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零八章 歲月贈別離(11)

第一百零八章 歲月贈別離(11)

    明微希望有人來救他們,但他真沒想到老周只身來了,肯定是受到了濕婆威脅,畢竟他們作為人質在濕婆手里,他真的很感動,因為老周是IACO的老大,他本不至于如此。

    現在老周不能還手,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臉上,明微甚至不忍心睜眼看。

    “老大!別管我們,殺了濕婆!”

    陳璃畫的叫喊聲從上方傳來,周唐林嘴角已經溢出鮮血,他不知道挨了多少重拳,視線都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他掙扎著撐起精神,卻看到濕婆施法讓陳璃畫昏迷過去。

    “現在可以放了他們吧?”他虛弱的對濕婆說。

    “你死了他們自然就自由了。”濕婆回應。

    隨之又是一拳砸在周唐林的臉上,他吐出一灘帶有血液的口腔分泌物。

    濕婆慢慢走了過去,仔細端詳著周唐林狼狽的模樣,他很享受,“不可一世的老大居然也會落到這步田地,真是讓人感慨萬千,我相信你可能幻想著自己鏟除了世界上所有的邪教,最后在壽命盡頭風光大葬,所有神諭者都給予你最崇高的敬意,以感謝你用自己的生命來維持這殘破不堪的世界。”

    “可是你應該想不到自己會死得這么卑微,被普通人用亂拳砸死,作為人類極限,這是最悲哀的死法吧?”濕婆陰笑著,仿佛眼前的周唐林已經化作了一座墓碑。

    “我早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悲哀的不是被普通人打死,而是死在曾經的伙伴手里。”周唐林喘著氣,肚子又挨了一拳,他把在喉嚨翻滾的血液咽下,說:“讓你別碰《拉萊耶文本》,怎么就是不聽呢?夏爾瑪。”

    “怎么?開始打感情牌求饒了嗎?”濕婆還在笑,“你妄圖掩蓋世界的真相,只為自己能夠坐在人類的王座上高枕無憂,還騙了那么多無知者跟你同流合污,我接觸到了真相,你就想除掉你的老朋友,可笑的是我之前還幫你對付我的同類,你罪有應得。”

    周唐林哼笑著搖頭,“首先我們最根本的身份是人類,任何對人類而言意味著毀滅的行為都將天理不容,而你所謂的真相就是本不該發生的毀滅,你真的認為讓所有人為這個世界陪葬是理所應當的嗎?”

    濕婆用陰翳的目光跟他對視著,他摩挲著自己的手杖,說:“濕婆這個名字你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嗎?在印度教里意味著生殖與毀滅、創造與破壞,也叫毀滅者,是教徒最多的神,濕婆之舞掌握著世界的輪回,他的舞蹈既預示著滅亡,也孕育著重生。”

    “你也配?”周唐林放聲大笑,但換來的又是一記重拳。

    面對一個將死之人,濕婆沒有了怒氣,他說:“一切都已經注定了,而你卻選擇性不去理會事實,就像《地獄圣經》中預言的那樣,世界不會在神的手中終結,而將從黑暗中重生。”

    濕婆又補充了一句:“我無法抵抗即將由我迎來嶄新世界的誘惑,這是我的使命。”

    周唐林的眼前越來越模糊,他幾乎是微不可查的說:“聽起來比我的使命要偉大得多。”

    “你本來有資格跟諸神一起見證黃昏。”濕婆淡淡的說。

    周唐林已經無法回應他,氣息越來越微弱,就在濕婆嘴角開始上揚的時候,異變突生,周唐林不知何時已經把后腰的手槍給握住,他爆發出最后的驚人的力量,無視束縛猛的抽出手槍對濕婆射擊。

    一聲槍響,剎那之間、近在咫尺,濕婆根本不可能躲得開,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也不可能來得及動用魔法,幾乎是零點零幾秒后,子彈就穿過了濕婆的頭顱。

    他忍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這一刻。

    這一幕震驚眾人。

    周唐林正要露出安心的笑容,卻驚愣的看到濕婆的身影在一點一點消散,這一個是幻象!

    真正的濕婆再一次從后面走了過來,他嘲諷的笑著,周唐林再一次被擒住,手槍也被擊飛,并且又挨了一拳,這一次他是真的無力回天了,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直到什么都看不清。

    “老周。”明微輕聲出口。

    “還不交易?”愛德華的聲音又出現在腦海之中。

    “我現在交易什么能夠讓我能夠殺死濕婆?”明微問。

    “蘇琉。”愛德華回答。

    明微搖搖頭,“不,我是說像憤怒一樣的,我覺得憤怒的力量就足夠我殺死濕婆了。”

    “你沒有選擇,另一個是陳璃畫與你新產生的羈絆,力量雖然不足以讓你殺死濕婆,但足夠讓你帶著陳璃畫和周唐林脫險。”愛德華的語氣不帶絲毫感**彩。

    “濕婆不死,那下次遇到這種情況還不是要交易?”明微發問。

    “是,我還指望濕婆多幫我從你那里多交易些東西呢!反正你都一直覺得我是奸商。”愛德華說。

    明微已經不會真的生氣了,他深吸一口氣,“好!交易羈絆!”

