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八十七章 夏與幻之夜(12)

第八十七章 夏與幻之夜(12)

    明微一直沒醒,一天、兩天、三天還是沒醒,明微媽媽這幾天頻繁的往醫院跑,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時候晚上也陪在明微身邊,可隨之而來的就是逐漸加深的失望與不安。

    蘇琉也是,她甚至要比明微媽媽來的還勤快,明微媽媽也會讓蘇琉有情況第一時間告訴她,畢竟她還有工作,可什么情況都沒有,醫生都快想破頭了,他們想不通一個人怎么會長期處于淺睡眠狀態,而且他的身體機能消耗竟然低得可怕,就像一只冬眠的烏龜,可現在是夏天。

    可又與植物人不同,植物人是不會有快速眼動之類如此強烈的外在表現的,明微卻好像真的只是在睡覺而已。

    呼嚕倒是不打了,因為醫生在知道明微平時睡覺不打呼之后對他進行了一些調整,應該是他暈厥時的姿勢原因使咽部通道變窄,就好像有人平時睡覺不打呼,但有時太累了會打,其實多是因為太快入睡且姿勢不當導致的。

    可是明微不打呼嚕更讓人心慌,要不是醫生告訴明微媽媽打呼嚕對身體有不少危害,她都想讓醫生把明微的鼾聲搞回來了。

    “那天具體發生了什么?”醫生找了明微媽媽和蘇琉到辦公室。

    明微媽媽是不知道的,所以她只好看向蘇琉,蘇琉說過明微好端端的突然就暈到。

    蘇琉只好把過程完整的講述一遍:“我問明微為什么沒找我玩,他說他生病了,然后我就去找他,我一出電梯他就把我抱住,抱得很用力,我嚇一跳,他看起來很急很難過,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他還問我為什么沒接電話,我說電梯沒信號,然后放開我說不好意思,話沒說完就倒在地上了。”

    想到現在明微還沒醒過來,蘇琉越說越想哭,講話都帶哭腔,讓人心疼。

    明微媽媽撫了撫蘇琉后背,她還真不知道這么多細節,明微也沒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慫,竟然會直接抱住蘇琉。

    “聽起來好像他自己知道些什么,可是這種奇怪的癥狀我們都看不出來什么情況,他自己會知道?”醫生聽完分析道,“難道在此之前都沒有任何預兆?你是他母親,他在家沒有跟你說什么,或者表現出任何異常嗎?”

    明微媽媽搖頭,“就是他那幾天一直沒出門,不過這種事對他來說好像不算異常。”

    醫生也毫無頭緒。“暫時只好把他當成植物人治療了,而植物人對外界是有感知的,所以植物人康復的案例基本是通過外界刺激,也不知道他對外界有沒有感知,你們可以試著跟他說話,說點他喜歡的東西,我們只能繼續觀察研究。”

    明微確實陷在夢境之中,他的意識非常清醒,他只是不知道該怎么醒過來。

    他走在詭異的空間中,周圍好像是虛無,又好像充滿了他從未見過的物質,它們的形態明微甚至沒辦法用人類語言描述,他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他覺得就算是世界上最頂尖的藝術家也無法想象。

    因為人類所有的想象都是建立在已有的認知上,他們不可能跳脫出已有的認知框架去創造出一個絕對全新的物體,比如說到外星生物,大部分人會直接想到腦袋和眼睛都巨大,四肢卻細小的形象,然而這個形象是由人體本身聯想到的,或者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形象,這些都是人類用認知中已有的元素拼湊而成的。

    可如果存在外星生物,人類可能完全無法理解它們的存在形態,地球上目前發現的所有生命都是碳基生命,那么就有人設想宇宙存不存在比如硅基生命?氮基生命?也有人思維大膽些意識生命、等離子生命,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已有的認知范圍內做的設想,這就是一個問題。

    人類無法憑空想象出一個跟認知中的一切都毫無關聯的存在。

    所以明微被徹底震撼了,他完全無法理解看到的畫面,這跟他原來的世界的一切都不一樣,他可以肯定的說,人類就算是做夢也無法跳脫出認知,明微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看到這些東西,可他的意識偏偏清醒無比,周圍的一切都讓他精神極度崩潰。

    他無法用語言去描述哪怕任何一點,他相信任何人面對眼前畫面,都將失去作為人類所有的認知能力。

    “我死了?”明微意識到可怕的事情,他是記得濕婆給他來了一下子,也聯想到愛德華讓他等死。

    如果這就是死后的世界,那地球上所有的地獄天堂都將被改寫,所有的宗教信仰都將如土礫般不值一提。

    “還沒。”愛德華此時如救世主般出現在明微身邊,“有我在,你怎么會輕易的死去?”

