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五十一章 深潛者(7)

第五十一章 深潛者(7)

    在遠離九曲巷的慶云旗下五星酒店,這里難得的還在閃爍華美流光,五星酒店是必須配備應急供電系統的,柴油發電機組在黑暗的地下轟轟運轉著,才有了酒店的華麗,給獨在異鄉的旅人以光亮安懷。

    要是這里也漆黑一片,葉瑟琳娜恐怕不太好受,她站在開闊的窗前,聽著雨聲望著外界黑暗中的某處,她看不見什么,畢竟她在明,她想象著自己所在的高樓是黑暗中的燈塔,除了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混沌。

    想起洛夫克拉夫特所言:我們生活在一座名為無知的島嶼上,被無窮無盡的黑色海洋包圍,而我們本就不該揚帆遠航。

    或許真是如此吧,雖然葉瑟琳娜不是IACO的正式成員,但幾年來她都在關注著IACO,IACO內部對洛夫克拉夫特有一個特別的稱謂——神之執筆者。

    洛氏是世界上第一個把“神”的存在寫出來公之于眾的人,雖然很可能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筆下的東西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也沒有正常讀者會看了他幾篇文章就信以為真,但那些故事在IACO的大家看來顯然是震撼的。

    后來《克蘇魯神話》等相關系列書籍就成了IACO的新人必讀。

    很難想象洛夫克拉夫特這個人到底感受過怎樣的恐懼才能寫出那些故事,如果瘋子也分等級的話,他很可能就是站在巔峰的那個人,而且他表現出的一切都如常。

    那些作品的流傳對世界的影響是現象級的,幾乎席卷了所有的藝術種類,各大游戲、影視里隨處可見的克蘇魯元素,很難讓人相信源頭只是一些文學作品,其實這是不正常的,但沒人去深思。

    說起來克蘇魯本就無形中影響著全世界。

    敲門聲拉回了葉瑟琳娜的思緒,葉瑟琳娜回頭看一眼,門被推開,她知道是周唐林,這位禮貌的紳士剛才提前跟她說了,所以她特地留了門。

    “這么閑?”葉瑟琳娜先開口,按理說現在的周唐林應該在跟濕婆較量才對。

    周唐林坐到椅子上,“長夜漫漫,來陪陪你。”

    “你的意思是只有感覺長夜漫漫的時候才會來陪我?為什么不說是百忙之中來看我一眼呢?女孩子都喜歡聽更好聽的話。”葉瑟琳娜攤手。

    “我這下確實不忙。”

    葉瑟琳娜一拍額頭,“假話也無所謂啊!你說過的假話還少嗎?活這么久都沒懂女孩心思,也不知道你都是怎么泡到妞的。”

    周唐林只好無言的笑笑,他也不知道,或許葉瑟琳娜會比他更清楚一些。

    “今晚你要小心,可能很危險。”葉瑟琳娜收斂表情,突然變得鄭重其事起來。

    “可是為了未來的美好生活,今天還是要全力以赴不是嗎?”周唐林看著她,“放心吧,危險對我早就是家常便飯了,現在不還好端端的?我倒是很期待今天到底會發生什么。”

    葉瑟琳娜的“神之眼”能夠看到未來,但也不像看電影那樣一切都清清楚楚,她看到更多的還是零碎片段,就比如今天,她看到的是風平浪靜,但她知道今天會很重要,如果就一直風平浪靜的結束,那么到最后他們面臨的就是絕望,“神”之復蘇無可挽回。

    然而陳璃畫動用神諭了,葉瑟琳娜的“神之眼”絕對看不到一個能夠讓時間回溯的神諭,“神之眼”就像一個龐大而復雜的計算程序,“神諭·Secret”是少數不在計算范圍里的東西,相當于bug。

    這些信息都在周唐林的腦子里閃跳著,葉瑟琳娜也知道有什么異變,但她不知道是如何發生的,所以今晚將誕生一個嶄新的未來,無疑非常危險。

    “這次行動結束,我能正式加入IACO嗎?”葉瑟琳娜看著周唐林,他那邊縈繞著溫暖昏黃的燈光,就如同第一次見到他時眼里的溫柔。

    “為什么對“正式”兩個字這么執著啊?”周唐林無奈,葉瑟琳娜站在黑色的窗簾中間,身后也是漆黑一片,她不適合那個位置,她應該是一位沐浴在善良與美好的小公主,一生也不懂什么是黑暗。

    然而周唐林卻親手把她拉到光明與黑暗的分界線,葉瑟琳娜已經進退兩難。

    “正式成員很累的,不是在執行任務就是在執行任務的路上,要是成為正式成員我可不好照顧你,你得服從組織里的安排,那樣你跟我的聯系可能會更少。”周唐林悉心勸慰。

    葉瑟琳娜撥了撥細軟的額發,有些含糊的說:“女人總是需要一個身份的嘛。”

