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章 歲月贈別離(3)

第一百章 歲月贈別離(3)

    “你已經移情別戀了嗎?”老周微笑著。

    明微知道他在說蘇琉,“我不知道。”這個回答明微用過很多次了,一點長進都沒有。

    “沒關系,時間會讓你看清自己。”老周對此顯然已經很有經驗,“我帶你去個地方。”

    明微坐在副駕駛上望著側窗,上面有一串串水珠滑落,把車外的燈光都扭曲,把整個世界都模糊。

    車一直在開著,這種天氣讓人喪失活力,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跑去找洛基,太可笑了不是嗎?還是躲在家里舒服啊,或者在網吧打打游戲,但是他還未成年,這座城市可不像那座小城。

    這輛GTR里也很舒服,他衣服已經全干了,感覺暖暖的,不知道老周會帶他去哪。

    IACO的老大花這么多時間陪他,好像應該感覺榮幸,但鑒于明微跟老周已經很熟了,當初兩人在書店就是損來損去的,說尊敬和榮幸之類的好像都顯得生分,明微相信老周也不需要他像其他人一樣,否則老周就不會花這時間陪他了。

    “老周,我們組織允許成員跟普通人交往嗎?”明微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老周眼里有笑意,他說:“尊重所有人的決定,大家都簽過保密協議,你也是,所以無所謂,但是顯然會很麻煩,就像很多電影里的那樣,秘密特工的妻子都很可憐,既要獨守空房,又要擔心丈夫的安危,還不知道對方具體在做什么,這種感覺可不好。”

    看來IACO還是很人性化的,明微還以為會有點不一樣。

    “而且也不是都這么慘的,比如科技部里很多科學家就無所謂啊,他們只是在做科學研究而已,他們很多都有自己的家庭,神諭部的話就會特別一點。”老周補充。

    明微也能夠想到是這樣,可是他算是什么部啊?他既沒有神諭,也不會做研究,沒有一點特長,后勤嗎?組織里真的有后勤部嗎?明微深深的懷疑,畢竟他們好像不需要什么后勤。

    “到了。”

    車停在了路邊,明微疑惑的看向外面,什么都看不清。

    老周先下了車,打傘,然后把明微給接出來。

    “老黑的黑店?”明微傻了,招牌上還寫著算命、風水、姻緣什么的,老周帶他來這里干什么?莫非這里也是IACO的重要根據地之一?就像希望書店那樣。

    明微一臉茫然的跟老周走進店鋪,店里琳瑯滿目,什么都有,透露出一股江湖騙子的氣息,就像明微接下來看到的這個人。

    “我去,這大風刮的,怎么把你這老不死的給我刮來了?”一個人從柜臺后面探出頭來,他長相很有特點,皮膚黝黑,頭發很短,但是很卷,像是盤在頭頂一樣,眼睛很大,在那張四十歲左右的老臉上顯得很不和諧。

    可是這對他說出的話卻都顯得無足輕重,明微當時就驚掉了下巴,還有人敢這么跟老周說話?

    “好久不見了,老黑。”老周很自然的跟他打了聲招呼,一點也沒在意對方的稱謂,看來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

    老黑應該就是這店的老板,不然店名也不會這么隨便,他拿了根雞毛撣子似的拂塵對著老周揮了揮,“你來干什么?你這個人滿身晦氣,別把我的店給毀了。”看起來老黑好像不是IACO的人。

    “來請你幫個忙,給這孩子算上一卦。”老周笑著拍了拍明微的肩膀。

    老黑瞪大了眼睛瞅了瞅明微,疑惑的說:“你孩子這么大了?”

    老周無語,“不是,你算不算?不算我把你店給砸了。”

    “算,為什么不算?一單一千呢,賺點錢可不容易。”老黑終于從柜臺后面站起來,看向明微,明微這才發現對方竟然這么高,又瘦又高,估計有一米九左右。

    “小伙子,你算什么東西?”

    “呃我”明微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對勁。

    老周頓時來氣了,“你再罵?”

    老黑尷尬的笑了一下,“我換個詞,你算什么玩意?”

    明微連忙攔住老周,說:“姻緣,我算姻緣。”

    “好,你想用生辰字算呢?還是星盤算呢?還是塔羅牌?”老黑又問,這可把明微難住了,他有選擇困難癥。

    老周不耐煩了,“行了,收起那套吧,直接用神諭不就得了嗎?”

