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六十二章 你笑的真難看(3)

第六十二章 你笑的真難看(3)

    明微本來以為陳璃畫玩鬧過后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就該打道回府了,結果她并沒有打算就此放棄,陳璃畫說接著往上走還有更加古怪的東西,勾起了蘭斯洛伊和吳可非強烈的好奇心,明微則更加害怕了。

    一路上又看到好幾處洞穴都橫陳著許多棺木,其中一處甚至多達上百具,在這漆黑的夜顯得陰森恐怖,無比瘆人。

    “這也太難走了吧?”明微哀嚎,體力不行還怕黑的他在這夜晚登山簡直痛苦不堪,還來調查邪教,這不是吃飽了撐的來找死嗎?

    “你可以問問他們兩個愿不愿意馱著你。”陳璃畫在前面說,蘭斯洛伊和吳可非都搖頭,馱陳璃畫還差不多,細皮嫩肉、清香撲鼻的,誰想馱明微啊?糙漢一個,肯定硌得慌。

    “應該快到了,再堅持一下。”陳璃畫說。

    “是啊,我們都爬兩小時了,都快到山頂了。”明微頭暈眼花,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旁邊一塊大石頭上,一道聲音響起,在安靜的山間顯得格外突兀,有點類似于沉重的機械摩擦聲。

    嚇得明微又“噌”一下站起身來,驚慌四顧,“什么聲音?”

    手電筒的光照在那塊大石頭上,黑漆漆的,陳璃畫又四處看了一眼,說:“好像到了。”

    他們順著手電筒的光看了一圈,周圍到處都是這種烏漆嘛黑的石頭,有大有小,好像按照某種順序或者規律整齊擺放,看起來頗為古怪。

    “這些是什么?”明微問。

    陳璃畫仔細端詳著一塊大石頭,用手輕撫兩下,“電視上的科考隊說是玄武巖。”

    “玄武巖?那不是巖漿冷卻凝固之后形成的火山巖嗎?難道這是座活火山?”蘭斯洛伊驚訝,明微抹了把汗,他們真的在爬火焰山嗎?

    吳可非說:“玄武巖一般沉積在河床底部,就目前來看,這里明顯有人為擺放的痕跡,并非自然形成。”

    “你們沒覺得這一圈一圈的像是某種陣型嗎?”陳璃畫拿出手機,“讓天使二號來幫我們分析吧。”

    手機發出他們聽不到的超聲波,原理跟蝙蝠用超聲波探路一樣,周圍的地形立馬出現在陳璃畫的手機上立體的顯示,陳璃畫操作迅速,上傳到天使二號,進度條顯示“正在解析,百分之十五”。

    “再往上走可以看到成片的玄武巖柱,還有大片的玄武巖石瀑,所以也不能排除這是座火山,或者周圍存在活火山的可能性。”陳璃畫對吳可非說。

    吳可非沉思著點點頭,可是那些棺木又跟這些玄武巖有什么聯系呢?還是說都只是巧合而已?然而在IACO這么久,早就讓他們不再相信什么巧合了,世界上那么多奇怪的事被解讀成巧合,只有他們知道,是必然。

    所以這里一定有古怪。

    “正在解析,百分之九十九。”

    “解析完成,已從數據庫中匹配相似度最高的陣型信息,相似度百分之七十九。”

    “黑石陣,中國海南西北部島嶼、中國福建東南島嶼有分布,是邪教用來引動、汲取周圍環境力量的一種陣法,所處地理位置不同作用也不同,以下是陣眼分布圖和啟動方式……”

    蘭斯洛伊他們都湊過去看,明微還是才知道他們的手機有這么強大的功能,聯通了天使二號簡直無所不能,可惜在他手里跟普通手機沒什么區別,哦還是有點區別的,打游戲十分流暢,一點不卡,比市面上吹鼓的各種手機牛逼多了。

    “果然。”陳璃畫興奮起來,反正明微是搞不懂這種興奮的由來。

    “我們要不要試著啟動一下?”蘭斯洛伊有點好奇。

    “邪教的陣法我們啟動?還不知道具體效果,萬一有什么不對,我們不成罪人了嗎?”明微有些擔憂。

    “哎哎哎,不一樣,我們可是為了在實踐中得出真理,很偉大的好嗎?”蘭斯洛伊連連擺手,“再說了,有我和吳可非在,有什么好怕的?說不定還能立功呢!”