    “即便這個身份會成為阻礙?”周唐林苦笑。

    ……

    “啊……啊啊湫!”明微打了個噴嚏,微微裹緊了雨衣,然而雨衣冰涼,讓他發起寒顫。

    “生病了?”蘭斯洛伊拿著手電筒照向明微,刺得他晃眼,明微擺手。

    “要不你回去吧?順便去看看璃畫怎么樣了,這邊我跟吳可非可以。”蘭斯洛伊說,吳可非也點了點頭。

    或許在他們眼里自己就該受到照顧吧?就像男生總會下意識的多為女生考慮一樣,明微跟他們比起來確實就像柔弱女子。

    “這可是在執行任務啊!”明微說,組織里那么多人現在都在城里搜索濕婆身影,明微怎么也算他們的一員,生病又怎么樣?誰有那么嬌生慣養啊!他只是沒有神諭,怎么說也是男子漢一枚好嗎?

    在簌簌的雨聲中夾雜著一陣音樂聲,這音樂明微他們還是比較熟悉的,是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IACO成員手機的默認鈴聲,據說是老大欽點的。

    “你們誰手機響了?”明微提醒。

    蘭斯洛伊和吳可非艱難的在雨衣下翻找手機,然后他們無奈的互相望了一眼,他們兩個手機并沒有來電,蘭斯洛伊看向明微:“是你的吧?”

    明微急忙找手機,他平時沒什么電話的。

    “喂……璃畫?”明微驚奇,“你醒了嗎?”

    難得,明微記憶中只跟陳璃畫通過幾次電話,內容也十分簡短,除了陳璃畫外,最常給明微打電話的應該就是中國移動了,沒事就問他需不需要某種經濟又實惠的套餐,隔三差五的還發短信提醒他該繳話費了,實在是貼心到爆。

    其實明微一直繳著話費就只是期待陳璃畫的來電而已,就像他成天掛著QQ微信也只是期待陳璃畫的消息,雖然總是時隔許久,但每一次震動總跟他的心跳相關。

    蘭斯洛伊和吳可非也傾過頭來,好奇的看向明微。

    “嗯,你沒事吧?你在哪?”陳璃畫關切的問。

    “沒事沒事,我現在跟蘭斯洛伊和吳可非一起,濕婆躲到下水道去了,組織的大家都在搜尋蹤跡。”手機里傳來的聲音格外悅耳,因為陳璃畫在關心他,明微有些受寵若驚,心里那只快死掉的小兔突然又重新煥發了活力。

    “別別別,你別過來了,好好休息,我們可以的。”明微一聽陳璃畫要來找他們頓時急了,虛弱成那樣了還逞什么能啊?就只是邊搜邊等消息而已,并不需要陳璃畫的幫忙。

    “嗯嗯,好,拜拜。”明微等陳璃畫先掛了電話,雨衣下的臉龐忍不住浮現出笑意,這里有一個陳璃畫的前男友,還有一個正處于曖昧階段的美男子,可陳璃畫甚至沒有提及他們,只關心他受傷沒有。

    明微的開心說簡單似乎還真就這么簡單,只有他知道陳璃畫神諭這件事就足夠他開心許久。

    “她醒了,沒事,我讓她別來了。”明微對蘭斯洛伊和吳可非說,他們點點頭,轉身提起手電筒,光束打在一滴一滴落下的雨水上,像是流星雨下在他們面前。

    “哎哥們,問你個事。”蘭斯洛伊頂了一下吳可非,“你以前到底是怎么追到璃畫的?好像什么套路對她都沒用啊?她比誰都懂。”

    吳可非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果然文化的差異是顯著的,蘭斯洛伊如果是中國人絕對不會這么問,就像明微。

    倒是惹得明微在他們身后偷偷翻白眼了,看來這位陳璃畫的追求者也并不是那么不可戰勝嘛?居然會去問吳可非這種問題,什么套路?吳可非能有什么套路?可能一張臭臉往那一擺就得手了,陳璃畫什么套路都懂,說不定還是她套路的吳可非呢!

    “說說嘛。”

    “吃飯、逛街、看電影。”

    蘭斯洛伊覺得吳可非在敷衍他,明微卻覺得吳可非說的還挺認真的。

    追女孩子本來就是一件分人的事,同樣一頓飯,跟你吃還是跟他吃絕對是不一樣的,同樣一場電影,跟你看的時候全程淡然,即便畫面有不少恐怖元素,并不代表跟別人看也是這樣,可能會時不時的說點什么,還會害怕的往他那邊靠,即便還沒到恐怖的鏡頭。

    什么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車隔房隔她媽,這種看似很有道理的話也都是分人的,在你這里或許確實如此,但換一個人可能就算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所以如果愛情有形狀的話,大概是檸檬形吧?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 JBO|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