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零七章 歲月贈別離(10)

第一百零七章 歲月贈別離(10)

    顯然,沒有這么好的事情,愛德華能同意的話他就不叫愛德華了,那還是交易嗎?那不成了做慈善的嗎?

    而且明微現在怎么可能會跟陳璃畫表白?失敗了連朋友都沒得做,成功了蘇琉怎么辦?說真的,明微知道自己還喜歡陳璃畫,從他下意識的想法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如果不喜歡陳璃畫了不會想表白之后讓愛德華把記憶交易掉,而蘇琉這正是明微一直苦惱的,如果沒有蘇琉,那么就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要浪費青春、蹉跎年華也不關別人的事。

    可是蘇琉出現了,把他從灰暗的世界中拉了出來,像是天使般美好,他至今不明白蘇琉為什么會喜歡上自己,沒理由啊!自己要是真那么有魅力,也不至于讓陳璃畫一直把他當朋友看了,也不會感情經歷全是暗戀了。

    這就讓他必須做一個抉擇,一個喜歡他,但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一個他喜歡,但不知道喜不喜歡他,而兩個決定都有可能會傷害自己和蘇琉甚至陳璃畫,明微覺得好像哪里出了問題,他覺得自己根本不配傷害到蘇琉,就好像他的世界里不應該出現這么美好的人,蘇琉就應該讓他待在黑暗的井底,別把井蓋打開,這樣他就會死心的以為世界就是黑暗的,沒有天使,沒有救贖。

    愛德華把蘇琉看得很重,在他那里意味著永恒的、強大的魔力,那個算命的老黑好像也算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除了“臥槽”之外還給了他一句“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些都讓明微想不通,所以蘇琉對他來說到底是什么?

    “明微。”陳璃畫突然開口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怎么了?”明微問。

    “沒事,就喊你一下子。”陳璃畫說。

    明微“哦”了一聲,或許她覺得太安靜了吧,這樣一個陌生的環境,他們又被綁在這里,確實讓人很沒有安全感。

    陳璃畫過了會又說:“總感覺挺不可思議的,我們居然也一起經歷了這么多,我以前甚至不知道你會加入IACO,都只把你當好朋友。”

    “難道現在不是好朋友嗎?”明微哈哈笑了一下,略有目的性的期待她的回答。

    “不只是。”陳璃畫說,“其實越長大越容易覺得了解自己的人真的很少,就算了解你的人也不一定懂你,甚至都越來越不愿意讓別人有機會了解自己,也不太愿意花時間去了解別人,所以我會覺得身邊的人都很值得珍惜,這就是為什么我會跟你一起在這里的原因。”

    明微想了想,或許這就是愛德華說的羈絆吧,他們每個人都是靠著羈絆那種微妙的聯系影響著一切,如果世界上沒人跟你有任何聯系,你對任何人都不重要,那么想必經常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痕跡。

    明微說:“嗯,有人在乎的感覺很好,就像我在醫院你們都來看我一樣,讓我覺得我應該還是有點存在的意義的。”

    有幾個人會在你住院的時候去看你呢?如果有,一定都很值得珍惜。

    “我們是去看你,可是好像還有個小姑娘全程陪著你哦?最后還是她親了你一下才醒的。”陳璃畫提醒明微。

    明微尷尬的欲言又止,所有人都在強調蘇琉,包括陳璃畫,就好像他們真的是毋庸置疑的天造地設的一對,說多了他自己都恍惚了。

    滿是煙頭的煙灰缸里又多了一員,老周吐出煙霧,把煙頭掐滅,他如鷹般的眼神盯著電視,銳利得仿佛能夠刺穿一切,在他那略顯蒼老的面龐上竟顯得如此和諧,好像他就該保持著鋒芒。

    手機上多了一條消息,他剛剛看過了,是明微發來的,或者說是濕婆用明微手機發來的。

    老周穿上西服,扣好皮帶和紐扣,又在鏡子前打上一條黑色領帶,一把手槍被他塞入后腰,用衣服遮住,最后帶上墨鏡出了門去。

    在大家驚愣的目光中,他們的老大一言不發,臉上寫滿了肅殺,他們只能干望著,沒人敢多問一句。

    然后他們聽到GTR的啟動聲,如炮彈般轟向這個世界。

    蘭斯洛伊、吳可非在屋子里和他們的老師面面相覷,他們不知道老大怎么了,要去干什么,不過看起來超酷,這很重要。

    GTR閃電般穿行在車流中,老周仔細的觀察四周,望著眼前能看到的一切,墨鏡中顯示的各項數據告訴他周圍暫時沒有幻象,于是車速越來越快,在他的控制下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看起來幾乎不可能的超車動作,別人看起來他好像拿命在開車,對他而言其實只是控制玩具般的感覺。

