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四章 夏與幻之夜(9)

第八十四章 夏與幻之夜(9)

    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隨著陳璃畫的手機震動,播放了出來,她愣了。

    “明微?”陳璃畫驚訝的拿起手機,這就是心有靈犀嗎?還是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隨即接通:“喂?”

    “你在干嘛?”明微看著陳璃畫的臉,深情款款,反正對方也看不到他,現在還不是任由他隨便看?以前可沒有這樣的機會。

    “我在、我在……看書,怎么了?今天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還以為你在外面玩的把我都忘了。”陳璃畫撒了謊,她不會知道明微正看著她。

    “你知道我走了啊?”明微驚訝。

    “他們說的,看你定位就知道了。”陳璃畫起身,走向窗邊,“你為什么一聲不吭就走了?過了這么久才給我打電話,還是不是朋友了?”

    原來大家早就知道了,只是都沒揭穿他,又或者是都不需要他,反正他一直以來也沒能幫上什么忙。

    “本來想著出來玩幾天,你們喊我回去我就回去了,可是并沒有人喊我回去,而且過了這么久,你不是也一句話都沒問?我想著可能你跟蘭斯洛伊玩得很開心吧,就不打擾你了。”明微苦澀的笑著,心里有點怪罪把“朋友”掛在嘴邊的陳璃畫,好像在提醒著他什么。

    “我想著既然你不想讓我們知道,就不問了吧。”陳璃畫愣了一下,“還有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關蘭斯洛伊什么事啊?我是那種重色輕友的人嗎?”

    我他媽謝謝你啊!明微心里直接罵街,什么解釋啊?你還不如不解釋呢,什么重色輕友啊?誰想當那個“友”啊?果然,現實就是現實,一點也不魔幻,就像明微一直以來的認知,陳璃畫只純粹的把他當朋友。

    電話那頭突然安靜下來,“你怎么不說話了?”陳璃畫不免有些疑惑。

    “我……很感動。”明微昧著良心說,一旁的愛德華一直在看他笑話,仿佛在說:“舒服了?滿意了?下次還打不打?”

    陳璃畫伸出手指在窗戶玻璃上劃拉,看起來外面似乎下雨了,內外的溫度差異導致玻璃起了一層淡淡的水汽。

    “家里下雨了嗎?”明微隨口問。

    陳璃畫隨手畫了一個心形,“嗯?你聽得到雨聲嗎?我都不太聽得見。”

    然后她推開窗戶,紛雜的雨聲才統統涌了進來,還有幾滴雨水飄落到她的臉上,但她還是沒把窗戶關上。

    “這幾天經常下大雨,吳可非家醫院的磁核共振室都差點給淹了,有時候大街上都走不了路,只能待家里。”陳璃畫笑著說,“你倒是正好出去避難去了。”

    明微看著那個心形,隨著外面的冷空氣涌進房間,那個心形越來越淡,可陳璃畫卻沒再看一眼,她望著窗外,就好像雨聲也能夠看得見。

    “你剛剛在看什么書?”明微問。

    “《夏天、煙火和我的尸體》。”陳璃畫想了想回答,“你應該看過的。”

    “乙一的書啊?挺特別的。”明微確實看過,是RB作家乙一的處女座,據說只是他16歲那年用來練習打字機寫下的作品,足以見得驚人天賦,字里行間有種唯美輕松的意味,然而故事卻是讓人脊背發涼的灰暗。

    可眼下的關鍵并不是這個,而是陳璃畫說謊了,她為什么不告訴明微自己剛才就是在猶豫要不要跟他聯系呢?如果她真的對明微沒有一點多余的想法,為什么遮遮掩掩的?

    明微沒有燃起希望,他只是想不通。

    “可惜老大的書店沒了,我們以前總在那里看書、聊天。”陳璃畫把窗戶拉上,她一個仰身躺到床上。

    “你還記得有一次不是周末,但我們以為是周末,因為我們總是在周末才一起在書店,在那里看書聊天可開心了,結果一回過神來,發現遲到很久了,到班級的時候同學和老師看我們都不對勁。”陳璃畫笑著說,“因為我從來不遲到,而你是遲到慣犯,老師也沒拿我們怎么樣。”

    明微的心顫動一下,原來她也會覺得可惜啊?

    他當然記得那一次,其實是老周跟他說陳璃畫在書店,他才從家里屁顛屁顛跑過去的,很多巧合都是人為制造的,明微一直都沒以為是周末,但陳璃畫忘了,又聊得那么投入,他才舍不得去上課呢,所以就沒說。

    明微為了陳璃畫讓老周進了那么多賣不出去的書,他們在那里度過了那么多個假期的清晨午后,愛慕也在文藝的角落恣意生長,她的每一個眼神和微笑都是養料,于是一場爆炸將明微的希望炸個粉碎,那場大火將回憶燒個精光。

    孑然一身的他只好逃離。

    “我還以為你不在乎呢。”明微語氣復雜的說。

    “怎么可能啊?”陳璃畫從床上坐起來,“你不會是因為這個才悄悄離開吧?以為我不在乎,生氣了?”

