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五十章 深潛者(6)

第五十章 深潛者(6)

    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沒有。

    明微在雨中傻站著,這里大家都忙忙碌碌的,身前身后一個個漆黑的槍口噴吐火舌,時而有一只邪蟲朝提槍男人撲過去,又很快被干翻,也有雙方神司在戰斗,場面一度非常絢爛,也非常混亂。

    他提著湯姆遜,覺得自己不屬于這里,無論是邪教徒還是IACO的大家,他們眼里都充滿了某一信念,他們都是在為心中的信念而戰斗,血拼的時候如果有必要,他們會高呼各自的口號。

    如果陳璃畫在這里明微應該不會這么無所事事,可惜她用完神諭后直到剛才他們離開書店都沒醒,明微也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么忙,只好呆呆的站著。

    以前的明微總是很迷茫,不知道未來在哪,總想著干一番大事業卻得過且過的混日子,他會幻想這幻想那的,但還是清楚自己只是千千萬萬個平凡普通人之一,任何不可思議的事情都不會降臨在他頭上的普通人,沒有大喜也沒有大悲,最難過無非女神被拐走那次,然而女神遲早會被拐走,不是吳可非也會是蘭斯洛伊。

    現在的明微更迷茫了,原本他的未來還可以參考一下身邊那些一事無成的例子,現在呢?他還不是太了解邪教,也不太了解IACO,不知道像自己這樣的劃水大將在IACO的未來是否可期?又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就死掉?以后還有沒有這么多機會跟陳璃畫待一起?

    周圍紛紛擾擾的,世界的光影在未來的照耀下變得斑駁陸離,此時此刻明微覺得自己還挺孤獨的,但他知道只要自己不去想就感覺不到孤獨,因為孤獨就是這么個東西,它無時無刻不在你身邊,你一想它就來了。

    對此明微已經很熟悉了,所以他在公寓有事沒事就會跟麥當講句話。

    可有時候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你會不斷回想那些讓你很難過的事情,就像你無法阻止自己去思念誰誰誰,悲傷襲來的時候,一件開心的事都不會在腦海出現,孤獨襲來也是一樣,就連耳邊的微風和音樂都會提醒著你好孤獨,陽光和海浪都能讓你窒息。

    好比暗戀的女孩被人拐跑,你會突然覺得好累好累,這么久以來為她做過那么多事你都不覺得累,因為你天真的以為跟她之間有種難言的默契,或許是曖昧,而曖昧總是能讓人動力十足。

    可有一天她突然被拐走了,沒有一絲征兆,前一天可能還跟你說說笑笑,后一天就名花有主了,于是這些年你本該有的疲憊就在那一刻全都蹦出來,壓得你喘不過氣、狼狽不堪,想到她跟另一個男人到哪里都入對出雙,你感覺前所未有的孤獨。

    你想起奧遜·威爾斯說過的話:“我們只身降臨人間,孤獨活著,孤獨死去,只有借著愛情和友誼才制造了一時的幻覺,覺得自己并不孤獨。”

    是的,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孤獨的,只是長久以來你借著一個分不清是友情還是愛情的女孩才沒察覺。

    明微也很累很累,像是在一條看不見四周的路上走著,甚至不知道哪里算前方,有時候他也想放棄,可再也沒有那么一個美好的女孩闖入他的世界,如果一直沒有,他永遠都會在那條看不見四周的路上摸黑。

    “狙擊小隊不用理會邪蟲,注意觀察周圍,我們懷疑邪教主可能正準備從某一出口逃離。”黃隊低沉的聲音響在分布各處的狙擊手的耳中,各狙擊手正色,可紅外熱成像準鏡中幾乎總有邪蟲在分散他們的注意,一個個火紅的影子閃動著。

    黃隊又低聲補充了一句:“老大親臨現場,都給我好好表現,今天要是能把濕婆斬于馬下,每個人都是大功一件!”

    “老大都來了,又是甕中捉鱉,任憑濕婆再怎么神通廣大,今天也得折戟沉沙于此。”葉隊說。

    “我們兩位隊長說的……是中文嗎?”一位黑人狙擊手露出問號臉,他趴在小洋房的陽臺上盯著準鏡,用他那不太流利的漢語口語向他隊友問,隊友紛紛無奈。

    突然,準鏡的畫面一黑,好像被什么東西給擋住了,黑人狙擊手下意識的挪開眼睛。

    “砰!”

    一顆冷冰冰的子彈打碎準鏡,穿透了狙擊手的腦袋,槍邊上站在一位身形佝僂的黑袍老人,他看了一眼倒下的狙擊手,面無表情的離開。

    “發生什么了?”

    “勞倫斯?勞倫斯?”

