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九十九章 歲月贈別離(2)

第九十九章 歲月贈別離(2)

    不知過了多久,濕婆終于離開了,明微逃過一劫。

    他靠在墻壁上,耳邊都是雨聲,時而有電光閃過、雷聲乍響。

    “沒事了。”洛基開門對他說。

    明微沒看他,看著窗外,“你早就認識濕婆了對不對?在認識我之前。”

    洛基驚訝的看著他,然后瞥到了明微身邊的那座小巧的雕像,好像有某種神秘氣息籠罩著,他也恍然,“對,我其實早就知道這些事情,只是你們的版本不太一樣。”

    “所以你寧愿相信濕婆?”明微的語氣已經沒有多少波瀾,好像已經接受了這一事實。

    洛基聳聳肩,“沒有什么相信不相信的,我只是做我喜歡做的事情而已。”

    明微看了他一眼,兩人的立場已經明確,無需再多言,明微抬起腳步,從洛基身邊走過,朝大門走去。

    是他錯了,他就沒做過幾件正確的事,難怪洛基當初會主動來找他,原來只是利用他而已,他早就知道了濕婆跟IACO的事,一直在利用明微,讓明微也讓IACO掉以輕心,現在每說一句話都是多余的,就像早就計劃好分手的戀人,說什么都會顯得你不夠灑脫。

    洛基也不挽留、不解釋,對方識趣的離開對兩人都好。

    明微幾乎淋了一身,然后來到了老周他們住的別墅,這種天氣,大家顯然都待在家里,明微正好對他們說清楚,犯了錯總要承擔的。

    “是洛基。”明微對他們說,“是洛基的幻術,我剛剛還去確認過了,原來他一直都跟濕婆有勾結。”

    明微看著他們驚訝的眼神,低下頭:“我被騙了。”

    他面前是三位導師和老周,陳璃畫他們住隔壁,此時不在這邊。

    “洛基是誰?”老周疑惑。

    姜云對老周說了來龍去脈,然后看向明微,“其實我有懷疑的,只是沒有證據,而且他的幻術神諭看起來的確很強。”

    “他為什么不對你出手?”阿圖羅問。

    明微搖搖頭,他沒想過這個問題,就好像他也根本不擔心洛基會對他出手一樣,剛剛是有機會的,“他跟濕婆好像不是主仆關系。”或許是這原因,洛基也沒必要對濕婆盡心盡力。

    有了洛基這一大助力,可想他們針對濕婆的行動將會變得多么困難,那以假亂真的幻術就連老周都能騙過去,而且他們已經打草驚蛇了,現在根本沒辦法展開任何行動。

    老周拍了拍明微的肩膀,“沒事的,別自責,既然現在了解了敵情,大不了再重新計劃,可怕的不是敵人有多強,而是我們一無所知。”

    明微看著老周,心里終于好受許多。

    “走吧,我們去兜兜風,別想這些不愉快的事了。”

    老周推了推明微后背,明微愕然:“兜風?現在外面在下暴雨啊!”

    “暴雨才適合兜風啊!”老周跟明微走向車庫,那里停了一輛GTR,明微對于組織的壕氣已經習慣了,也說不定是蘭斯洛伊的,他也挺壕。

    “科技部改裝過的,你看你衣服都濕了,座位有熱烘功能。”老周在駕駛位說,然后對著亮屏點了幾下,明微坐在副駕上感覺到一股暖流,很舒服。

    “你考駕照了嗎?”老周問明微。

    “我還沒成年。”明微自己也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不過他的生日好像也馬上就快到了,他都沒在意,因為除了她媽媽也沒人記得他的生日,有時候她媽媽也會忙忘了,過了日子才打電話告訴他不好意思,其實不用道歉的,他根本就無所謂。

    老周也是才反應過來明微這么年輕,不禁想到自己,他嘆了口氣,“年輕好啊!”

    車子啟動,像是魚一樣的竄了出去,在水中靈活游動,外面因為大雨一切都顯得霧蒙蒙的,也看不到行人在路上走。

    說起來也快立秋了,這可能是這座城市在夏天的最后一場雨了。

    “我像你這個年紀也是什么都不懂,那時候還沒有汽車呢,馬車都少,那時候我就挺羨慕馬夫,可以天天騎馬。”老周笑了笑說,“哦對了,我小時候在意大利,那會還不叫意大利,都是分裂的小國家,當時還在文藝復興呢!”

