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六章 夏與幻之夜(11)

第八十六章 夏與幻之夜(11)

    接下來的好幾天,明微一直提心吊膽,真就連門都不出,他媽媽出門他也會十分擔心,好在并沒有發生什么意外。

    明微也不知道愛德華說的“這幾天”到底過了沒有,這貨從上次到現在就再也沒出現過,真真是無比絕情,明微也只能咬牙堅持不敢出門:“算你狠!”

    直到這一天,蘇琉問他:“你這幾天怎么都不找我?”

    明微糾結加心慌的冷汗直冒,這該怎么回答呢?最近幾天諸事不宜?為什么他好像總是無法避免的要對蘇琉說謊?

    “我……最近不太舒服。”明微回復道。

    蘇琉立馬問:“啊?你生病了嗎?”

    “嗯。”

    “怎么不早跟我說?嚴不嚴重?”

    “沒事,應該再過兩天就好了。”明微說。

    “我去看看你。”蘇琉當真是一個暖心的小天使,明微雖然是騙她的,但也非常感動。

    “我怕傳染給你啊!”明微怕謊言被看穿。

    “不會的,我來了。”蘇琉心意已決。

    明微松了口氣,他還是不用出門,于是便邊看電視邊等蘇琉過來,盡量表現得虛弱一點。

    可是他等啊等的,突然發現不對勁了,他立馬坐起來,都過去這么久了,蘇琉怎么還沒到?他們離的不遠,就算她走得慢點也該到了吧?

    于是直接撥打了她的電話,沒有人接,明微徹底慌了。

    竟然是蘇琉出事了嗎?

    明微之前在書上看到說:一個人如果一直害怕某件事會發生,那么真到發生的時候,反而會有解脫感。

    他沒有,因為他一直害怕的是自己出事,從來沒想到蘇琉會出事,所以他現在沒有絲毫解脫感,只是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又打了個電話,蘇琉還是沒接,明微直接沖出門去,都這時候了誰還管能不能出門?他就不該聽愛德華的屁話,或許本來不關蘇琉的事。

    都怪愛德華不講清楚,都怪自己嘴硬,明微現在十分懊惱,蘇琉只是個普通的女孩,有著大好的青春年華以及未來的美好前程,她那么美好、善良,不該因為明微受到一絲傷害。

    明微不知道會發生什么,這才是最可怕的,腦海里反復出現各種意外畫面,他甚至不確定會不會是邪教,因為腦海里出現了姜云說過的話,人就是這樣,會把一切能聯想到的東西全都串在一起,無論有沒有聯系。

    有關蘇琉的記憶仿佛也被悉數喚醒,從第一次見她時那羞澀的笑臉,到水下她不顧一切的向自己游來,月光下依偎在自己身上的模樣、城市的街頭……等等等等,每一個有她在的畫面,如潮水一般風起席卷。

    蘇琉對明微很重要、非常重要,這無關明微是喜歡她還是陳璃畫,她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明微身邊沒多少人,但蘇琉顯然是其中一個,他接受不了蘇琉有任何意外發生,那明微將無法原諒自己。

    明微從來沒有那一刻覺得時間過得如此煎熬,他瘋狂的摁下電梯的下樓按鈕,好像這樣能夠讓電梯運行得再快一點,好在很快就有電梯來到他這一樓層。

    電梯門緩緩打開,明微急得跺腳正要進去,突然呆住了。

    “你怎么了?”蘇琉走出電梯,漂亮的大眼睛里裝滿了疑惑,愣愣的看著明微。

    明微一把將她抱住,抱得緊緊的,像是一個走丟的孩子找回了自己的媽媽,像是抱住了只屬于他的最寶貴的人。

    猝不及防的擁抱嚇得蘇琉眼睛睜得更大了,但很快,蘇琉也抱住明微,幸福的笑浮上臉頰,讓她的小臉有些酡紅,但埋在明微的胸膛里,沒人看得見。

    “兩個電話你怎么都沒接?”感覺她全身都軟軟的、香香的,明微舍不得放開她,好像生怕她不見。

    “電梯里沒信號,而且這是32樓,中間有人來來去去的,我坐了很久。”蘇琉聲音脆生生的,她不知道明微這是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明微放開她,抬頭卻看到電梯里有個人,電梯門也沒關,他一直在靜默的望著他。

    黑袍、手杖、佝僂身軀,明微反應過來,腦袋仿佛“轟”的一聲,瞳孔驟然收縮。

    是濕婆!

    濕婆的手杖一揮,恐怖的詛咒力量瞬間鉆入明微的體內,頃刻間他就已經完全喪失了意識,軟綿綿的倒在地上,把蘇琉可嚇得不輕。

    電梯門緩緩關上,往下運行。

    蘇琉都快哭了,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剛才顯然是背對著電梯,完全看不到濕婆的動作,話說就算她看到了或許也不會感覺有什么,畢竟她只是個普通人。

    “明微、明微!”