    明微難得的百感交集的緊盯著愛德華,這個跟他長得一樣的男孩,眼前所有的一切,除了明微自己,終于出現一個他有辦法用語言形容的東西,雖然形容很簡單,長得跟他一樣,但也意味著親切無比。

    “別這樣看著我,我不喜歡男的。”愛德華沒看明微一眼,目空一切的望著前方,這里的目空一切就是字面意思,那些明微無法直視的畫面,愛德華就好像全都看不見一樣。

    “這里到底是什么,那些到底是什么?”明微頭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語言如此蒼白。

    愛德華依舊目視前方,跟散步一樣抬起腳步,他說:“是我無論怎么說你都無法理解的東西,老實說,不是我的話,你已經瘋了。”

    “那我現在是什么情況?做夢?”明微自己都感覺不像做夢。

    “我還是沒辦法跟你說。”愛德華也聳聳肩,“當然,現在你躺在醫院里倒是真的,就像個植物人,你媽媽和蘇琉已經難過得不行了。”

    “你不能讓我離開這里醒過來嗎?”明微疑惑。

    愛德華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我告訴你別出門,你不聽勸,我從濕婆那里救你一命,又在這里幫你保持理智,可笑的是你之前對我的態度可不算友好,這次就連交易都沒有,我覺得我已經仁至義盡了。”

    明微在這里只能望著他的背影,分明跟他一樣,怎么看起來卻有種超然物外、什么都無法讓他動容的感覺?

    “謝謝啊!”明微過了好一會,愛德華擺了擺手。

    明微跟著他走,不知道要怎樣才能醒過來,他有了濕婆的消息,還真的就在這座城市,他想及時的匯報給老周他們,可現在卻只能待在這無法言喻的地方,還讓他媽媽和蘇琉擔心。

    又過了幾天,包括明微在內的所有人都要崩潰了,明微媽媽、蘇琉、還有醫生們,他們用盡了各種辦法,就是沒法讓明微醒過來,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他們能讓你蘇醒的,只是他們不知道。”愛德華對明微說。

    “要怎樣?”明微問。

    愛德華又不說了,明微覺得他要是能改掉這種話說一半的臭毛病,自己說不定也不會對他態度不好。

    “我帶你出去看看吧!”

    還沒等明微問清什么意思,眼前所有的畫面都消失不見,畫面一轉,他站在了一間醫院病房之中,他看到蘇琉蘇琉也在,面上一喜,走過去喊了一聲:“蘇琉。”

    蘇琉沒有反應,明微看到自己在蘇琉旁邊的病床上躺著,他伸手也碰不到任何東西,大驚:“什么情況?我這是靈魂嗎?”

    愛德華就在他身邊,所以這樣看來房間里就有三個長得一樣的人。

    愛德華說:“你可以理解在不同的空間,你能看到他們,卻無法影響。”

    明微看著蘇琉,她好像趴著睡著了,臉上有些疲倦,看起來睡得挺沉的,明微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讓蘇琉在病房陪她,這么美好的一個人,為什么會做出那么多讓明微感覺她屬于自己的事情呢?很不真實。

    她的睫毛很漂亮,蓋著眼睛在微微顫動,從第一次見她,她的手上就一直都戴著那個掛有樹葉模樣銀片的銀環,明微此時細看才看清,那些一片片小小的葉子是楓葉的模樣,很好看。

    突然,《英雄交響曲》在這個時候響起,是旁邊明微的手機有來電,明微頭一次感覺到電話這么煩,把蘇琉都吵醒了,就算是以前睡覺的時候自己被吵醒他都沒有這么煩人。

    蘇琉顯然有些茫然,因為明微手機從來一點動靜都沒有,她隨后拿起明微手機,明微呆了,是陳璃畫,怎么會在這時候打給他?以前怎么沒見她打啊?

    蘇琉看了看病床上的明微,然后有些弱弱的接起電話:“喂?”

    “喂明微,老師讓我問你欸?你是誰?”陳璃畫懵了,怎么會是個女孩子的聲音?

    “我我是蘇琉,明微生病了,現在在醫院。”蘇琉顯然不太會跟陌生人交流。

    “生病?什么情況?”陳璃畫又驚又愣。

    “我也不知道,在病床上躺很多天了,一直沒醒。”蘇琉講著講著又把自己講難過了。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体育| JBO|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