    狙擊小隊的其他隊員急了,他們聽到了耳麥中傳來的槍聲和異動,可沒有人給他們答復,一只耳麥在余溫未盡的尸體耳中響著,大雨“啪嗒啪嗒”的落在雨衣上,一灘血跡卻愈顯鮮紅。

    他們連忙把狙擊槍對準勞倫斯在的方向,同時對耳麥說:“報告隊長,勞倫斯狙擊手犧牲,建議派人支援東南方向的出口。”

    “我看到疑似邪教主的身影了。”距離勞倫斯較近的一名狙擊手說。

    “自由射擊!”黃隊發話。

    “是!”一聲接著一聲的槍響意味著他沒有擊中目標,此次全體行動人員都注意起來了,在兩位隊長和周唐林的帶領下呈包圍趨勢向濕婆所在靠近,各個出口的守衛人員也全神貫注的提起了黑漆漆的槍口。

    明微茫茫然的也跟在一支隊伍的后面行動,僵硬的動作與訓練有素的大家形成明顯反差。

    剛剛他聽蘭斯洛伊說有人犧牲了,他有點害怕,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跟著這些人行動,濕婆今天是不可能死在這里的啊!如果真有這么容易,那愛德華說那么多不是全算屁話了嗎?魔鬼才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砸誰的腳都不會砸自己的。

    老周離他很遠,上了戰場當然沒那么多閑暇來理他,吳可非和蘭斯洛伊倒是就在他面前,但他們眼神堅定,好像馬上就要完成一個壯舉似的,所有人都很信任他們的老大,盡管他們的老大沒有任何神諭。

    老實說,明微不太理解,或許他眼中的老周和其他人眼中的根本不是一個人。

    明微記得《龍族》里有個叫做“血之哀”的概念,就是混血種在人類社會里會顯得無所適從,“血之哀”會時刻提醒他們自己是個異類,這種感覺只有在同類之間才會消失,于是混血種最終會自然而然的匯聚在一起,便有了卡塞爾學院。

    IACO的大家好像也是這樣,既然大家都是異類,那么只要他們聚在一起就沒有人是異類咯,便不會像從前那樣孤獨什么的,這個概念似乎很好理解。

    但明微不是,他融入不到人群里,也跟IACO的大家格格不入,就像陳璃畫當初說的,明微只是半個異類,然而明微現在才知道,半個異類在IACO意味著只有他是異類,本來像他這樣的人最終歸宿通常會是精神病院,到那時也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感覺到“孤獨”這么牛逼的情緒。

    大家的行動突然急促起來,好像是接到了什么信號,他們往出口快速行進。

    “注意注意,邪教主正向東南方出口移動,全力圍剿!”

    “收到!”

    巷口圍了一圈神色嚴肅的提槍大漢,只要稍有異動他們就會把苗頭扼殺在搖籃里,這樣的陣容就算邪教主長了翅膀也能把他給擊落下來。

    “所有狙擊手準備,對準東南出口!”

    “是!”

    一時間至少有十數把各式各樣的槍口在等待著獵物出現,雖然這是一個神司構成的組織,但槍炮很多時候還是要比神諭管用,并不是所有人的神諭都強大。

    “目標靠近,準備射擊!”

    有狙擊手在準鏡里看到了濕婆身影,他的確在朝出口快速移動,這也是他打破僵局的唯一方法,盡管IACO已經布下天羅地網,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根本不是僵局,而是死局,只要濕婆露出身影,冰冷的子彈就會把他打成篩子。

    真是一次難得的好機會,就是周唐林也這么認為,以前從未在濕婆試圖喚醒克蘇魯之前逮到過這種機會。

    狙擊手邊盯著準鏡里的身影,緩緩挪動槍口,邊輕聲倒數:“三……二……一,開火!”

    就這一瞬間,四面八方都有子彈朝那個身影射去,彈幕如同天羅地網,避無可避、無處可逃!

    突然,人影憑空消失了,所有子彈都落空,仿佛人間蒸發。

    懵了,所有人都懵了,后方部隊也已經趕來,所有人都帶些警惕的朝那里圍了過去,然后他們看著地面上一個漆黑的下水道口,表情精彩。

    大概就只有周唐林面無表情了,他下令:“黃山,你帶隊進下水道,葉佳欣,你帶隊封鎖所有下水道出口,這只甕中鱉只是逃到了另一個甕里而已,等下整座城的下水道線路圖會出現在你們手機上,留下一些人駐守九曲巷,并且清理現場。”

    “明白。”黃隊和葉隊得到老大的授意便行動起來,這座城還在下大雨,還是漆黑一片。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lol| JBO电竞|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