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四十六章 深潛者(2)

第四十六章 深潛者(2)

    口袋里的手機在震動,可蘭斯洛伊和吳可非都不能接電話,他們知道通訊斷了,他們微型耳麥之間的聯系是靠一個中轉設備才能完成的,停電了自然也就中轉不了。

    他們手機之間的通訊主要是依靠天使二號來完成的,一人一號,但為了方便成員,IACO分發的特制手機同樣可以裝插各大運營商的電話卡,就比如明微還有一個中國聯通的號碼在用。

    蘭斯洛伊本來在百貨大樓的九樓附近巡查,手機里是周圍監控的實時畫面,還沒看到可疑人員進出,甚至根本就沒人進出大樓九層,可突然間周圍全黑,監控也斷了,他的四周出現一個個人影,在黑暗中慢慢靠近他,他知道自己可能被埋伏了。

    百貨大樓上下亂作一團,原本還在挑選東西的顧客很害怕,也有人趁亂偷搶東西,導購員和安保都慌了,他們拿著手電筒想維持秩序,只有九樓寂靜的可怕,甚至能夠聽到樓外淅淅瀝瀝的雨聲,但九樓也有不少人,只是他們都不是顧客,而是邪教徒,蘭斯洛伊的猜想沒錯。

    蘭斯洛伊把手機放入口袋,雙手往書包兩側一抽,兩把沙漠之鷹出現在他手上,同時他的手上有電光閃爍,忽明忽暗的光芒讓他看清了周圍的情形,他倒吸一口涼氣,周圍一道道子彈上膛聲清脆的響起,他被拿著手槍的邪教徒們包圍了。

    “OKOK。”蘭斯洛伊瞬間認慫,他緩緩舉起雙手,慢慢蹲了下去,手機在震動,但他可不像吳可非那樣接電話不看時間,現在接通電話下一秒可能就會被亂槍打死。

    吳可非看著手機上的來電,是明微,他把手機揣回兜里,他面前有諸多邪蟲從水里爬出來,四面八方都是,并且水池里仿佛有源源不斷的邪蟲,惡臭瞬間蓋過了魚腥味,吳可非這時才恍然發覺魚腥味根本就不算什么臭味,這些邪蟲聚在一起的味道就是讓水養殖場的主人聞一下,他也得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吳可非接電話是不看時間,但也僅僅是陳璃畫才有這樣的待遇,因為他記得自己承諾過,對于她的電話無論什么時候都得接,無論上課還是打游戲,無論洗澡還是打籃球,于是吳可非手機不離身、不關機,就是去游泳都會給手機套個防水袋。

    有些習慣是很難改掉的,就像那次在慶云酒吧里跟邪蟲戰斗的時候,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接通了陳璃畫的來電,因為他從沒拒接過她的電話,事后想想難怪蘭斯洛伊看他的眼神跟見了鬼一樣,誰會在那種時候接電話啊?

    至于明微……他好像沒給自己打過,所以吳可非就從沒接過他的電話。

    “神諭·霜降。”吳可非沒有一絲猶豫,周圍的氣溫瞬間降至零度以下,他迅速抽出沙漠之鷹,雙手同時扣動扳機,他對著前后的邪蟲開槍,狂暴的火花如火舌在槍口噴吐,彈殼散落在地。

    可沙漠之鷹作為手槍彈夾容量很有限,周圍的邪蟲太多了,比慶云酒吧那次多得多,它們擠在一起,形成了黑色海洋。

    吳可非開始有些想念蘭斯洛伊的神諭了,要是他在這里噼里啪啦的電過去,這些邪蟲會瞬間減員。

    大雨瞬間浸透明微和陳璃畫全身,陳璃畫從背包里掏出兩把短刃,在邪蟲身上撕出幾道口子,黃綠色帶有腐蝕性的液體流出,落在雨水中帶起淡淡的霧氣,也不知道邪蟲體內的血液是不是跟84消毒液一個成分。

    明微也揮刀抵御,但他作為IACO成員,專業能力幾乎沒有,被邪蟲嚇得連連后退,揮出去的刀刃也沒對邪蟲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以至于陳璃畫隨時都要幫明微應付一下,明微覺得自己是個累贅。

    什么人多力量大,要是沒他在陳璃畫說不定發揮得更好。

    一只邪蟲再一次飛撲而來,明微拿刀的手不小心被咬住了,鉆心的痛感席卷全身,明微慘叫一聲,可陳璃畫那邊已經應接不暇,他另一只手顫抖著拿起沙漠之鷹,對著邪蟲畸形的腦袋扣下扳機,黃綠色液體從另一頭爆開,邪蟲倒在雨幕中。

    陳璃畫的雙刀斬下邪蟲頭顱,她慌張的扶住明微受傷的手腕,“這種邪蟲很可能含有毒素,你快走,聯系你導師或者老大,這邊我來拖住。”

    黑暗中還有兩名邪教徒如死神般佇立,明微和陳璃畫不可能都全身而退。

    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兩名邪教徒轉身要走,陳璃畫扶著明微,還沒搞懂什么狀況,巷子里又有人出現,他從兩名邪教徒中間穿過,佝僂著身軀,身著黑袍,手持拐杖。

    明微瞪大了眼睛,他在顫抖,這九曲巷就是邪教老巢吧!眼前熟悉的影子不是濕婆還能是誰?

