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諸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歲月贈別離(15)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歲月贈別離(15)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個神秘人突然出現,把我們救出來了。”明微真討厭說謊,但是又不得不說。

    陳璃畫一愣,“神秘人?”

    明微認真的點了點頭,反正老周和陳璃畫當時都在昏迷,不然也不會來問他,他還不是隨便怎么編?他們不至于懷疑是他大發神威吧?畢竟完全不符合邏輯,那種情況下得擁有多強大的神諭才能脫身?反正吳可非和蘭斯洛伊都做不到。

    而且陳璃畫從來就看不出來明微是不是在說謊,要是看得出來早該發現明微喜歡她了。

    明微看著他們,很是疑惑:“你們怎么找到我的?”

    “阿姨猜的,我們試著來看看。”蘭斯洛伊說,明微心想他媽媽還挺聰明。

    “你不打算介紹那女孩給我們認識認識嗎?”蘭斯洛伊笑著問他,“你們應該已經確定關系了吧?”

    明微飛快的瞥了一眼陳璃畫,然后轉過頭去看了看蘇琉,她在若無其事又認真的觀察水母,還把手放到玻璃上點了點,完全意識不到他們正在談論她,明微尷尬的說:“沒有。”

    “也到飯點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吃飯吧,把她帶上,正好讓大家認識一下。”蘭斯洛伊說。

    明微有些遲疑,“這不太好吧?她怕生,而且她就是個普通女孩啊!有什么好認識的?”

    陳璃畫這時候開口了:“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啊,關系都那么親密了,還不讓我們認識一下,也太說不過去了。”

    明微當然沒招了,心想我們以前也挺親密的,白色情人節還一起逛街呢,你還挽了我的手,不知怎么全都變成過去式了,然后明微只好過去跟蘇琉說了些什么,她顯然有些慌了,但還是跟明微一起走向陳璃畫他們,頭低低的不敢看他們。

    蘇琉確實很怕生,一個人的時候一般都不出門,除非身邊有明微就會好很多,要讓她認識新朋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大家是明微的朋友,她其實都知道名字,只是他們不認識她而已。

    唯獨不怕明微,這是一件讓人費解的事,明微自認沒有那么強的親和力,值得一個怕生害羞的女孩子主動搭訕。

    他們后來離開了水族館,蘭斯洛伊是開車來的,他們五個人一車倒是剛剛好,陳璃畫坐在副駕駛上幫忙挑選餐廳,明微則坐在后排的中間,左手吳可非,右手蘇琉,車內的氣氛兩極分化得有些嚴重,前面歡聲笑語,后排集體自閉。

    吳可非就不用說了,有時候一天能聽到他吱一聲就不錯了,蘇琉是怕生得不敢說話,明微則覺得有點尷尬,其實他會認識蘇琉都是個意外,大家好像也沒必要認識她,畢竟他們的世界并沒有交集,明微也不希望蘇琉跟IACO相關的東西有過多交集,要是下次濕婆再搞些什么幺蛾子把蘇琉也給當成目標怎么辦?她不該經歷這些。

    陳璃畫和蘭斯洛伊一直在討論去哪吃,按蘭斯洛伊的意思是要最近的、最貴的,讓陳璃畫有些頭疼,她拿手機給蘭斯洛伊看,并說:“附近有家凱賓斯基的云閣扒房,但是現在是中午,他們要差不多晚上才開。”

    “沒開?那就這家了。”蘭斯洛伊滿不在乎的說,陳璃畫沒理解他的意思,然后他們就看到蘭斯洛伊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從開口到結束都是英文交流,明微之前都差點忘了他是個美國人,估計這車上只有明微一個人不知道蘭斯洛伊剛剛都說了啥。

    “我們現在過去,應該馬上就開門了。”蘭斯洛伊說,陳璃畫扶額,當然了,這是他一貫作風。

    凱賓斯基是歷史非常悠久的豪華酒店集團,與1897年創立在柏林,至今仍是世界上最豪華的酒店之一,旗下酒店、度假村遍布世界上那些美麗的大城市。

    要是換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店,或許蘭斯洛伊的家底還真不好使,但這是凱賓斯基,跟他羅伊家族一定會有來往,而蘭斯洛伊作為最受器重的子嗣,讓凱賓斯基賣他個面子還是不成問題的,而且這只是一座城市的分部而已,甚至算不上什么人情。

    經過這么久的接觸,他們其實多多少少都清楚了蘭斯洛伊的家族是個什么存在,明面上是個做生意的企業家族,家族里很多人都壟斷了各行各業,真正可以說是富可敵國,實際上他們還是典型的、不受IACO管控的神諭者家族。

