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三章 夏與幻之夜(8)

第八十三章 夏與幻之夜(8)

    “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們老大就在省內的一座小城,上次還從我們分部調動了荷電粒子武器,現在平息下來是因為邪教首領從那里逃走了,而我們11號分部作為距離最近的分部,一定要密切關注一切可疑線索,甚至要把注意范圍再擴大,周邊城市也要關照。”

    男子喋喋不休,隨即有人提出質疑:“可是我們的人手不夠啊!怎么可能涉及到其他城市?”

    “邪教首領還在小城的時候,總部一度出動了大量人手支援,那邊的事情處理完了,他們過幾天就會暫住我們分部,而我們多數只需配合他們行動。”男子回答,聲音渾厚。

    “老大也會來嗎?”有人問。

    “這我可不知道,但如果真在附近發現邪教,老大是一定會來的。”

    明微稍微有點愣,濕婆應該不會這么湊巧就在這座城市吧?距離深潛者一戰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濕婆要是真在這里不應該早就被發現了嗎?但如果濕婆不再蠱惑教眾,獨自一人藏起來的話,那倒是很難發現,可沒有教眾的邪教,何足為懼?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有兩個人穿過人群來到了明微的身邊,他見過,正是剛才尋不見的兩位神探,夏一杰和馬志鵬。

    明微連連點頭,“真的。”

    夏一杰和馬志鵬相視一眼,“那事情可能更麻煩了。”

    “怎么了?”明微不解。

    “對于已經知曉我們組織存在卻不愿意加入的神諭者,組織將對他執行相關的記憶清除程序,而我們很可能根本就抓不到他。”夏一杰一臉苦笑。

    明微驚疑,“可是這種做法可能更加激怒他啊!”

    “所以說更麻煩了,我們還需要向上級請示,而上級才不會管洛基是不是會被激怒,只會加派更多的人力來完成這件事。”馬志鵬嘆了口氣。

    明微一個頭兩個大,合著不管他怎么做,洛基都很有可能被他們組織激怒,從而加入邪教。

    那他來費力的跑來這里還有什么意義?挫敗感讓明微本來稍微有所改善的心情頓時變得更糟了,果然,他還是沒能做成什么事,洛基對他還不錯,雖然剛認識沒多久,卻給了他兩張貴賓券,明微真不希望他跟組織對立,明微感覺自己辜負了對方的請求,真的連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成嗎?

    夏一杰和馬志鵬親眼看到明微的表情從正常變成了失落,就像一個考試考砸的孩子,本來以為能拿個不錯的成績,結果看到現實的分數傻眼了,再仔細一看,這里錯、那里錯,不該錯的地方錯,該錯的地方也錯,那真是像坐過山車一般跌宕起伏。

    兩人無奈的拍了拍明微的肩膀,感覺自己好像打擊到一位少年的積極性。

    “你們的上級是什么?”明微不死心的問。

    “我們神探隸屬情報部門,雖然有專門的主管,但神諭者拒絕加入這種事情極少發生,真要對洛基洗腦的話還需要相關的人手調動,我們會報告給主管,主管再匯報部長吧!”夏一杰想了想。

    明微聽此立馬拿出手機搜索信息,不一會他的眼中燃起希望。

    情報部部長:姜云教授。

    明微跟姜云教授當然不熟,但怎么說也算是認識,他剛剛還幻想著會不會是他的導師阿圖羅研究員,顯然他的導師沒有這么優秀。

    “你認識姜云教授?”兩人見明微這反應有些好奇。

    明微點點頭,說:“他跟老周老大都在那座小城,我就是前段時間離開那里后,才來到這座城市的。”

    兩人瞪大了眼睛,夏一杰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明微,你就是扛著湯姆遜掃射邪蟲,槍槍爆頭那個?”

    夏一杰好像沒意識到自己聲音有點大,把周圍許多人目光都吸引過來,他們都望著明微,想起什么,顯然不少人都看過那段視頻,本來已經過去幾個月,大家都快遺忘了,經由夏一杰提醒,他們倒是把視頻里的人物和明微這個名字跟眼前的少年對上了。

    還真沒看出來講個話都唯唯諾諾的少年,竟然是個超級猛人,而且大家都在傳明微跟他們老大關系不一般,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明微真沒想到自己還有點名氣?一道道目光夾雜的意味顯然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意外居多。

