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全能奶爸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弱是原罪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弱是原罪

    林凡只是露了個臉,然后隨便的召喚了一下天地法相,便將帝皇閣的潛伏者之一,幽泫給輕松解決掉了。

    玄陽仙尊收劍而立,微微抬著頭,看向遙遠的虛空,眼眸之中充滿了滄桑感,仿佛穿越了時空,看向那時空盡頭。

    林凡望著玄陽仙尊影像,心神微微恍惚,不由得回想起修真界五千年的風風雨雨。

    修真界是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那里沒有法律的約束,奉行的是更加殘酷更加血腥的叢林法則。林凡這一路走來,闖出了“玄陽仙尊”的尊號,毫不夸張的說,那是踏著尸山血海,踩著萬千枯骨才成就的,在這個過程中自然是結下了不少仇敵。

    而以林凡的實力,能被他看做仇敵還沒有隨手滅掉的,最起碼也是頂尖宗門、古老家族、絕世魔頭或者萬年大妖級別的存在,一個一個都是昆侖仙界的巨頭。

    當初林凡在的時候,能把他們壓得抬不起頭來,但是林凡在萬千道友的注視下渡劫失敗,被九霄神雷劈得粉身碎骨,“神魂俱滅”,原本被他壓制的老對頭們,肯定是都要蠢蠢欲動了。

    他們沒辦法找林凡報仇,難保不會遷怒于林凡的那些追隨者,而且林凡還留下了足以令無數人眼熱不已的珍寶,不計其數的天才地板,神兵利器,功法秘籍等,都會令許多人心生覬覦不過林凡在決定渡劫之前,倒是也安排了一些后手,他們應該沒有那么容易得手。

    只是這終究會是個大隱患。

    如果林凡渡劫成功的話,會是個莫大的震懾,最起碼千百年內,應該是沒有誰敢做出頭鳥的,關鍵是林凡渡劫失敗了,無論他之前擁有多么大的名聲,也隨之煙消云散,自然也沒有人會忌憚一個死去的人。

    念及至此,林凡的心中,突然涌現出一個決定。

    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他會回去看看。

    當然了,前提是林凡的修為最起碼也要達到前世的高度,否則回到修真界,那不是純純的送菜么?

    下一刻。

    玄陽仙尊影像微微閃爍了兩下,然后便消散在了空氣中。

    隨后林凡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格桑的面前。

    “林先生。”

    格桑連忙大喊一聲,跪拜下去。

    此刻格桑的內心是極度的緊張,他知道,自己的命運,甚至整個密宗的命運,就在眼前這個男人的一念之間。

    林凡緩緩開口道:“格桑,念你是受人蠱惑,而且態度不錯,這次便饒你不死。”

    聽到這里,格桑內心大喜。

    他當然知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道理,但是老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著,只要能活下去,比什么都強。

    “多謝林先生寬宏大量,格桑感激不盡,愿意接受任何懲罰!”

    格桑高聲道。

    林凡接著說道:“既如此,你卸任密宗宗主之位,去龍組接受制裁吧。”

    “是!”

    格桑再次高聲喊了一句。

    心里瞬間放松了不少,這樣的處置,對于格桑來說,絕對是意外之喜。

    不過格桑等了許久,卻沒有任何回應了。

    格桑也不敢亂動,腦袋抵著地面,就那么跪伏著,過了好幾分鐘,才緩緩的抬起頭。

    眼前卻已經空無一人。

    林凡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了。

    格桑站起身,拍了拍褲腿上沾的土,看了眼面前的小院,幽幽嘆了口氣,轉身便往山下走去。

    經此一事,密宗所有宗師之上的強者,全部栽了,到了龍組那邊,性命倒是無虞,但是龍組的懲罰肯定不會輕,萬幸之處在于密宗沒有實質性的造成人員損傷,充其量也就算個“未遂”,不過即便如此,密宗也得付出極大的代價。

    總之,密宗崛起已經變成了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格桑既沒有怨恨林凡,也沒有責怪幽泫,只是心有不甘,卻也無能為力。

    弱小,是原罪。

    而此時,林凡已經和老婆孩子一起,漫步在霧云山中。

    山間云霧彌漫,漫步其中,猶如置身瑤池仙境,除開零下二十幾度的低溫之外,確實是個賞景游玩的好地方。

    不過這點低溫,對于林凡來說,輕而易舉的便解決了。

    于是山林間便充滿了歡聲笑語。

    琪琪和小小奇開心的蹦蹦跳跳的,銀鈴般清脆的笑聲,讓這片寂靜了許久的山林,都增添了幾分活力。

    小傻和小冰冰也在旁邊,跟姐弟倆一起玩兒。

    林凡和凌雪菲則手牽著手,緩緩的走在后面,小聲說著話

    與此同時。

    西北夢雪山上。

    一道修長挺拔,氣勢凜然的身影,一步一步向著山頂走去,每走一步,落腳處周圍大片范圍內的積雪,便瞬間凝結成冰。

    一步一冰晶。

    他右手持著一把幽藍色長劍,劍尖斜斜的指向地面,劍鋒上環繞著瑩瑩光芒。

    身體周圍似乎也有一層光芒在環繞,漫天風雪都無法接近他周身兩米范圍,整個人的氣勢,如同絕世寶劍一般鋒利。

    正是蘇越。

    夢雪山是二流宗門雪山宗的山門所在,而雪山宗,便與密宗一樣,受到背后神秘強者的指令,宗主帶著宗門強者出山,前往甘省蘭市,對非凡集團在甘省的經銷商動手,目標也是,雞犬不留。

    結果雪山宗高手遇到了非凡安保的大boss蘇越親自出馬,于是乎,雪山宗也栽了。

    上到宗主,下到弟子,一個沒跑掉,全部被蘇越和他帶去的人擒下。

    蘇越讓手下兄弟押解著雪山宗的一干人等,交給了龍組去處置。

    而他,則從雪山宗宗主的口中,得知了雪山宗背后強者,所謂的“墨離大人”的情況,然后便單人獨劍,來到夢雪山,要會一會這個墨離大人。

    毫無疑問,墨離也是一個潛伏者,就是不知道他是元門的,還是帝皇閣的。

    不過無所謂了,反正他的下場,都是個死。

    蘇越一路走來,絲毫沒有隱藏氣勢的打算,就那么非常高調的走上了夢雪山。

    當蘇越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墨離就已經察覺到了。

    不過墨離既沒有離開,也沒有主動出擊。

    墨離跟幽泫不一樣,他更加執拗,更加有骨氣,而且也有著自己的驕傲,好歹是元嬰強者,如果面對一個金丹巔峰的下界修士,卻不戰而逃,墨離自己都過不了自己這一關,這樣即便是能夠幸免于難,恐怕也會產生心魔,此生都難進寸步。

    于是,墨離沒有離開,他就在夢雪山的山巔,抱劍閉目而立,靜靜地等待著蘇越的到來。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JBO|