    他沒得選擇,再不交易老周可能就要死了,而他才不信濕婆會放走他跟陳璃畫,可能老周前腳剛走,他們就被高空拋物砸向地面了,只是一場夢而已,雖然很珍貴很美好,但顯然還是命更重要些。

    “收到!”愛德華回應。

    老周被一拳干趴在地板上一動不動,他們剛才好像聽到了上面那小子喊了一聲什么,于是紛紛把目光朝他望去,這種情況下任由他如何神通廣大,根本不可能再翻起一絲浪花。

    他們只要松開繩索,他的小命就沒了。

    可接下來他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洛基。

    只見明微直接把粗壯的一層又一層的麻繩撐得四分五裂,然后又把陳璃畫身上的麻繩一把撕開,他竟然抱著陳璃畫直接跳下地面!

    一道沉悶的響聲轟鳴,明微穩穩的站在了地面上,所有人心驚肉跳,特別是濕婆,他仿佛看到了第一次面對明微時的模樣。

    “這?”洛基顯然被驚呆了。

    明微盯著濕婆的眼眸變得異常鋒利,他感受到了讓人上癮的力量,他把陳璃畫放到地上,然后驚雷般爆沖而去,目標非常明確,只有濕婆。

    可濕婆身邊的諸多大漢出手阻攔,明微一拳轟出,十位壯漢直接被空氣波轟飛,明微的動作根本沒受到任何阻礙,速度快到極致,瞬間出現在濕婆面前一拳砸下。

    濕婆早有準備,咒語念誦完畢,面前出現一面滿是咒文的魔法盾,明微不管不顧,一拳砸在了上面,爆發出了爆炸般的巨響,魔法盾幾乎是在瞬間就破裂,明微的拳頭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濕婆身上,那佝僂的身軀頓時如斷線風箏般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墻壁上。

    濕婆驚駭得不敢相信,即便是周唐林都沒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明微顯然超出了他所理解的一切范疇。

    明微正要繼續出手,眼前突然出現一排洛基那高大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明微望著其中一個,雙眼看穿一切,他走過去一把抓起洛基的衣領,在他驚恐的目光中,明微輕聲說了一句:“甘愿做垃圾的走狗,你也配以自由的名義拒絕IACO?”

    明微像丟垃圾一樣把他甩到一邊,這就是強大的力量帶給人的改變,當你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可以不在乎的東西就太多了,明微現在只想讓這次交易變得更劃算些,比如收掉濕婆的命什么的。

    濕婆艱難的拿出古祭祀水晶,上面散發著迷幻彩光,在他的指引下朝明微洶涌而去,如絢爛的海潮般迷人。

    明微左手拇指上的戒指閃過幽亮的光芒,古祭祀水晶對他完全失效了,濕婆心驚肉跳,從來沒有一個人讓他感覺到如此無力,明微到底是什么存在?他的這種力量為什么時有時無?上次雖然沒能殺掉他,但魔法至少是起到一些效果的,這次他竟然完全免疫了,而且還擁有了驚人的力量,不是神諭,勝似神諭。

    他聞所未聞。

    “能力的持續時間沒多久,你再不走就晚了。”愛德華提醒明微。

    明微仿若未聞,本來就比濕婆蒼老的身軀高上不少的明微此時更顯得高高在上,他目光不屑的低頭望著濕婆驚恐的老臉,淡淡的說了一句:“垃圾。”

    然后轉身而去,右手抱起周唐林,左手抱起陳璃畫,大搖大擺的門外走去,那瘦弱的身軀在兩人之間顯得不太協調,濕婆和洛基只能干望著,帶著劫后余生的心情。

    濕婆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會反轉得如此迅速,本來以為勢在必得的一次計劃,竟然在接近尾聲的時候被截胡了,還是他們手中的人質干的,他有這能力當什么不好當人質?

    所以濕婆眼中閃爍著精芒,明微的能力絕對有很大的限制,不可能可以隨意動用,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不難總結出來,而且剛才還放了他一馬,畢竟要是以剛才那種力量繼續戰斗下去,濕婆必死無疑。

    “果然要離他遠點,可是是你把他抓來做人質。”

    洛基看著濕婆。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 JBO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