨口一說。

    美麗的女士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在你們那個年代車馬郵件都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周唐林點了點頭,又聽女士說:“但是你的一生很長,所以你可以愛很多很多人。”

    “你真是一點沒變,葉瑟琳娜。”周唐林無奈的笑了笑。

    “你也是,唐林·弗拉基米爾·周。”女士說,“他們都說你這幾年變成糟老頭了,于是我精心打扮想在氣勢上壓倒你一次,結果都是騙人的,你穿著西裝的模樣簡直比古代將軍穿著戰袍還要威風。”

    周唐林捂臉,“你明知道那是假名,真蠢欸,這么傻的名字你當時居然信了。”

    “不然怎么證明我當時就已經愛上你了?愛情會沖昏女人的頭腦,哦不好意思,忘了中國人不習慣把愛掛在嘴邊。”

    “你好像忘了自己也有中國血統。”周唐林善意的提醒,葉瑟琳娜是混血,從她的外貌不難判斷,筆挺的瓊鼻、白皙的皮膚。

    “是,但我父親還沒來得及教會我如何使用他的母語就去世了,從小到大我都在俄羅斯,關于中國的一切都是你帶給我的,是你告訴我漢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我才開始學習漢語,然而當我學會一大堆中文情話想說給你聽的時候,你不見了。”

    周唐林拎著行李,他們離開了車站,一輛法拉利停在外頭,兩人上了車。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葉卡捷琳堡。”周唐林親自扮演司機一角。

    副駕駛上的漂亮女士靠在法拉利舒適皮座上,她伸展了一下那玲瓏有致的曲線,然后有些疲憊的閉上雙眼,“但我也沒想到一個人會說不見就不見。”

    “對不起。”

    “這三個字你對多少女人說過?”葉瑟琳娜問。

    周唐林回想了一下,“很多。”

    “我愛你呢?”

    “很少。”

    “所以你這漫長的一生總是在辜負。”葉瑟琳娜給了周唐林一個精辟的總結。

    周唐林沉默了。

    葉瑟琳娜睜眼看他,“西裝不錯,腕表不錯,車也不錯,這就是你所謂的隱居生活?”

    “西裝和腕表都是我剛到中國時穿戴的,七年了只有這一套,這車是我向一個孩子借的,羅伊家族的蘭斯洛伊,他的車庫里還有幾輛更好的,但我還是覺得法拉利的氣質更適合我。”周唐林一一回應,“我接的可是葉瑟琳娜小公主,怎么敢含糊?在昨天我還穿著粗汗衫加闊腿褲呢。”

    “我信了。”葉瑟琳娜開心的露出笑容,每個人都會喜歡被心上人重視的感覺。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安靜,最后還是葉瑟琳娜忍不住開口:“哎,為什么神神秘秘了這么多年,昨天會突然聯系我啊?”

    “這么多年?”周唐林念叨了一遍,他忽然把車停在路邊,有些吃驚的看著葉瑟琳娜,這個女人其實變了,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記憶里的葉瑟琳娜要比眼前的她活潑得多。

    葉瑟琳娜多少歲了?周唐林知道自己在俄羅斯的時候她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如今也奔三了吧?

    葉瑟琳娜被他嚇到了,“怎么了?”

    周唐林不說話,心里忽然很難受,任何一個人在事情過去很久之后,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非常嚴重且無法挽回的錯誤,恐怕都是這種反應,幾年光陰對他而言不過是漫長歲月里不起眼的一隅,但是對普通女孩而言呢?

    她們有可能從女孩長成女人,她們有可能從教室走到殿堂,他們有可能再從女人晉升成辣媽。

    會有幾個女孩把最青春美好的年歲獻給等待?

    而且等的還是他這種超級老的老大爺,爺孫戀也不是這么個戀法吧?根本……不值得啊!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葉瑟琳娜疑惑。

    “只是因為,我想你了。”周唐林輕聲說。葉瑟琳娜突然睜大美目,輕掩小嘴。

    “我在距離你千萬里之遙的地方很孤獨,時常想起你,我會想這時候你在做什么?看書?跳芭蕾?亦或是打高爾夫,我很多次想聯系你都忍住了,但昨天沒忍住。”周唐林目光深情,聽得葉瑟琳娜明媚的大眼睛里淚光閃爍。

    “其實我大多數時候都在喝酒,什么看書跳芭蕾都是在你面前的表現。”葉瑟琳娜難得躲避來自周唐林的目光。

    “其實我也知道。”周唐林溫和的笑著,然后重新啟動車子。

    黑色的法拉利像一只溫柔的小魚,不疾不徐的穿梭在城市的車流中,車流中有很多小世界,一男一女總能組成一個小世界,無論沉默還是熱烈。

    他們最終停在了一家豪華酒店樓下,葉瑟琳娜呆呆的望著窗外,然后眨巴著疑惑的大眼睛看向司機,“我們進展有這么快嗎?你們中國人不是都很含蓄的嗎?”

    周唐林一拍額頭,“不怕你笑話,我睡的地方連客房都沒有,所以只能委屈我們的琳娜公主住五星級酒店了。”

    葉瑟琳娜拍了拍胸口,“嚇我一跳。”

    “話說你母親她老人家的病怎么樣了?”周唐林幫葉瑟琳娜拎行李進酒店。

    “不是每個老年人都有您這么健壯的身體,人老了不就是毛病一大堆?前幾年的病沒什么,倒是這兩年有點阿爾茨海默癥的征兆。”葉瑟琳娜說,“你成天惦記著我母親,不會是……”

    周唐林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只是關心,早年在葉卡捷琳堡沒少受她的照顧。”

    “哦。”葉瑟琳娜不說話了。

    周唐林把她的行李拎上房間,說:“你休整一下,晚上我來接你,到我在這里開的書店看看,順便把晚飯給解決了,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怎么說的像開飯店的一樣?”葉瑟琳娜嘟囔了一句,周唐林笑著搖頭,關上門走了,留下葉瑟琳娜孤單的坐在大床房里。

    這是他的國家、他的城市,這里的空氣都洋溢著一股子異鄉情調,這里的人都說漢語,都是黃皮膚,跟她那位英年早逝的父親一樣,她覺得自己身體里的一半血液應該在歡呼吧,這是它們的故土,另一半也在歡呼,因為見到了日思夜想的人。

    真好啊,故人重逢總是值得喜悅的,“故人”在中文里是個很“海涵”的單詞,葉瑟琳娜學中文的時候花了很久才搞懂“故人”與“朋友”的區別,大概是那一半血液的在發揮作用,她還算有所天分,后來她知道了故人是指過去認識的所有人,包括朋友、對頭甚至……曾經的愛人。

    她拿著那支鮮紅的玫瑰,輕嗅一下仰面倒了下去,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沉沉的睡著了。

    知道要見他,昨天就已經興奮的沒睡好了。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