    沒錯,他們家族幾乎所有人都擁有神諭,能在各行各業開出花來也不值得奇怪,也是能夠間接證明神諭者基因可以遺傳的絕佳案例。

    羅伊家族跟IACO來往密切,也有很多人加入了IACO,但他們始終以盟友的方式相處著,據悉世界上確實自古以來就存在對抗邪教的家族,硬要說的話,IACO都算是后起之秀,在他們出現以前,就是由各大神諭者家族扛起對抗邪教的大旗,他們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守護者。

    IACO崛起之后,這些家族就漸漸淡出了第一戰線,轉型成為了給IACO打輔助的存在,比如提供資金還有技術支持,以及優秀的神諭者,畢竟以家族的方式發展對抗邪教的力量在時代的變遷下確實有著不小的局限性,IACO的出現和崛起都是必然,其中甚至還有他們的影子在推波助瀾,畢竟總該要有一個人來做這件事。

    IACO是國際組織,成立是要國家牽頭的,而幾百年前有不少掌權者都是各大神諭者家族的人,這對他們來說并不算什么難事,IACO艱難的前期的確是在他們的幫助下才一路順風順水。

    明微雖然覺得蘭斯洛伊這種一個電話就能無視規則的感覺很酷,但他對食物倒是沒多大追求,能填飽肚子就行。

    沒多久他們就到了目的地,凱賓斯基云閣扒房,二十二樓,高空之上,巨大的落地窗讓客人在享用美食的同時還能夠欣賞城市的美景,而且這里通常只有夜晚開放,星空和大地都在眼前。

    如果不是蘭斯洛伊,明微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來這種地方吃飯。

    餐廳環境絕對是頂尖,入眼皆是金色與棕色為主色調的裝潢,清一色的木質桌椅仿佛還在散發著淡香,既優雅又大氣,再結合歐式的布景與裝飾,整個餐廳像是一件藝術品,甚至不太能聯想到這里可以吃飯,感覺像是上流社會舉辦晚宴交流會之類的地方。

    侍者顯得畢恭畢敬,上面交代了,今天這回來了個大人物,必須招待周到,這個時間就是特地為來者開放的,相當于給他包場。

    五人在侍者的帶領下落座巨大的落地窗邊,主廚也已經準備就緒,看起來像是一名法國人。

    “Here  is  menu。”侍者將菜單推給蘭斯洛伊。

    蘭斯洛伊翻看菜單的同時看了看他,侍者是個中國人,于是他說:“說中文就好,哪些是招牌菜?”

    侍者顯然被蘭斯洛伊的中文口語驚到了一下,不過還是很快反應過來,說:“我們的T骨牛排廣受好評,牛肉澳洲進口,用果樹燒烤,看到你們還有兩位女生,建議可以嘗試一下我們的輕食系列,比如牛油果蟹肉沙拉,美味,低卡路里。”

    “就按你說的,”蘭斯洛伊把菜單還給侍者,“再隨便來些你們廚師拿手的。”

    侍者禮貌的退下,他沒想到這桌客人這么好招待。

    廚師就在一邊準備,他們可以現場觀賞廚師烹飪美食,不一會侍者端著剛才廚師現場烤好餐前面包給他們,明微嘗了一口,他覺得光是吃這面包就足夠了,因為他都沒有吃過正經烘烤的面包,沒想到面包也能這么好吃。

    蘭斯洛伊看向明微,笑著說:“現在該給我們認識一下你的朋友了吧?我們連她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蘇琉就坐在明微身邊,一路都在害羞,直到現在也不敢跟他們有任何眼神交流,頭低低的,顯得很拘謹。

    明微嚼著面包看了蘇琉一眼,對她輕輕說了一聲:“別怕,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叫蘇琉,高中跟我們同校。”明微對他們說。

    “還是同校?你們早就認識了嗎?”陳璃畫疑惑,她都不知道還有這么個女孩。

    明微搖搖頭,“是在出來的高鐵上認識的。”

    “這么巧啊?”蘭斯洛伊說。

    要不是明微難過的離開,也不會碰到蘇琉,很多事情就是這么巧,現在陳璃畫居然還坐在他面前看他介紹蘇琉,感覺真是古怪,就像冥冥中的注定。

    蘇琉在桌底下的手偷偷抓住了明微的手,好像這樣會讓她多些安全感。

    明微看著蘇琉,她總是能夠輕易的觸動明微心里那處柔軟的地方,或者說換做任何一個男生都很難不被她觸動,那種輕柔的、像羽毛一樣的溫柔,就連明微這種廢柴都對蘇琉有強烈的保護欲,要是換一個有點能力的男生還不是巴不得整個世界都洗干凈再送給她?

U赢电竞 JBO|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