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五十四章 深潛者(10)

第五十四章 深潛者(10)

    明微其實是個很溫柔的名字,因為當你念出這兩個字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的語氣柔和還帶點深沉,就仿佛每個喊出他名字的人都跟他有著很親昵的關系。

    取這個名字明微媽媽沒少廢苦心,因為要是按孩子他爹的想法,干脆直接叫明二狗就行,因為賤名好養活,明微媽媽才不會同意自己的孩子被叫做二狗,雖然世界很復雜,可她還是希望這個世界能對她的孩子溫柔一些,就叫明微吧?挺溫柔的。

    “明微。”

    “明微?”

    “明微!”

    明微就在老師和同學一聲聲的叫喚中長大了,卻像總是若即若離的女神,說親密吧談不上,疏遠吧也不至于。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明微回過神來,真的有人在叫他,是蘭斯洛伊:“快通知我們的導師,這邊情況不太妙,我們的人根本對付不了這大塊頭。”

    他雨衣下的臉龐看起來有些疲憊,應該是過度使用神諭的后果。

    狂風驟雨呼嘯著拍在他們的身上,情況已經十分危急,他們目前的戰力完全不足以對抗巨型深潛者,局勢幾乎是一邊倒,如果說現在唯一的對策是拖到上海的荷電粒子炮送來,這幾乎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只有周唐林對陣濕婆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作為故人,濕婆當然知道自己的咒術對周唐林都是無效的,而且他已經很老了,動作也完全跟不上周唐林,只有躲閃和挨打的份。

    周唐林是真的想殺了濕婆,動作凌厲無比,然而這背馱得像龜殼的老頭還是有一手的,還有那么大個深潛者在旁時不時的干擾,就算隨便來一下子也夠周唐林受的。

    “其實我認真的思考過為什么你如此執著于維護這個虛假、畸形的世界。”嘶啞的聲音從黑袍下發出,周唐林停手。

    濕婆說:“本來大家朋友一場,沒有什么矛盾是解不開的,時間這個魔法會終結形影不離,也會使破鏡重圓,畢竟人的一生也就那么點長度,從生能望到死,朋友之間又沒有深仇大恨,何必到死都念念不忘?”

    “后來我想明白了,你活太久了,你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夠退休,可能再過幾百年?從中古到今天,世界在變,但本質沒變,你就像一個住慣了老宅的老頭,會往宅子里塞進很多新東西,可說到要給您老蓋個新房就不樂意了,你知道像你這樣的人被稱為什么嗎?”濕婆望著他。

    “釘子戶?”周唐林說。

    “答對了,就是釘子戶,食古不化,冥頑不靈。”濕婆嘲弄。

    “總結的很棒,沒想到你這么了解我。”周唐林笑,“釘子戶就釘子戶吧,無論從什么角度來看,我確實都是一個老頭了,你們要搞什么花里胡哨的東西都不歸我管,無心也無力,為什么偏偏要動我的老宅呢?你也不能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去指責一個只想住老宅的老頭吧?大家都是人,人家活著或許也就剩那點念想了,動他房等于動他命啊!”

    “那我告訴你一個殘酷的事實,房子不是你的,世界也不是你的。”

    “噢!真殘酷,可是誰在乎?至少我的命在我手里,我可以拿去拼。”周唐林說,“那你又是什么?你的人生可沒有我這么長,為什么非得執著于毀滅這個世界?你半個身子都已經躺進棺材了,還有什么放不下?”

    “有些人就是帶著使命出生的,大家只是立場不同。”

    “你也太過美化自己了,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而你,錯的一塌糊涂。”周唐林怒聲,“你為了復蘇邪神不擇手段,為了保全自己獻祭無辜孩子的生命,召喚神仆為你戰斗,現在竟然還在我面前談起了立場?可笑!”

    “你其實很清楚,我們都殺不死對方,所以我還幻想著某一天我們能夠心平氣和的坐下來,泡杯茶,就像幾十年前那樣,這些年的糾葛被我們一笑而過,我們還是朋友。”濕婆說,“可是我真的太老了,干完這一票無論如何都要進棺材了,有時候真挺羨慕你的,有揮霍不完的生命。”

    “只有你殺不死我而已,我能殺你。”

    “那你現在再試試?”濕婆陰翳的笑。

    說完巨型深潛者咆發出吼嘯,濕婆飛快退開,一只蹼掌如山塌般碾壓而下,周唐林一個骨碌逃開了,可緊接著,那巨大的掌又橫掃而來,直接把他掀飛。

    “如果連神仆都對付不了的話,你和你的組織也太讓人失望了吧?難道你能趕在我前頭進棺材?”濕婆陰冷的大笑,“可惜了,你看不到從黑暗中重生的新世界,我先走了。”