    “可是清楚記憶是規矩啊?要是洛基知道那么多東西還跟以前一樣生活,不就亂套了嗎?姜云教授應該不會同意吧?”馬志鵬看著明微。

    “不管怎樣都得試一試,總比讓他加入邪教好吧?”明微沒想那么多。

    明微離席了,再待下去也沒意義,大家討論的都是很專業的問題,他又沒有任何見地,他只在乎自己的事,因為他的能力只夠他處理自己的事。

    其實明微沒有姜云的聯系方式,但不要緊,吳可非和陳璃畫都有,他的導師阿圖羅肯定也有,所以明微不知道該向誰要或者說他不知道要不要趁此機會跟陳璃畫說說話,他知道自己心里是有點想的,但他又覺得不太應該。

    要是愛德華沒出來惡心他,他應該不會糾結,屁顛屁顛的就打個電話過去藉由詢問姜云聯系方式之名問候家長里短了,可現在他心里一清二楚,其實愛德華說的一字一句就連標點符號都沒錯,所以現在要是打電話給陳璃畫,會不會顯得他太傻了?

    明微捧著手機,在公交和地鐵上坐了一站又一站。

    “別裝了,到最后你還是會打給陳璃畫的。”愛德華的嘆息出現在明微耳邊,“還裝糾結,其實都已經在組織語言想著要跟陳璃畫說什么了。”

    “朋友之間打個電話怎么了?”明微反駁。

    “原來朋友之間打個電話還要想這么久啊?如果我現在不提醒你,你馬上就要坐過站了。”愛德華無比鄙夷。

    明微連忙起身,還真差點坐過站了。

    “你是天上理中客,我是人間夢中人。”明微有點不耐煩的說,“行了吧?”

    “說得好!就憑你這句話,我打算幫你個忙。”愛德華好像鼓了鼓掌。

    “什么忙?”明微走著走著,眼前場景瞬間轉換,今天剛打掃的地板、落地窗外是32樓的風景、還有他的床,他到家了,現在正在自己的房間里。

    “臥槽?”明微真真切切的被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反應過來,“你會瞬間移動不早說?我來來去去坐了那么久的地鐵公交。”

    “我會的可多了,以后多說點好話,說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多幫幫你。”愛德華也出現在房間里,語氣得意。

    “你愛幫不幫,我對你沒好話。”明微翻白眼。

    “我就欣賞你這種態度,要是對陳璃畫也有這種骨氣,我會更欣賞。”愛德華冷笑。

    明微懶得理他,一頭栽倒在床上,今天真累。

    “我帶你回來只是順便,我要幫你的是其他事。”愛德華在明微身后提醒他。

    “我好像沒什么要你幫的。”明微臉陷進被子里。

    “你不想看看陳璃畫在干嘛嗎?”愛德華淡淡的說。

    明微翻了個身,“什么意思?”

    愛德華大手一揮,雪白的墻壁上出現光影。

    “喂喂喂,等等,要是她在洗澡怎么辦?”明微反應過來瞬間慌張。

    “那你不是血賺?”愛德華微笑。

    “那我就把你眼珠子挖了。”明微惡狠狠的說。

    陳璃畫在她房間,坐在梳妝臺前,并沒有在化妝,而是拿著手機,發呆。

    然后在手機上打開對話框,編輯了一小段文字,又刪掉,重新打了一段話,又刪掉。

    “你最近怎樣?”

    “你去哪了?”

    “你怎么了?”

    她感覺全都不對勁,她又想著要不直接打電話?可旋即還是頹然的放下手機,有些失落的趴在梳妝臺上,望著鏡子中的一支支口紅和其他化妝品,她的眼神卻是失焦的。

    怎么可能會有人能讓這樣一個女孩失魂落魄、牽腸掛肚呢?她看起來什么都不在意,對待外界從來都是輕飄飄的,就好像雪落下時拂過頭發和臉頰,無論你是否用手接住,它都將消逝成空。

    明明發生了什么才對,而且你感覺唯美浪漫,可對她而言好像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沒有。

    然而此時此刻,她手機上的對話框竟然是明微?

    這就變得有些魔幻現實主義了,怎么可能?

    在明微自己都要宣告放棄的時候,她是因為明微在糾結,就跟明微剛剛糾結的時候一樣,明微在這頭捧著手機,陳璃畫在那頭反復編輯文字,多爛俗的橋段,竟然還會發生在他跟陳璃畫身上。

    明微真的想不通啊!就像雨天里永遠藏著的那個秘密。

    原來世界上每一件事都不會像看去那么簡單嗎?那么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呢?她會在書店里跟明微談天說地,同時學校里傳滿了她跟吳可非的喜訊,她會跟明微一起漫步街頭,同時并不拒絕蘭斯洛伊的曖昧。

    明微以為她從來沒有在意過自己,所以才看不出來他的喜歡。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