    他是人類極限,各方面都是。

    在萬籟俱寂的時候,明微和陳璃畫聽到一聲怒吼,驚得他們渾身一顫,如同野獸在咆哮,但他們聽出來了,是他們老大的吼聲。

    “濕婆!”周唐林站在寬闊的車間工廠里,吼聲震懾四方,“你的老大來了。”

    明微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老周真的來救他們了。

    房間門被轟的一聲打開,進來一群人把他們扛出去,他們這才知道自己周圍大概是個什么地方,這里是車間工廠,而且并沒有廢棄,他們在上方,下方邊緣還有很多車輛,明微和陳璃畫看到了老周的身影。

    他只有一個人,站在門邊,外界的光灑在他的身上,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他的面前是一群人,濕婆和洛基赫然在其中,但他的氣勢很足,就好像所有人都被他給包圍了一樣。

    “老周!”明微喊了一聲。

    老周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前方的濕婆,說:“我來了,放了他們。”

    濕婆又發出他那標志性的嘶啞的笑聲,他說:“別急啊,把他們放了,我們被你打死怎么辦?資源應該要好好利用才對。”

    濕婆一招手,扛著明微和陳璃畫的一群人把他們兩人的椅子綁到一個掛鉤上,任憑兩人如何掙扎都無濟于事,他們被綁的太緊了,那些人拉動繩索,明微和陳璃畫被掛得越來越高,直到車間的穹頂,大概有四五層樓的高度,只要他們松開繩索,明微和陳璃畫就會自由下落。

    老周冷眼望著濕婆,“你想怎樣?”

    “我就知道你會一個人來的,雖然魔法對你無效,可是魔法對普通人有效啊!”濕婆看向他身邊的人群,他們的眼中都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他們全都被控制了,“看看所謂的人類極限,能打多少個經過魔法強化的人類。”

    老周知道是古祭祀水晶給濕婆的力量,否則他不會再消耗大量的精力去蠱惑教眾。

    “上!”濕婆一聲令下,他身邊的十人飛影般竄了出去。

    來者速度很快,但周唐林也絲毫不懼,直接跟他們肉搏,活得久的好處就是他有時間去進行各方面的大量的學習,比如古今中外的格斗術周唐林就全都練了個遍,他感覺到這些人的力量和速度都遠飛正常人類可以比擬,但對他而言還是不夠。

    接下來明微和陳璃畫在高處心驚膽戰的看到老周在下方一個打十個,隔得這么遠他們都能聽到骨骼斷裂的聲音,老周展現出了非人般的戰斗力。

    周唐林伸手把一個人的直拳握住,然后另只手重拳轟在那人的胸膛上,即便是經過魔法強化的身軀也出現了明顯的凹陷,這一拳就是野牛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強度吃不吃得消,更別說普通的人類了。

    “你看過《碟中諜》、《懲罰者》和《疾速追殺》嗎?”明微在穹頂之上顫抖著問。

    陳璃畫無奈了,“都什么時候了,你就只想得到這些嗎?”

    明微點點頭,這種時候腦子里就會飛速閃過一些畫面,有的有關聯,有的沒關聯,他一度以為各種動作片只要看得爽就好了,不用去管主角為什么一個能打那么多個,也不用去管主角為什么怎么打都死不了,直到他現在看到了老周,原來藝術真的源于生活。

    這就算被人看到也會以為在拍電影啊!

    “好,很好。”濕婆望著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的十人,周唐林跟個沒事人一樣站在那里,他好像很滿意,然后說:“你再還手的話,我不能保證他們兩個會不會掉下來。”

    “堂堂邪教教主竟然玩這種把戲,濕婆,你不怕其他教主知道笑話你嗎?”周唐林冷笑。

    “要是他們知道你死在這種把戲之下,恐怕會笑話你。”濕婆無所謂的說,他一揮手杖,魔力汩汩涌出,進入地上那十人的身體,他們再次站了起來,四面八方把周唐林圍住。

    濕婆得意的笑了,“作為一個老妖怪居然還保留著人類的情感,我都替你感到丟臉。”

    周唐林渾身被人鎖住,一個人把他臉上的墨鏡摘了扔到一邊,而他面前的大漢揮舞著拳頭直往他面門上砸。

    “你也有今天。”濕婆黑袍下的褶子都扭曲成欣慰的形狀。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 竞博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