    周唐林爬起身來,自語:“人老了就是愛啰嗦。”

    “老大,不對勁,深潛者可能有精神干擾。”黃隊黃山急忙匯報狀況。

    周唐林看向大家,情況不容樂觀,這只巨型深潛者的精神波動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跟克蘇魯有那么一絲相似了,跟它的戰斗時間越長,大家的理智甚至都會慢慢減少,有點類似于酒精的影響,只是精神干擾要可怕得多,每個人能承受的程度不盡相同,到了臨界值很可能會造成永久性的精神損傷。

    這只深潛者是用四個小孩的生命召喚出來的,很難對付,其損耗之大濕婆也是下了血本,巨型深潛者的確完全可以保住他的性命,今天要是沒能解決深潛者,他們在場的人員損失慘重不說,到了日后濕婆企圖喚醒克蘇魯之日,有巨型深潛者保駕護航,他們就一絲希望也沒有了。

    濕婆走后,深潛者徹底發狂了,無數攻擊性神諭砸在它身上都不管用,它雙蹼橫掃戰場,頓時一陣兵荒馬亂、人仰馬翻。

    明微雙腿打顫,他害怕得想逃跑,畢竟他在這里沒有一絲作為,還可能有生命危險。

    吳可非和蘭斯洛伊都在明微眼前慘遭毒手,他們神司畢竟還是**凡胎,給巨型深潛者來上這么一下直接重傷,喪失戰斗能力。

    周唐林望著這一幕,一股悲愴之意升起,他看向明微,他周圍已經沒人了,只有他還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有的人已經因為受不住深潛者的精神干擾暈厥過去,分貝過濾層早已崩潰。

    “明微!跑!”周唐林大吼,隔著雨幕,如死亡圍繞在他們身邊狂舞。

    “小心!”明微驚恐的瞪大眼睛,深潛者再次對老周發起進攻。

    老周動作慢了幾分,被拍飛出去,半邊身子拖在地上滑行了一段,五臟六腑仿佛都移了位,腦中一片漿糊。

    他迷糊間睜眼,突然用盡了全身精力去抓起面前的一把槍,那是一堆碎屑中殘破的荷電粒子槍,他艱難的瞄準,射擊。

    毀滅性的粒子光束正中那顆巨大、惡心的頭顱,血肉橫飛,這一擊終于算是重創了深潛者,然而遠遠不夠,當老周準備再一次射擊時,深潛者沒有給他機會。

    老周被狠狠的拍倒在地,深潛者的蹼掌把地面都震碎,明微的心也跟著狠狠一顫。

    “老周!”

    時間在這一刻停止,無數雨滴懸停半空,整個世界呈現一種絕對的靜止,和絕對的安靜,如果愛德華沒有說話的話。

    “好了,全軍覆沒,真慘啊!”

    “他們……死了嗎?”明微顫抖著問。

    “應該還沒,不過你要是不把這個大塊頭解決掉,他們全都得死。”愛德華笑著說。

    “你什么都知道對不對?你知道陳璃畫會用什么神諭,你知道濕婆召喚了深潛者在這里等我們,你知道會出現大家都倒下的這一幕,你為什么非要讓我陷入這種境地?”

    愛德華聳聳肩,“其實要是那架飛機安全著陸,你們拿著荷電粒子武器是可以跟深潛者戰斗的,可能是你們太倒霉了吧,還有,我要聲明一點,我沒有刻意設計你,在此之前我給過你兩次的交易機會,你都拒絕了,這是第三次,當然,你還是可以拒絕,反正死的也不是我。”

    明微沉默。

    “你可以慢慢考慮,時間有的是。”

    “交易什么?”明微問。

    “我想到一個超棒的,我要你的憤怒,這樣你以后就不會再跟我生氣了。”愛德華興奮的說。

    “憤怒?”明微心顫,“這你也能拿走?”

    “我無所不能。”

    “去你媽的,要你殺濕婆就不行了,還無所不能。”

    “罵吧,使勁罵,反正你以后都不會生氣了。”愛德華無所謂,“人類的一切憤怒,究其根本都是自己無能體現,真是最該拋棄的情緒了。”

    明微不知道他說的對不對,但明微覺得人類就該有各種情緒啊,不,別說人類了,就是阿貓阿狗都會表現出憤怒啊!要是把憤怒給交易掉了……明微還能算是一個正常的生物嗎?

    明微看向倒在地上的老周、吳可非、蘭斯洛伊,還有那些名字都叫不上來的、來自各個國家、有著不同膚色的組織人員,明微不屬于這里,可他卻要為了他們交易掉自己的憤怒。

    真舍不得啊……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