    “怎么會這樣?”

    她哭著跪坐在地上,連忙打電話給120,然后又打給明微媽媽,然后就像難民等待著救援。

    明微媽媽一聽到自己兒子出事了,立馬拋下了手頭上所有事情,飛快的趕了回來,然后救護車也到了,她們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

    病房外明微媽媽很焦急,“生病?他沒跟我說啊?”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蘇琉眼眶紅紅的,剛哭過一場,她把聊天記錄給明微媽媽看。

    明微媽媽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背,想安慰蘇琉又不知道說什么,她自己也很難受,想著明微都知道自己生病了,怎么不去醫院也不跟她說一聲呢?她這個媽媽當的難道有問題嗎?

    醫生還在給明微做全身檢查,而病房外的等待無疑是煎熬的,蘇琉一直都在強忍著眼淚,明微媽媽則焦急踱步。

    終于,醫生出來了。

    明微媽媽連忙過去詢問,蘇琉也緊張的看著醫生。

    “他……睡著了。”醫生一臉尷尬。

    “什……什么?”明微媽媽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的,不信你們聽。”醫生開門,可以隱約聽到明微發出的鼾聲,床邊的護士掐著自己的腿,憋笑憋得很辛苦,即便戴著口罩都能夠感覺到她已經快要不行了。

    明微媽媽捂著額頭,“怎么會這樣?”

    “你們請放心,目前看來他的身體應該沒有任何問題,接下來我們安排一下腦部檢查,或許能夠找出相關原因。”醫生對她點了點頭。

    “好,麻煩你了醫生。”明微媽媽松了一口氣,蘇琉也是,沒事就好。

    “這孩子搞什么啊?”明微媽媽坐了下來,“難道他平時累到睡眠不足嗎?”

    “他好像,容易做噩夢。”蘇琉想了想說。

    “是嗎?”明微媽媽突然覺得自己對明微的了解太少了點,想來也是應該的,她也沒陪過明微幾年,這孩子肯定從小就很可憐,小時候就沒有向爸媽開口的習慣,長大了怎么還會對她講這些?

    不知道他都經歷了什么,一副被放養的狀態也能被國外大學錄取,還能被蘇琉這么好的女孩看上,也是挺不可思議的。

    “他的大腦也沒有問題,完全一副睡眠狀態,不過控制控制情緒的部分有些異常,還處于快速眼動期,也就是淺睡眠在做夢,可是我們對他的外界刺激應該足以讓他醒過來了,他卻一直保持著睡眠狀態,所以建議先住院觀察吧,至少要等他醒過來再做下一步安排。”

    醫生的話讓明微媽媽有些難受,因為就連醫生也沒搞懂明微到底怎么了。

    “順便問一下,他平時睡覺有打呼的習慣嗎?”

    明微媽媽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

    “沒吧。”蘇琉想了想。

    “嗯?”

    明微媽媽眼神一變,難以置信的看著蘇琉。

    什么情況?她家的豬真把別人家白菜給拱了?

    蘇琉很快反應過來,連忙解釋:“不是不是……明微上課經常睡覺,怎么可能會打呼?”

    蘇琉的臉蛋瞬間紅透了,只好出賣明微。

    “這樣啊,沒事,你們別擔心,沒看出什么癥狀也是一件好事,可能根本就沒什么事呢?要真直接跟你說了他怎么怎么了,那才該擔心了。”醫生這般說著。

    明微媽媽道謝,她現在倒是完全不在意明微上課睡不睡覺,人都在醫院了誰還管他上課睡不睡覺?而且他都畢業了,上課睡覺還能被國外大學錄取,這也太厲害了一點。

    明微媽媽和蘇琉守在病床旁邊,他們喊了幾聲想叫醒明微,可他除了呼嚕沒有絲毫動靜,好像還沉醉在自己的夢鄉里不肯出來。

    “蘇琉,你先回去吧,也不早了。”明微媽媽對蘇琉說。

    “沒事的阿姨,我一個人住又沒人管我。”蘇琉說。

    明微媽媽搖搖頭,“你也是父母的寶貝啊,不要太累著自己了。”

    蘇琉擔憂的看著明微,“我晚點再走,說不定明微很快醒了。”

    明微媽媽有些欣慰,明微這孩子沒看出什么優點,倒是勾搭了一個她很滿意的女孩,蘇琉確實太好了,怎么看怎么喜歡,這樣一個女孩在哪都會很受寵的,她覺得要不是明微這方面笨了一點,換做其他男孩子早就把關系確定下來了。

    他們看著明微睡得很舒服的樣子,還有鼾聲,心情也沒那么沉重了。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