    明微無語,其實明微覺得它們這里最大的底牌應該是陳璃畫的神諭,但是蘭斯洛伊和吳可非都不知道,明微也能理解,雖然蠻力并不能完美的解決所有問題,但多數時候蠻力比什么都管用,而且當你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后你也會變得有恃無恐。

    明微看向陳璃畫,陳璃畫報以一張溫柔的笑臉,她看著明微說:“對未知的事物要抱有敬畏之心,外加一點點的好奇,雖然很多時候只需一點點的好奇,就足以蓋過敬畏。”

    “好奇害死貓。”明微在心底嘀咕,可是轉念一想,只有自己是貓,他們都是兇猛的老虎。

    小貓只好乖巧的蹲坐在原地,看著老虎們雙眼放光的東摸西蹭,黑暗包圍著他,如某種邪惡的養料在喂養著心里那棵名為恐懼的藤蔓,肆意滋長著,大有蒼天之勢。

    明微看過并且感同身受這么一段話:“孤獨就跟出軌一樣,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誰說的來著?好像是一位不入流的作者寫的,筆名叫陳國王。

    他原本天真的以為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孤獨的時候,后來才發現不是這樣的,世界上就是有些好命的人根本不知道孤獨是什么滋味,而體會過的人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品味。

    他真的很羨慕那些可以不用想那么多的人,活的也就沒那么累,就算是真的傻一點其實也沒什么不好,傻人有傻福嘛,偏偏明微是個心思細膩的漢子,懂得很多道理,注定過不好這一生。

    就像現在,神經大條的人早就屁顛屁顛的跟著他們找陣眼什么的了,明微就會蹲在那里悶悶不樂,因為眼前這三位可以說是他僅有的朋友,可自己跟他們格格不入,他們也并不了解自己,多讓人難過啊!

    他這么廢物的一個人有那么難懂嗎?以至于這些朝夕相處的伙伴都不甚了解?還是說他們根本就不在意?也是,誰會去特地關注一個廢物的一舉一動,揣測他的心理。

    “那是什么星星啊?”問這話的人總是指著最明亮的那顆星,誰會想知道黯淡的星星的名字?藏在茫茫星海中,就算真有人問了,別人也不知道他在指著哪顆星。

    無名小卒就是這種悲哀,芥川龍之介說年少時期的憂郁是對整個宇宙的驕傲,明微覺得其實只是對自己無能的無奈罷了。

    “轟!”一聲巨響驚得明微抬頭,陳璃畫三人都靠了過來,只見地面開始震顫,空氣中有一道道火星子似流星劃過,蒸騰而上,轉瞬成空,如無聲且孤寂的煙火。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灼熱的氣息,體感溫度在逐漸攀升,感覺他們像是被扔進了一個正在加溫的火爐,要是現在有光線透過來一定也都是扭曲的,因為巨大的溫差會使空氣的折射率發生改變,就像那束手電筒的光一樣。

    “所以這座黑石陣是自殺型陣法嗎?”明微看向他們,然而他們現在顯然沒有閑心開玩笑。

    “先離開這里觀察。”陳璃畫說。

    “恐怕,走不了了。”吳可非說。

    “異常能量警報。”陳璃畫的手機發出聲音。

    扭曲的光束照在前方山路,那里有人群在靠近,四面八方呈包圍之勢,準確的說是死人群,他們有的已經腐爛,有的只剩骨架,還有的是木乃伊的模樣,這些都不重要,關鍵是他們從棺材里爬出來了,這是一種何等恐怖的畫面?

    “What the **?”

    蘭斯洛伊用母語充分表達了自己的驚駭之情,這是在干嘛?拍喪尸加木乃伊嗎?給人的視覺沖擊也太強烈了吧?他們要是拍電影絕對會大賣啊!連群演都不用找,特效也不用做,簡直無本萬利。

    可怕的是他們一路過來不知看到了多少棺木,要是他們全爬出來了,那數量只是光想一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他們現在不想去思考為什么黑石陣會引發這種異象,簡直超出了他們的理解,天使二號也沒有提到相關的字眼。

    “神諭·霜降!”吳可非的周遭出現冰花,溫度驟降,這讓他們不至于被烤熟。

    “你們兩個小心點躲好,交給我和吳可非。”蘭斯洛伊從腰間抽出兩把沙漠之鷹,交給明微和陳璃畫,隨后手中出現電弧,和吳可非同時沖了出去,一瞬間電閃雷鳴,冰雪漫天。

    “雖然根本沒有地方躲,可是這種語氣還真讓人心安啊!”明微握著沙漠之鷹感嘆,不知什么時候他也能對陳璃畫這樣說,那感覺多好,然而現在的他甚至不敢遠離陳璃畫,因為陳璃畫比他厲害多了。

    別看陳璃畫細胳膊細腿的,實際上神諭者就連體內的細胞都跟正常人不同,是大腦異變所引發的連鎖反應,都在一副身體里,總該互相適應,所以雖然她是女生,但力量也不是明微這種瘦弱的小男生能比的。

    蘭斯洛伊和吳可非應對起來還算輕松,明微松了口氣,要不然他們可就危險了,只能靠陳璃畫的神諭回到陣法沒啟動前逃走。

    “愛德華?”

    明微試著再一次呼喚他,不出所料,還是沒有反應,如一潭死水般平靜。

    陳國王說

    還是需要激勵一下啊!今天加明天的推薦票要是有一百張,明天就更新出來好嘛?兩天一百真的不多啊……雖然目前好像才幾張,求票~諸神!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