    “我”明微不知道說什么好,“對不起。”只好道歉。

    “明微,我要生氣了!你怎么可以因為生我氣就一句話不說的離開?不可以跟我說清楚嗎?你就這樣誤會了我這么久?”陳璃畫皺眉,明微頓時覺得自己犯了某種不可原諒的大錯,陳璃畫以前從來沒跟他生過氣,因為他也不會做什么讓她生氣的事。

    “我錯了,不會有下次了。”明微連連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啊?”陳璃畫微微嘟嘴,像極了受委屈的小女孩,明微真沒想到她還有這一面,從來沒見過,看得他心都化了,這么久以來累積的埋怨在這一瞬間就土崩瓦解,告訴自己千百次的放棄,看她一眼又再次淪陷。

    明微看著她,百般滋味。

    就在此時,愛德華一把奪過手機,明微大驚,正要伸手去搶,愛德華開口。

    “我這不是先給你打電話了嘛?因為不管怎樣我都沒辦法讓自己一直不跟你聯系呀!”愛德華邊說邊冷眼看著明微,明微一臉驚愕。

    陳璃畫一想也是,既然明微是因為生她氣、誤會她離開的,居然還能給自己打電話,確實也能說明事情。

    “好吧,原諒你了,下次有事一定要跟我說。”陳璃畫又躺下床去,伸了個懶腰,青春美好的曲線展露無遺。

    “嗯嗯。”愛德華連聲應和。

    “沒事就掛了,拜拜。”陳璃畫說。

    愛德華一把捂住明微正要張開的嘴,也說:“拜拜。”

    掛斷電話,明微又愣又驚又疑的看著愛德華,問:“你掛了干嘛?還沒要到姜云的聯系方式呢?”

    愛德華捂著額頭,把手機扔給明微,“大哥,她要是知道你是因為其他事情才打電話給她,剛才說那么多不就白費了嗎?你是不是腦子不太好使啊?我都看不下去了才幫你說話,你這種智商還是別對陳璃畫抱有幻想了吧,蘇琉比較適合你。”

    “怎么?你看不起蘇琉啊?”明微想嗆他一句。

    “才沒有,我喜歡得不得了,我的意思是已經喜歡你的女生不用追,而你這種智商不適合追女生。”看得出來愛德華已經不想再跟明微說話了。

    “話說你憑什么就那么肯定蘇琉能看得上我啊?”明微疑惑。

    “我錯了,我真不該出現。”愛德華落荒而逃消失了,墻壁上的畫面也消失不見,“找吳可非要聯系方式吧,辦你的事,別煩我了。”

    明微握著手機,心里百轉千回,原來很多事情都不是他看到的那樣,看起來就不簡單的陳璃畫當然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復雜,而一直慫恿他跟蘇琉的愛德華也會幫他跟陳璃畫說話,沒有什么事情是絕對的不是嗎?

    所以明微在陳璃畫那里會不會也不是沒有一絲可能呢?他癡心妄想著。

    “明微,你回來了?”明微媽媽“哐哐哐”的在敲門,把明微的思緒打斷了。

    明微應了一聲:“回來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明微媽媽開門。

    “剛剛。”明微說。

    “不是讓你晚點回來嗎?晚上才是女孩子容易亂想的時候,你得在這時候陪著蘇琉啊!”明微媽媽在傳授技巧,明微無奈捂臉。

    “好了知道了,您別瞎操心了。”明微說。

    明微媽媽走后,明微從吳可非那里要到了他導師姜云教授的身份號碼,是他們組織給每個人的編號,只有幾位數字,不管手機再怎么換,只要登入了身份賬號,別人就可以用身份號碼打通電話。

    要號碼的過程也很有意思,明微直接發一句:“姜云教授的號碼是多少?”

    吳可非過了一分鐘二話不問的就發來幾個數字,然后就沒有了下文,效率過高了一點,不禁讓明微感嘆男女間的區別真大,本來是想跟陳璃畫要號碼,結果說了半天最后也沒要,而吳可非只要一條消息,啥也不問就回復給你。

    而且剛剛從陳璃畫那里得知,大家都是知道他在哪的,那么事情就會好辦很多,否則還要解釋這解釋那的,而姜云教授又不是明微的導師,想想就麻煩。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JBO体育| JBO体育| JBO| 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 竞博lol| 竞博JBO|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