    明微無法想象一個從文藝復興時期活到21世紀的人是什么感覺,簡直天方夜譚。

    他看了看老周,這個還算慈祥的大爺,看去不過五六十的年紀,氣質很特別,眼里藏著世界,但是老周顯然可以隨意轉換氣質,當初在書店的時候明微對他的印象就是糟老頭,跟其他大爺并沒有多少區別。

    “老周,你為什么能活這么久啊?”明微忍不住問,從來沒人跟他討論過這個問題。

    老周歪著腦袋略微思索了片刻,“老實說,我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詛咒吧,我看很多作品中都把永生什么的寫成詛咒,應該有一定道理。”

    “那這詛咒的力量也太強了。”明微被IACO熏陶了這么久,對這些東西也有了一定的認知,能夠讓一個人活幾百年的詛咒,那力量該有多強?誰有這么強大的力量給老周施咒?

    “怎么?你羨慕了?”老周笑了笑。

    明微搖頭,“如果輕輕松松的或許還希望多活幾年,但是你是IACO的老大,不知道多累,還是算了吧。”

    老周大笑:“輕輕松松的可能就活不到現在了,如果沒有事情讓我投入進去,早就活膩了,當然,現在也挺膩的,不管什么狀態維持久了都會膩,如果沒有,那就是還不夠久。”

    明微也想了想,確實如此,然后他又說:“活這么久一定很孤獨吧?”

    老周突然就不笑了,好像孤獨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他過了一會才對明微說:“其實生命本來就是孤獨的,跟長短沒有關系。”

    雨刷規律的掃開前窗上的雨水,老周看著前方的那些車子,“你看那些車里,可能有一個人,也可能一車人,他們都在想著自己的事情,或許談笑風生,也可能沉默不言,可無論哪種狀態都是孤獨的表現,只要你有一瞬間覺得莫名其妙,覺得孤獨,那你就是孤獨的。”

    “大家都在努力尋找讓自己不再孤獨的方法,但找來找去,就只有愛情和友誼看起來不錯,就像奧遜威爾斯說的,我們只身降臨人間,孤獨活著,孤獨死去,只有借著愛情和友誼才制造了一時的幻覺,好像自己并不孤獨。”老周目光深邃,“可是真愛又是那么難得,友情也會遭到背叛,所以有時候感覺一些宗教說的也挺對,就好像我們在人間是經受考驗來的。”

    老周的表情變得有些痛苦,“所以我更加確切的感覺到永生是一種詛咒,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都會在我眼前逝去,他們被掩埋在歲月的塵埃下,只有我還像夢游者一樣活著。”

    明微仿佛看到了一個男人坐在輝煌的王座上,身邊人來人往,有的人出現又離開,有的面孔變得衰老,然后同樣消失不見,王座上的男人緩慢的老著,但他還是坐在那里,巍峨不動,最后他的身邊空無一人,王座依舊輝煌。

    這個話題沉重到明微不敢發言了,作為IACO的唯一老大,沒人可以想象老周這么多年承受了多少,就好像一擔子把世界給挑在肩膀上,一挑就是幾百年,那足以壓垮任何一個人,或許老周本來不會顯得這么老的,是承受了太多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了,但他還是做得很好。

    “你不用不說話,這些東西我早就習慣了。”老周看了看明微。

    “或許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帶著使命來的吧。”明微是這么想的,只是老周的使命過大了,像吳可非他們也有使命,因為他們有神諭,還是那句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明微看得透徹,因為他是旁觀者。

    老周咀嚼了一番,“說的好啊!沒白看那么多書。”然后夸贊他。

    “偷偷告訴你一件事啊。”老周突然神秘起來。

    “哦?”明微好奇心被勾起。

    “其實很多書陳璃畫都看過了,但她還是跟你一起看完了。”

    “啥?”明微感覺自己心臟多跳了一下,那些美好的畫面又被老周的話再次喚醒,可這次明微百般疑惑。

    陳璃畫為什么這么做?明微一直以為只有自己喜歡把時間浪費在她身上,陳璃畫難道也

    明微看著老周,老周卻對他聳聳肩,并說:“你別看我啊!女人的心思那么難猜,誰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啊,明微心想,本來女孩的心思就已經很難猜了,更何況還是陳璃畫,她做過太多讓明微猜不透的事情了,本來以為對她有所了解,然后發現自己好像錯了,可怕的是這種感覺一直在重復,直到某一時刻晃過神來才驚覺自己從來就沒了解過她。

    陳璃畫就是這樣一個女孩,謎一樣的女孩,也像本神秘的書,對明微來說吸引力很大,總是想一探究竟,但對方只讓你淺嘗輒止,然而這卻讓明微更加狂熱的喜歡她。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 竞博| JBO| 竞博lol|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