    陳璃畫不知道明微為什么突然這么怕,于是她警惕的目光望著那邊,任由冰涼的雨水打在他們兩人身上,順著他們臉頰滑落地面。

    蘭斯洛伊將手里的槍緩緩放下地面,可是突然刺眼的雷霆掃蕩開來,蘭斯洛伊暴起瘋狂扣動扳機,沙漠之鷹.50口徑的AE彈帶著雷電掃射而出,槍口的槍焰都化作藍色,簡直像是游戲里的VIP玩家。

    邪教徒有幾人直接倒下,可其余人的反應也不慢,見異變突生,他們毫不猶豫的開槍,一連串的槍響爆發,不可能有人能在這樣的彈幕中存活下來,他們本來也就沒想要活口。

    可蘭斯洛伊身邊有雷電護罩,只要金屬彈頭一接近他周身就有閃電擊中子彈,導致子彈直接在空中爆開,精確度達到了百分之百!因為根本無需蘭斯洛伊操控。

    “神諭·Zeus!”蘭斯洛伊仿佛化身雷神,雷電子彈擊倒一個又一個邪教徒,原本還站滿人的大樓九層瞬間空蕩,他們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槍這種東西不講道理,可有些神司的神諭同樣不講道理,蘭斯洛伊站在橫尸遍地的九層中央,周圍一片黑暗,但他如同不可一世的神王。

    吳可非在水養殖場的棚內,就連棚外的池子都有邪蟲爬出,那是讓人絕望的數量,吳可非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出去。

    他把雙槍換成了雙刃,就這種密度的邪蟲而言,除非大炮,手槍已經失去了意義。

    吳可非的刀刃上有白霜凝聚,邪蟲大軍涌來,刀刃在空中劃過,留下淡淡的白色痕跡,他的體能被調動到極致,就仿佛《巫師3:狂獵》里的獵魔人嗑了魔藥用起劍舞,并且劍上鑲嵌帶有冰凍效果的符石。

    可惜這背包不夠他把命運之劍帶上,否則他就真成獵魔人了。

    滿地的冰渣被邪蟲踩踏得嘎吱作響,邪蟲都是從水里爬出來的,那漆黑的膠皮上也結了不少冰,離吳可非越近溫度越低,邪蟲的活性顯然被影響了,不至于讓吳可非很快就招架不及。

    邪蟲死了一圈又一圈,可那些只占總數的十分之一左右,吳可非聽著狂亂的雨聲敲打在大棚外的塑料層上,很吵、很煩,但那可能是當下能聽到的最美妙的聲音,因為邪蟲大軍在嗷嗷亂吠,吳可非甚至想插上耳機播放音樂,就像他打游戲時習慣的那樣,而游戲無論如何都會打贏,那些怪物就算來再多也不是他的對手。

    可惜這不是游戲,這么多怪物真有可能要他命,吳可非覺得自己有點沒用,怎么每次都能被困住?還每次都把自己差點搞死,前兩次都有明微來,這次就算他來了也不頂用吧?吸引一半的邪蟲去啃他?還是算了吧。

    頭頂上方的塑料層有個破洞,一滴雨水從上面滴落,經過吳可非身邊迅速被凝結成冰打在地面上碎掉了,吳可非愣了一下,他突然有所想法。

    “神諭·霜降!”吳可非全力釋放神諭,可怕的寒氣覆蓋整座大棚,天空中落下的雨滴受到極寒氣息的影響,結構不斷變化,一顆顆尖銳的冰晶成型,很快就把大棚外的塑料層擊穿了。

    吳可非站在邪蟲大軍中央,突然鋪天蓋地的冰凌落下,擊在那些行動僵硬的邪蟲身上,膠皮似的皮膚很快就被砸出血來,它們突然亂了陣腳,四處亂竄,可冰凌雨籠罩四面八方,周圍的池水盡皆凍結,它們無處可逃!

    很快就有邪蟲被冰凌刺穿腦袋倒下了,一時間邪蟲凄厲的嘶鳴不絕于耳,配合簌簌而落的冰凌雨演奏一出美妙的樂章。

    樂章演奏了不短時間,畢竟邪蟲的數量真的不少,很難想象實力相差懸殊的戰局就這么被他扭轉過來了,看來他還是挺強的。

    吳可非站在中心,身邊不斷有雪花和冰凌灑落,到最后所有邪蟲都陣亡了,滿地的血腥和冰渣,他感覺現在的自己不像是獵魔人,而是《魔獸爭霸》中的**師,召喚暴風雪來進行群體打擊,分分鐘覆滅獸族大軍。

    他的嘴角難得的露出一抹笑容,身邊的雪花冰凌紛紛融化。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JBO|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JBO官网|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JBO| JBO|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