    明微驚訝的看著老黑,原來他有神諭,而且還是能算命的神諭。

    “儀式感,你懂不懂什么叫儀式感?”老黑翻白眼,“好,我直接神諭給你算吧,老不死的記得加錢。”

    老周沒理他,老黑深吸了一口氣,眼睛微瞇,手指在搓動著,這個人好像突然正經了起來,算的是姻緣,明微還挺期待的,如果他能解開這么多天以來的困惑就好了。

    過了好一會老黑才把眼睛睜開,不僅是睜開,而且瞪得很大,那只搓動的手指也停下了,指著明微他脫口而出:“臥槽!”

    明微和老周都被嚇了一跳,旋即露出黑人問號臉,“你給其他人算命也這么算?一驚一乍的,你這黑店沒倒閉真是世界第九大奇跡。”

    老黑不去管老周說了什么,他用那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明微,明微被他盯得渾身發毛,好像他能直接看到明微的未來似的。

    “你倒是說話啊?”老周淡淡的開口。

    “算了這么多年的命,我終于知道“天機不可泄露”是什么意思了。”老黑語氣感慨了起來,明微和老周是一臉懵逼。

    “難得光顧你生意,你跟我講天機不可泄露?”老周被他氣笑了。

    明微也失望的低下頭,也是,怎能指望一個算命的來當他的救星呢?他什么情況自己還不清楚嗎?算命的說什么都沒用啊!

    “既然你算姻緣,那我就送你一句話吧。”老黑想了想,“《紅樓夢》那句話怎么說來著?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你還真是黑店啊?我們走。”老周跟明微往外走去。

    “哎,錢還沒給,算霸王命啊?”老黑在后面喊。

    “再叫把你這黑店給砸了。”老周淡淡說。

    兩人回到車上,老周咕噥了一句:“《紅樓夢》比我還年輕兩百歲呢,不知道他搞什么鬼,以前不是這樣的。”

    明微也搖了搖頭,雖然《紅樓夢》他沒看過,他不是什么知識分子,也不是好學之人,看不進去半白話半古言的名著,但書中這句對聯他還是知道的,只是他想不通怎么會用在他身上?

    “這也是一個有神諭卻沒加入組織的人嗎?”明微問老周。

    “是啊,組織和邪教的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老周說,“距離上次見他都不知道過去多久了,他變老了許多。”

    “無所謂啦,雖然很多時候大家都期待一個正確答案,但這個世界又不是數學題,所謂正確的答案也不是唯一的嘛,知道得太多有時候也不見得是件好事。”明微這般說著,同時也是在安慰自己。

    “那倒是。”老周贊同,他啟動車子,兩人在轟鳴聲中揚長而去,老黑靜靜的望著,神色就跟他的膚色一樣深邃。

    “老周,你現在為什么愿意讓三葉姐跟著你了?”明微覺得還是要找點話題,他們爺倆也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正經聊過天了。

    老周歪了一下腦袋,“她開心就好啰,反正女人都很自私,而我又心太軟,她還這么年輕,哪里知道愛人在自己眼前老去直到死去的感覺?我經歷過很多次了,多這一次也不多,但對她而言卻可以開心一輩子。”

    “你也太偉大了,又要拯救世界,又要拯救妹子。”明微好像找回以前對老周陰陽怪氣的感覺了。

    “一般般啦,有些人生來就是帶著使命的嘛。”老周哈哈笑道。

    明微也笑了笑,這句話是他說的,“那你有沒有過家庭?就是結婚生子那種。”

    這一下老周可笑不出來了,他想了想說:“我已經忘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反正很久很久,但那種感覺忘不了,沒人想嘗試第二次,我不是說結婚,我是說生子。”

    “我的孩子很優秀,但他沒有繼承到我的詛咒,他以普通人類的時間流逝著,我看著他一天天長大,看著他年輕力壯,也看著他慢慢老去,直到他看起來像是我的父親,相信看到我守在病床上的醫生和護士對此深信不疑。”

    “他一輩子也沒搞懂,為什么他的父親從他有記憶開始,到生命的最后一眼,竟然完全沒有變化,當時他的母親早就死了,而我依舊活著,我沒辦法對他解釋,他跟他母親都是普通人。”老周凄慘的笑了笑,讓明微仿佛都能從他眼中看到畫面。

    “當時在考慮生下他的時候,我就幻想過這個場景,但我心存僥幸,想著說不定他也能一直活著呢?那樣我在漫長的歲月中也能有個伴,或許還能幫我承擔起IACO這個重擔。”老周苦笑,“現實是殘酷的。”

    “也是從那以后,再也不敢了,太可怕了。”老周說,能讓這么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都感到害怕,那確實不是明微能想象的,他完全無法體會那種感覺,一定要比絕望般的悲傷更悲傷吧?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lol|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